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谭赵/庄陈】莫待花枯(13)

(13)

在学校那回,并不是庄恕第一次见到陈亦度。

实际上,赵启平给他打电话的那天晚上,他就已经见到了陈亦度。

他并不想承认,尤其不想对着赵启平承认,他放下电话就直奔赵启平提到的酒店,守在门口,苦等到凌晨,才见到陈亦度从酒店走出来。

庄恕口袋里有一包烟,他刚刚买的。他上大学时熬夜读书,学会了抽烟提神,后来和陈亦度在一起的时候陈亦度讨厌烟味,他就戒了,过了这么多年,这天晚上他又需要烟来稳定自己的情绪。

看到陈亦度的时候,他抖抖索索地摸出一根烟,一连打了几下火才点着,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看着陈亦度的背影渐渐远去。

后来他又见过陈亦度几次,都是在公司门口,或是停车场。有一次他坐在车里,看陈亦度从他车前走过,距离近的可以看清他发青的眼圈。

他知道他一定累了,虽然他脚步依然矫健,但是他还是发现了他刻意掩藏的疲惫。

陈亦度是个非常勤奋认真的人,对学习,对工作都是如此。当初他们交往的时候,庄恕常常给他熬些滋补的汤水,按时催他吃饭睡觉。如今,怕是没有人在身边叮咛,他一定是由着性子工作,才会把自己搞的疲惫不堪。

庄恕很心疼,可是也只能心疼而已,他连走出车子的勇气都没有。

有勇气的反倒是陈亦度。

陈亦度来找他着实让他惊喜,临走的时候,他又从陈亦度的态度上咂摸出缓和的意味,由此受到鼓励,便更加频繁地出现在陈亦度的身边。

比如今天晚上,他守在酒店门口,就是为了陈亦度要参加的新品发布会。

找到陈亦度是很容易的事,他作为主办方,在门口迎接客人。庄恕看见他穿着端庄的黑色晚礼服,得体地和客人寒暄。

陈亦度非常适合正装,他又是干这一行的,衣服熨帖得无可挑剔,即便在华冠丽服的一群人中也显得卓尔不群。

他正带着微笑和一个男人说话,男人亲密地拍一拍他的后背,庄恕心里涌起一股酸涩。

陈亦度说他曾和别人交往过,庄恕每每想起就觉得被人扎了一刀似的那么疼。他知道没有任何理由责怪陈亦度,可是却忍不住去想象陈亦度和别人言笑晏晏软语温存的模样,心痛得揪在一起。

陈亦度说那个人也是个老板,是谁?今天他也会来吗?

庄恕知道这是无聊的臆想,可他就是忍不住去想。事情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教导赵启平的那些话,自己却未必做得到。

正在胡思乱想,手机突然响了,他掏出来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接起来问:“哪位?”

那边有人冷冷地说:“想来就来,躲在车里算什么,我真受够了你的偷窥。”

庄恕的手机差点掉下来,他结结巴巴地说:“亦度……”陈亦度不耐烦地说:“到门口来,会有人接你进来。”

庄恕抬头往外看,陈亦度已经消失不见。

果然有人接应,庄恕刚走到门口就有人把他接进去。发布会在一楼大厅,来人将他让到二楼栏杆处坐了,这里俯瞰整个大厅,又不会受打扰。

服务生送来咖啡和点心,带他进来的人说:“麻烦您先等着,发布会结束陈总会来找您。”

庄恕点了点头,那人退下去,他看了一眼楼下,发布会已经开始了,陈亦度坐在正中,他旁边是一个仪容端庄的女人,庄恕认得,是陈亦璇。

他和陈亦度在美国同居的时候,陈亦璇去看弟弟,发现了他们的事。

陈亦璇是陈家唯一知道他们的事的人。她是个见过世面的女人,一句责备的话没有,甚至连惊讶也没有,就仿佛弟弟交男朋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是陈亦度不在场的时候,庄恕还是很敏感地发现了她的冷淡态度。她很聪明,她不开口反对,却让庄恕发觉她的不赞成。庄恕知道她的态度也代表着陈亦度家人的态度,后来在作出分手决定的时候,这件事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庄恕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多奶少糖,是他最喜欢的口味。他心里动了一下,这么多年了,陈亦度还记得。

他又去看陈亦度,他喜欢看陈亦度,无论看多久总是看不够似的。可是一个偶然,他发现了谭宗明的身影。

他并没有当面见过谭宗明,但在知道赵启平和谭宗明的关系后,他特意留意了新闻和网络,很容易地看到了谭宗明的各种照片和视频,所以认得出。

他心里一沉,就他所知,谭宗明与服装业毫无瓜葛,那么说,今天他来只是捧场,看来,他与陈亦璇的关系确实不同寻常。

谭宗明坐在下面,很是心不在焉。

他的口袋里装着一个首饰盒,里面是一枚钻戒,品牌和价钱他都不清楚——这是托安迪挑的,安迪滔滔不绝地给他讲这个款式如何如何新颖别致,他不耐烦地挥手阻止她说:“好好好,我相信你的眼光。”

安迪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笑着说:“谭总,你这求婚也有点太不上心了吧?”谭宗明说:“求婚而已,又不是结婚。”

安迪撇嘴。

谭宗明不觉得这有什么重要的,就像是一桩生意,而他每天都在做生意。

陈亦璇也很清楚他的意图,他从不掩饰,陈亦璇也一样。

都不年轻了,没有人再像小儿女一样纠结于爱情,他们只是商人,他们拿着做生意的手段来估算,衡量,他们要找的是合作伙伴,而不是一个爱人。

幸运的是,这个合作伙伴足够好看,有趣,无论谭宗明还是陈亦璇都是如此。

如果没有赵启平,他们可以结成一段相当愉快的婚姻。

当然,这个前提并不存在。

发布会拖延了很久才结束,有人来请谭宗明去一个房间等着,又过了一会儿,陈亦璇才来。

“真是抱歉,”她一进来就说,“临时有点事,刚刚处理完,等急了吧?”

谭宗明礼貌地微笑道:“没关系,并没有等很久。”

他们对桌而坐,服务生上好了菜,退了出去。谭宗明端起盛了红酒的高脚杯说:“祝贺发布会圆满成功。”陈亦璇笑着说:“谢谢。”

两只酒杯轻轻碰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响声。

他们喝酒,谈笑,谭宗明看了看表,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抬高声音叫了一声:“服务生!”

门立刻开了,服务生端着一个盖着盖子的银质托盘走过来,送到陈亦璇身边,打开来,露出那个首饰盒。

这是陈亦璇来之前,谭宗明安排的,他伸手取过首饰盒,对着陈亦璇打开,里面的钻戒在灯光下发出夺目的光彩。

陈亦璇露出惊喜的神色,谭宗明微笑着说:“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心意。”

谭宗明回家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

他坐在车里,看车窗玻璃上弯弯曲曲的水痕,和窗外一片模糊的霓虹,心里空落落的。

再没有比这更味同嚼蜡的求婚,一切都只是走个过场,谁心里都清楚。那些惊喜,感动,诚意和亲密,都是技巧高超的伪装。

他们之于彼此,是“合适”的人,却并不是“对”的人。

但是,“合适”就足够了,有多少人能幸运地和“对”的人过一辈子呢?

谭宗明如释重负,仿佛完成了一笔大生意,却突然之间,陷入绝望的空虚。

每每想到赵启平,他总是看不到他们的未来,前路仿佛笼罩着一团迷雾,令他惶恐畏惧,裹足不前。

可是和陈亦璇的未来,却是一眼望得到底的坦荡。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将会琴瑟和谐,相敬如宾,生儿育女,相伴终老。

一切都很完美,只除了没有——也永远不会有的爱情。

看不到的未来令他惶恐,看得太清楚的未来更令他绝望,他仿佛一瞬间走完了自己的下半辈子,他将和一个不爱的人绑在一起,直到生命的终结。

大雨滂沱,他坐在车里,却觉得全身都湿透了。

又湿又冷的,是他绝望的心。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他勉强接起来,对方说:“谭总,庄恕的情况已经全部查完了,现在向您报告吗?”

谭宗明说:“讲吧。”

对方在念了一些琐碎信息后补充说:“最后还有一点,庄恕的前男友我们查到了。”

谭宗明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问:“是我认识的人?”对方说:“是,是DU集团的陈亦度。”

评论(104)

热度(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