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洪季/楼诚】生人勿近(2)吸血鬼题材

(一个洪季侦破关于楼诚的吸血鬼案件的故事)

(2)

季白很熟悉烟花间。

他曾在这里跟踪过毒贩抓捕过劫匪,不过这次,他没有把握一定找得到黑衣人。

烟花间是个非常混乱的地方,三教九流,无所不有,人口流动大,来源广,无法控制。老板通吃黑白两道,又极狡猾,让人抓不到把柄。季白很难证明这里窝藏罪犯,只不过有两次叫他们停业整顿,除此之外,也做不到更多。

季白在衬衣外面套了一件夹克,坐在角落里抽烟。洪少秋坐在他对面,看看他夹烟的修长手指,又看看他的脸。

“你居然会抽烟。”他笑着说,“我以为你是那种品学兼优又乖又听话的好孩子。”

季白冷淡的目光从半垂的眼皮下扫过来,翘起薄薄的嘴唇发出鄙夷的声音。他用三根手指捏住烟蒂凑到唇边去抽,他的唇色很淡,轻轻含住烟蒂的样子非常迷人。烟雾缭绕,遮住他的眉眼,他眼皮低垂,睫毛非常浓密。

洪少秋看着季白,用力咬着嘴里的烟蒂。

舞台上有穿短裙的舞女在跳钢管舞,季白冷漠地扫过去,专心地在人群中找。

洪少秋随着他看过去,淡淡地说:“如果凶手之前是在这里,那么跟踪这里的某一个客人半路行凶不是很方便吗?为什么还要另选目标?”

季白抽烟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说:“即便黑衣人不是凶手,他也是我们所知的最后一个见到受害者的人,找到他也许可以问出些线索。”

他向东西两个方向各扫了一眼,赵寒和姚檬正在拿着手机向来来往往的人询问黑衣人的情况,手机上是监控截图。但是很明显,还没有任何线索。

季白很有耐心,一个案子要找出线索常常如大海捞针,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季白两者兼有。他犹如一只狮子,悄无声息地逼近猎物,然后一举捕获。

突然,他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洪少秋立刻随着他望去,姚檬正在和一个端着托盘的服务生说话,服务生指了指包厢的方向。

季白挺直了身体,耳机里传来姚檬的声音。“季队,”她说,“服务生说包厢方向有人很像黑衣人。”

季白摁灭烟蒂站起身说:“你们先不动,我过去看看。”

洪少秋跟在他后面,一起朝包厢走去。这里安静了许多,但断断续续仍有出出进进的人。

他们和一个服务生擦身而过,看到走廊尽头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季白和洪少秋交换了一个眼色,加快脚步。那人向左一转,拐进另一条走廊。

季白拔出枪低声说:“那是一条死胡同。”洪少秋点了一下头,拔出枪跟着他小跑到走廊边,探头窥视,可是黑衣人踪迹不见。

洪季二人互相使个眼色,一人一边往前推进,挨个儿排查房间。

这里偏僻,房间大多没有人,检查到中间位置,季白听见一个房间有响动。洪少秋立刻靠过来,看了季白一眼,季白点头,洪少秋一脚踹开房门,两人同时举枪对准房间吼道:“别动!”

房间里发出一声野兽的咆哮,一个男人从沙发上跳起来,沙发上躺着一个穿红色短裙的应召女,脖子和胸口上全是汩汩流动的红色,她手脚不停抽搐。男人凶狠地望向季白,嘴和下巴上全是血迹。

“不许动!”季白怒吼,男人朝他呲起牙咆哮,露出骇人的犬齿,季白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男人嗥叫着闪躲,速度快得惊人,季白不停移动枪口,连续射击,有几枪打中了,血从男人身上流下,但是很快就凝结了,男人的速度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季白鬓角冒了汗,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歹徒,男人像一只鬣狗一样高高跃起向他扑来,千钧一发之时,洪少秋的枪响了。

啪!——正中额头,男人从半空中摔下来,扑通一声落在地上抽搐着,最后不动了。

季白的双手还握着枪,小臂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汗湿的衬衫贴在后背上。

洪少秋迅速绕过去查看那个应召女,从旁边扯过一件女士外套团起来压在她的伤口处。“快!”洪少秋朝季白喊,“打120,她还有救!”

应召女被抢救过来,但是非常虚弱,还不能问话。季白安排警员值班,她一有好转就立刻通知自己,然后才跟洪少秋一起从医院出来。

天已经大亮了。季白抽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问:“那是什么东西?”

洪少秋不说话,季白说:“你要是还瞒着我就滚!”洪少秋笑笑:“季队好大火气,昨晚可是我救了你。”

季白突然站住了,洪少秋奇怪地看他一眼,见季白把烟叼在嘴里,腾出手来就往自己腰里摸。洪少秋只来得及哎了一声,枪就已经到了季白手里。季白咔得一声打开弹匣,将子弹退出一颗,捏在指间举起来对着阳光看。

子弹头在阳光下泛着银光。

洪少秋叹了口气。

“不用看了,”他说,“银制弹头。”

季白转回头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他,洪少秋咧嘴一笑:“没错,吸血鬼。”

季白很久没有说话,烟静静燃烧,落下长长的烟灰。半晌,季白才开口。

“我以为那只是传说。”他沙哑地说。

“不是,”洪少秋把自己的枪和子弹拿过来,重新上了子弹,塞进枪套,这才说,“国家一级机密,因为怕引起社会恐慌。我们国安处特别事务司就是专门处理这一类的绝密案子的。”

季白问:“上次那个案子也是?”洪少秋点头:“吸血鬼数量极少,也一直被我们监督。他们可以以动物血液为食,所以我们尽量迫使他们不袭击人类。可是最近案子频发,看来他们群体内部出了问题。”

季白皱紧眉头问:“我可以跟我的警员讲吗?”洪少秋摇头:“你还是我打了报告才获准知道这件事的,绝对不能再扩散。”

季白沉默着抽了口烟,把烟蒂掐灭丢进旁边垃圾桶。

“那个黑衣人呢?”他突然说,“为什么两次发生案件他都在附近?昨天他究竟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是同伙吗?”

洪少秋摇头:“我比较倾向于认为他是故意引我们去的。”季白问:“为什么?”洪少秋的脸色凝重下来。

“那得先搞清他的目的,”他说,“我觉得,既然他会引我们去,就会再次出现。”

季白说:“我觉得,我们在被他牵着鼻子走,这感觉非常不好。”洪少秋拍拍他的肩:“放松点,你需要调节一下,从昨晚到现在你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季白皱着眉头看看他拍自己肩膀的手,洪少秋笑嘻嘻说:“走走走,吃早饭去,吃饱了什么烦恼都没有。”

季白赌着气说:“不饿!”说完就往相反的方向走,洪少秋也不追,就站在原地闲闲地问:“想要银弹吗?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有。”

季白硬生生地止住脚步,回过身对着洪少秋怒目而视,洪少秋也不在意,笑眯眯地向自己身后的方向勾勾大拇指:“跟我去吃饭,我就给你银弹。”

季白气得七窍生烟,可是毫无办法,洪少秋回身自顾自往前走,嘴里说:“快点啊,我知道有家特好吃的羊肉汤馆。”

季白大步跟过去,骂道:“有病啊大清早吃羊肉汤,我要喝粥!”洪少秋说:“喝什么粥,多吃点肉才好,你看你瘦的。”季白说:“我哪里瘦?我看是你胖!”

洪少秋说:“好,好,你不瘦,你也就屁股有肉别的地方哪儿还有肉?——哎哎!你动什么手啊!——季白!我警告你,你再打我我不给你银弹了!”

季白抬起脚踢在洪少秋屁股上。

评论(22)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