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楼诚衍生】超时空楼诚世界(1)所有常见cp的大乱斗

(平行世界楼诚cp大乱斗)

(1)

明楼和阿诚平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状况,饶是他们久经战场,也颇有些措手不及。

上一秒钟他们并肩从办公楼出来准备回家,正在讨论晚饭吃油焖虾还是白灼虾,下一秒钟一个奇怪的房间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办公楼消失了,等在楼前的汽车消失了,连同来来往往的新政府工作人员一起消失了。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还好对方还在,他们不至于惊慌失措。

面前是个奇怪的房间,其实就是个书房,但是家具和摆放物件的样式却从未见过。

最重要的是,房间里坐着一个穿西装马甲和衬衫正在喝咖啡的奇怪的人。

阿诚本能地挡在明楼面前,一只手摸进腰间,握住手枪的枪柄。喝咖啡的人从容地放下杯子,淡淡说:“不用紧张,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声音非常熟悉,岂止是声音,他所有的一切都很熟悉。他抬起头,一张和阿诚一模一样的脸对着他们微笑。

阿诚大吃一惊,他的身子向前一探,却被明楼拉住了。

“你是谁?”明楼厉声问。对方站起身,他的身高体型也和阿诚完全一样,只是头发略短一些,西服样式也有些怪异。

“我叫唐川,”他说,“物理学教授。”

他注意到阿诚风衣下露出的枪柄,淡淡说:“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但是请听我讲完再做判断——我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你们知道这个术语吗?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孤立的,有许多同时存在的平行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我们,互相之间绝不交叉。但是不巧,不知什么缘故,时空发生了错乱,很多平行世界的我们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带到这个不属于任何世界的时空。”

明楼和阿诚有些目瞪口呆,好在他们有足够的知识积累和出色的间谍技能,尚能保持冷静和理智。

阿诚问:“你是说,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我?”

唐川说:“是的,不过我们的身份名字肯定不同,你们这样的还是第一次出现,请问两位贵姓?”

阿诚说:“这是我大哥明楼,我叫明诚,你可以叫我阿诚。”

唐川点头:“真有趣,你们是除我之外唯一独一无二的。”

他看见明楼和阿诚怀疑和迷惑的表情,微微一笑,朝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这是一座很大的酒店,所有先来的人都住在这里,你们跟我出去看看,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他走到门边握住把手,又回头对楼诚两人说:“你们看起来不是简单人物,但是外面的世界一定超出你们的想象。”

他打开门,明楼和阿诚互相看一眼,跟着他走出门去。

他们站在二楼阳台上,下面是一楼大厅,有很多沙发,三三两两地坐着很多人,楼上有走动的声音,到处都是人,穿什么衣服的都有,穿什么季节衣服的都有,但是——

所有的人里,一半人长着阿诚的脸,而另一半人长着明楼的脸。

阿诚震惊地睁大眼睛,握紧了明楼的手。“大哥……”他有点虚弱地叫。明楼攥了攥他的手,低声说:“就算是噩梦,有我陪你,别怕。”

这很难说是噩梦。

唐川指给他们看。东边,西边和南边有三个完全一样的人,穿黑色的民国时期警察制服,比阿诚显得更年轻,唐川说这三个人都叫方孟韦,他们是平行宇宙完全相同的三个人,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对爱人的选择。

分别和他们坐在一起的人都和明楼长的一样,只不过都更年轻。东边的方孟韦对面坐着一个国民党军装马靴墨镜男人,唐川说他叫杜见锋。西边的方孟韦身边坐着一个貂皮大衣男人,男人叫荣石。而南边那个,则和一个明显是国民党高级军官的人坐在一起,军官叫沈剑秋。

阿诚觉得头疼,可是头疼的还在后面。

一个一身红衣的古装阿诚正从楼上往下走,一个披着头发的白衣古装明楼在后面追,一个劲儿地喊:“景琰,景琰,你听我解释……”

萧景琰和蔺晨。唐川介绍说。

楼上还站着一个蔺晨,袖着手看热闹,他身边也是一个古装阿诚,却是披着头发一身白衣的。石太璞,唐川说。

大厅其余很多人穿戴都与明楼阿诚很不同,唐川说他们的时代要晚一些,和自己同时代。

明楼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后唐川说:“革命前辈啊,幸会幸会,顺便说,我们赢了。”

明楼和阿诚很难有喜悦的感觉,因为太不真实,何况下面一片混乱。

有一些人重复率非常高,三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其中两个明楼一个阿诚,但是两个明楼又不太一样。唐川点着介绍,凌远,庄恕,赵启平。

另有三个人一个穿警服而另外两个没有,唐川说都是警察,穿警服的叫李熏然,便衣阿诚叫季白,便衣明楼叫洪少秋。

还有几个人的穿戴明显价值不菲,唐川介绍地有点漫不经心。都是老板啦老总啦,谭宗明,陈亦度,贺涵。

那个衣服挺没品的阿诚叫曲和,大提琴手。那个有点邋遢的明楼叫黄志雄,老兵。

那个穿长衫特别年轻特别清秀的阿诚叫许一霖,他身边也有个荣石。

另一个沈剑秋身边是一个留着厚厚刘海的阿诚刘承志。

介绍完后,唐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每次有人来都是这样,”他抱怨着,“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结束。”

阿诚问:“所有人都是从书房来的?”唐川点头:“我觉得书房里有一个异世界的入口,可是没有仪器我无法检测。”

“我明白你刚才的意思了,”明楼看着下面说,“我们和你一样,是唯一的。”

唐川笑了笑:“我们遇到不同的人,就会爱上不同的人,每一个选择都会诞生一个新的平行世界。我是唯一的,因为我还没有恋爱,但是你们……我不太明白。当然也可能,你们另外的选择还没有到来。”

阿诚看了看明楼,明楼摸了摸鼻子。

唐川说:“好了,我带你们去空房间,日子还长,我们都回不去,总得解决生活问题。”

他推开旁边一扇房门说:“餐厅在一楼,有大量储存的食物,大家轮流做饭。现在时间还早,你们熟悉熟悉房间,晚饭会有人来通知,我也要回去休息休息。”

阿诚送唐川离开,然后回房间关上门。明楼正在好奇地四下看,这房间里很多东西他都没见过。

“大哥,”阿诚问,“在平行世界,你会爱上别人吗?”

明楼回头看他,笑了。

“只要我的世界有你,就不会。”他说。

他走过来抱住阿诚,轻声说:“听唐川说抗战胜利了,所以,今晚上要不要身体力行地庆祝一下?”

阿诚挣脱他翻个白眼。

“怪不得您比那些人都胖,”他说,“心真大。”

明楼说:“谁说我最胖?明明那个白胖子最胖。”

PS:

这文大概会写成段子,插空更新。我觉得下一章大概会以小方cp为主

评论(44)

热度(277)

  1. fripside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咦呃咦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