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洪季/楼诚】生人勿近(3)楼诚吸血鬼设置

(3)

一天后,应召女病情稳定,可以接受讯问。但是季白没有得到更多有效的信息——她只知道对方是个客人,点了她之后很快就发动袭击。他咬她的脖子,动作快得无法想象。

吸血鬼的尸体被国安处来的人带走,局长亲自下令,要求即刻结案。

季白拿着结案报告径直去问洪少秋:“你真相信这个吸血鬼就是上次在地铁站外杀人的那个?”

洪少秋看着他冷峻的脸色,淡淡笑道:“我不信,但是如果不赶紧转移视线,很快你们的警员就会产生怀疑,吸血鬼事件就会曝光。到那时,不仅会造成民众极大恐慌,而且不利于我们和吸血鬼的和平共处。”

季白犀利地看着他反问:“和平共处?”洪少秋点头:“历史上有过几次吸血鬼和人类之间的战争,结局非常惨烈。最后双方的首领握手言和,订立条约,只要吸血鬼不袭击人类,人类就给吸血鬼提供必要的血液。这些年来,除了个别时期,一直相安无事,但是不知道现在吸血鬼内部出了什么事。”

季白问:“为什么不和他们的首领沟通?”洪少秋说:“我们只和他们的上层有联系,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底下的具体情况,毕竟吸血鬼都是独居而且分布极为分散。”

季白冷哼道:“那就一点办法没有了吗?”洪少秋摊手说:“我们现在不正在想办法吗?”

季白最恼恨他装模作样的样子,把手里的结案报告摔进他怀里说:“先替我把结案报告写了再想办法。”洪少秋忙叫:“我还有正经事!”

季白挑起眉笑:“瞧您说的,好像我们每天都没干正经事似的。”洪少秋想把结案报告塞给季白,季白利落地躲开。洪少秋无奈,只好说:“我要去西郊一趟。”

季白机敏地问:“和吸血鬼有关?”洪少秋叹了口气:“检查吸血鬼尸体发现的线索,可能是他们的藏身地。”

季白伸手把结案报告拿过来说:“我可以让赵寒去写,可是你得带我去。”

洪少秋为难地咂嘴,季白看了看表说:“准备好了就马上行动,我们赶到那里正好天黑,吸血鬼应该会有所行动。”

季白去开车,洪少秋说:“你的车太引人注目,坐我的车。”

季白狐疑地上下打量洪少秋的车,然后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他:“你觉得这个不引人注目?”

“当然。”洪少秋面不改色地说。

他骑了一辆哈雷。

洪少秋丢给季白一个头盔说:“搂紧我的腰,掉下去我可不停车。”

季白戴上头盔,甩开大长腿坐在后座上,瓮声瓮气地说:“少废话!”

洪少秋拧动油门,发动摩托,车子猛向前一窜,季白本能地抱住洪少秋。哈雷发出轰鸣声,呼啸而去。

西郊很多年前繁华过,后来城市规划一直向东部倾斜,西郊就渐渐败落下来。

后来也不知为什么,这里仿佛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多的是被废弃的房屋,却没有公司来拆除重建。于是,一些见不得阳光的人和见不得阳光的事便在这里如藤蔓一样慢慢滋长蔓延。

洪少秋把车子停在一条旧巷子口,侧过头说:“下车吧,还没搂过瘾?”

季白松开洪少秋的腰,从车上跳下来,摘下头盔四下看。

西边只留了一线光亮,大地陷入沉沉的黑暗。好在破旧的路灯仍然亮着,昏黄,远处有人走过,影影绰绰。

两个人都掏出了枪,季白新换了弹夹,里面是洪少秋给他的银弹。他们把枪插进口袋里并肩慢慢地走。

远远近近的房子零零星星地亮着灯,有不少无家可归的人在这些废弃的房子里借住,有些人还把房子收拾得很舒适。

有醉酒的人摇摇晃晃地路过,两个站街女穿着短裙靠在路边等生意。洪少秋凑到季白耳边说:“今晚只是侦察,不要轻易暴露身份。”季白点了点头。

一个男人朝那两个站街女走去,很快谈妥了价钱,其中一个站街女带着他往巷子深处走去。

因为上次的案子,季白格外留心站街女这种身份的人,他远远地瞥了一眼,见留下的那个站街女走远了,才回身朝那个巷子走去。

洪少秋跟着他。

巷子里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又暖又湿的风扑面而来,风里带着血腥气。

季白眼前闪过烟花间里应召女胸口蔓延开来的红色。他举枪瞄准黑暗,同时打开手灯,雪亮的灯光箭一般直射过去,落在站街女满是血迹的脸上,她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犬齿。

她嗥叫一声,丢下死掉的男人朝季白扑来,季白的枪声响了,刺破黑夜。

灯光晃动,忽明忽暗的视线严重影响了季白的判断。女吸血鬼非常灵活,躲开了季白和洪少秋接连打出的子弹,几乎转瞬之间就纵到季白面前。

手灯把她的脸照得惨白,血迹和劣质口红混在一起,她张大嘴,季白能看清她犬齿上的血痕。

千钧一发之际,洪少秋举枪狠狠地砸下来,女吸血鬼歪斜了一下,掉头扑向洪少秋。

手灯掉在地上,灭了。

季白的心猛地缩成一团。“洪少秋!”他狂叫。

黑暗中,满是野兽的吠叫和搏斗的声音,季白无法辨别洪少秋的位置,就不敢开枪。几秒钟的时间,对他来说仿佛过了一辈子那么久,他无数次面对暴徒的利刃和枪口,却从没有如此惊惶绝望。

“洪少秋!——”他绝望地叫,与此同时,啪的一声,枪响了。

世界突然静止,有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一切归于沉寂。

季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他胡乱地摸去,摸到一只手,那只手抓住了他,把他用力拉进怀里。

“我没事,”洪少秋喘着粗气说,“我没事。”

季白抓住洪少秋后背的衣服,使劲往自己怀里按,鼻子里全是呛人的血腥气。

“快走!”洪少秋说,他们起身,朝唯一有光亮的巷口走去。昏黄的灯光重又包裹了他们,他们提着枪,身上都染了血,季白看见洪少秋右臂的衣服扯破了,衬衫在往外渗血。

哈雷在两个巷口之外,但是他们走不了了,远远近近地,一群男男女女围拢过来,他们目光灼灼,呲起牙,露出锋利的犬齿。

季白和洪少秋背靠着背,双手举枪,季白沉着嗓子说:“你不是说吸血鬼是独居而且分布非常分散吗?”

洪少秋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骂:“谁知道我们掉进了他们的大本营?真他妈倒霉!”

季白哼了一声说:“倒霉?我才倒霉呢。从当刑警的第一天起,我就做了牺牲的准备,可是万没料到居然跟你这种人死在一起。”

洪少秋叫起来:“我这种人怎么了?我跟你讲季白,要不是看你腿长屁股翘,我才不带你来。”

季白举枪对准一个蓄势待发的吸血鬼说:“少废话!打!——”

吸血鬼如同一群闻到血腥味的鬣狗,嗥叫着朝他们扑来。

眼看一场血战在所难免,突然,一个人从高墙上一跃而下,风衣的衣角在风中飘舞。他落在洪季二人身后,一手抓住一个,纵身跃上房顶。

成群的吸血鬼在下面紧跟不放,那个人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季白几乎看不清眼前快速移动的光影,只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

吸血鬼们的吠叫声越来越远,最后,他们落在一个废弃的别墅院子里。

那个人松开了手,洪少秋一手抓住季白一手举枪,那人轻笑了一声。

“收起你那玩意儿吧,”他的声音很年轻,“赶快跟我进来,被吸血鬼咬伤不马上治疗会死的。”

他仿佛根本不在意身后对准他后心的两把枪,推开大门,回头看了看他们说:“还不快进来?”

季白仰头看他,一张年轻俊美的脸朝着他们微笑,长长的围巾垂下来,流苏在风里飘动。

评论(48)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