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架空武侠】刺情(4)

(4)

明楼对阿诚而言是个谜,阿诚参不透他微笑背后的东西。

他带阿诚去了一家首饰行,要阿诚替他选一件首饰。

阿诚看了一件点翠的簪子,明楼微笑着摇摇头说:“要再艳一点。”阿诚迟疑道:“明大小姐不太适合……”明楼说:“不是给大姐,是给汪曼春。”

阿诚的脸色顿时沉下去,甩手便走,明楼一把拉住他的手道:“怎么这就走了?”阿诚冷冷道:“汪家是什么人家,阿诚哪有资格为汪家小姐挑什么首饰?”

明楼笑道:“你怎么就没有资格了?你答应我替我做事,不能出尔反尔。”阿诚说:“只这件事不做,其他什么都好。”

明楼立刻说:“好,首饰我来选,选过之后,你陪我一起送给汪曼春。”

阿诚大怒道:“你这人怎么如此奸诈!我连首饰都不肯选,又怎么会陪你去见她!”明楼摊手道:“你刚刚说过,只选首饰这件事不做,其他什么都好。转眼便变了卦,可还有一点诚信?”

阿诚冷笑:“我便出尔反尔了,你能怎样?”明楼一本正经道:“也不能怎样,只不过和春楼那天的事,我可保不齐在同旁人聊天时说出来。”

阿诚脸色一变,向前一步,手按在剑柄上,明楼毫无惧色,反倒笑道:“怎么,想杀人灭口不成?”

阿诚咬牙点一点头说:“好,我陪你去,从此后我们便两不相欠!”明楼微微笑道:“好。”

阿诚忍着气冷着脸站在旁边,看明楼选了一支金步摇装起来。明楼将盒子交到他手里说:“拿着。”

阿诚瞪他一眼,终究把盒子接了过来,冷冷道:“听闻当初明大公子和汪家小姐情投意合,却被明大小姐棒打鸳鸯,原来私下还有来往,看来明大小姐的板子还不够硬。”

明楼笑笑说:“我与汪曼春之间清清白白,你休要听旁人胡说。”阿诚冷笑道:“你们清不清白,同我讲什么?”明楼说:“我怕你误会了生气。”

阿诚气极反笑,说:“我生什么气?你去看她与我有什么关系?”明楼说:“汪芙蕖是倭人眼前的红人,我知道你气恼我与他们交往,但是我也不过是虚与委蛇。大姐已经与他们不睦,我若不从中调和,怕他们伺机报复明家。”

阿诚别过脸说:“你同我讲这个也没什么意思,你要我去,我陪你去便好,反正从此后我们两不相干。”

明楼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明楼带着阿诚,没有去汪府,却径直到了怡心园茶楼。

阿诚心中暗暗吃惊,原来这怡心园是只准倭人进入的地方,汉人若是要进,必得是倭人心腹。外面有倭人武士把守,戒备森严,常有倭人高官富贾在里面密谈。

明楼走到门口,从怀中掏出一个帖子递给守卫,守卫验了,才准他进去。阿诚悄声问:“明公子怎么会有入门的帖子?”明楼微微一笑道:“自然是汪曼春给我的,在这里幽会,必然不受打扰。”

阿诚脸色一冷,不再说话,明楼看见了,只笑笑,不做理会。

进门后有伙计上前招呼,明楼说:“我姓明,是来找汪小姐的。”伙计点头,伸手指道:“楼上雅座有请。”

伙计引他们上楼,在一个雅间门口停下,上前敲了敲门叫道:“明公子来了。”说罢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阿诚跟在明楼身后走进去,还未见人便听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说:“师哥,您怎么这么晚才来?叫曼春好等。”

阿诚偷眼看去,见一个二十许的美艳女子从座位上站起身朝明楼迎过来,她描眉画鬓,嘴上的胭脂鲜艳欲滴,明明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眼角眉梢,却带着戾气。

明楼满脸带笑道:“原本早就出了门的,可是想着,不能空着手来见你,所以拐到首饰行给你买了件礼物。”

阿诚机灵,不待明楼吩咐便打开盒子将那支金步摇递到汪曼春面前。汪曼春一见,喜不自胜,嘴里说:“这么贵重,让师哥破费了。”

明楼说:“哪里的话,配曼春这样的美人,任是它价值万金,也值得。”汪曼春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娇声道:“这里没有镜子,劳烦师哥为我戴上。”

明楼说:“明楼不胜荣幸。”说罢,拿起金步摇给汪曼春插在鬓角,又说:“白乐天写杨玉环"云鬓花颜金步摇",借来配曼春倒是极好。”

汪曼春满脸红霞道:“哪里就敢同贵妃比了?”明楼笑道:“明楼眼中,曼春比贵妃美甚。”又道:“曼春可晓得那诗的下一句?”

汪曼春羞红了脸,跺着脚说:“师哥怎么这样调笑人家,还当着旁人的面呢。”

明楼仿佛才想起阿诚,便道:“你先下去罢,过半个时辰再来接我。”阿诚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待出来房间,阿诚才冷下脸,一颗心气得砰砰乱跳。他可是也晓得那句诗的下一句——“芙蓉帐暖度春宵”。

阿诚暗中冷笑:“明楼啊明楼,你对我有恩,我当你是个君子,没想到你却与汉奸家的女子调情谈笑,毫无廉耻。好,好,我也算认得你的真面目了,此事一过,我便与你再无瓜葛!”

阿诚一时气极,但他到底训练有素,不多时便冷静下来,四下打量一圈,心想:“今天能进到这里来,实在难得,我不能浪费了机会。明楼要我半个时辰后来接他,这段时间不如我四下走走,熟悉地形,暗记在心。若是什么时候需来这里刺杀什么倭人汉奸,可就有了大用。”

阿诚打定主意,觑着四下无人,楼上楼下悄悄转了一遍。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暗中将地形熟记于心。又躲在角落,偷听来往倭人谈话。早先师父教过他倭语,他听起来毫无困难,并由此认识了几个倭人的将军贵胄,将他们的容貌暗自记下。

约莫着将近半个时辰,阿诚才又回到雅间门口,正有伙计端了一托盘点心,说是汪小姐要的。阿诚接了点心说:“你下去罢,我来送。”

伙计退下,阿诚推门便进,明楼和汪曼春正坐在一起说话,见门被人猛地推开,明楼一把搂过汪曼春回手拔剑,却正对上阿诚。

明楼似乎满脸尴尬,松了手收起剑斥道:“怎么这么没规矩,门也不晓得敲!”

阿诚微微低头,面无表情道:“刚才大小姐身边的小玉偷偷来报信,说大小姐正找您呢。您常去的店铺戏园子都找过了,您再不回去,怕是大小姐又要多想了。”

明楼一脸难色,对着汪曼春说:“我家大姐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我要不回去,她又要动家法了。”

汪曼春冷了脸,冷笑一声道:“我们多少日子不见,见一面怎么了?若不是心疼师哥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我岂会怕她!”

明楼说:“就知道曼春最善解人意,今天实在不能多留,下次有机会一定与你多待些时间。”

汪曼春无法,只好与明楼道别,明楼带阿诚出门。

阿诚一肚子气,跟着明楼拐过了弯便跳下马车说:“明公子自便吧,阿诚告辞。”

明楼连忙也下了车来拉他,阿诚甩开他的手后退一步说:“早说好的,你要我陪你见汪曼春,我来了,从此后便不欠你的。”

明楼说:“好,好,不欠我的,只是天色还早,不必着急走。”阿诚冷笑:“不走,我与你还有什么话说?”

明楼说:“话很多,我还没有同你好好地讲讲话。”阿诚说:“不必了,您的话还是留给汪小姐听,从此后我们两不相干。”

明楼淡淡笑道:“话可不要说的太绝,说不准过不上三五日你我又需见面。”

阿诚恼他一副胸有成竹模样,干脆不理他,转身便走。身后明楼叫道:“阿诚,下次再见,我们可要好好说说话。”

阿诚心中暗骂,你以为你是大罗神仙能掐会算?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你!

三日后,师父传来命令——

于怡心园刺杀汪芙蕖。

PS:

楼春一点事都没有!绝对没有!

评论(41)

热度(351)

  1. fripside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咦呃咦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