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洪季】生人勿近(6)楼诚吸血鬼设定

(6)

洪少秋焦躁地面对打着官腔的工作人员,就算不去看,他也知道旁边季白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

他磨破嘴皮子,可是对方只有一句话——你们没有权限。

洪少秋火了,他从来不是好脾气的人,也就是在季白面前忍气吞声。他行事也从来不循规蹈矩,老领导最头疼的就是他擅作主张。

他冷笑一声说:“好,那我就告诉你,现在西郊已经完全被吸血鬼占领,如果不马上查到相关资料,整个城市都将陷入危险。到时候上级责怪下来,这个责任你得跟我一起承担。”

办事员被他唬得变了脸色,犹豫了一下说:“那我给主任打电话请示一下。”

洪少秋得意地瞟季白一眼,季白面无表情地竖起拇指。

办事员打电话回来说:“主任请你们到她办公室去。”

洪少秋在国安处的年头也不少了,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档案室主任,毕竟以前他查阅档案从不被权限困扰。

档案室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职业套装,不苟言笑。“我已经和局长通过电话了,”她说,“局长说特殊时期,将你的权限提高到最高等级,所以,你到底要问什么?”

洪少秋和季白互相看了一眼,把遇到阿诚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说:“他们很明显和吸血鬼长老有联系,我们能不能打听到有关他们的讯息?”

主任的目光在冰冷的眼镜片后闪动了一下。“是的,”她说,“我们有他们的记录。”

洪少秋和季白吃了一惊,主任的样子就仿佛她对此非常熟悉,以至于不需翻阅任何资料。

主任用平静到近乎呆板的调子说:“阿诚和他的主人明楼的情报隶属国家一级机密,1939年,他们曾卧底汪伪政府,刺杀了南田洋子。”

季白听不明白,洪少秋却大吃一惊道:“南田洋子是他们刺杀的?”主任点头:“为此,阿诚还受了伤。”

季白低声问:“南田洋子是谁?”洪少秋向他解释说:“抗战时期,日军731部队研究生化武器,发现一种能让人异变的病毒。一批志愿者接受实验,只有南田洋子实验成功。她的速度和力量异于常人,战斗力呈几何倍数增长,但是,她需要吸食人血,而且惧怕阳光。”

季白瞪起眼睛说:“那不就是吸血鬼?”洪少秋说:“对,纯正的吸血鬼是通过初拥的方式转化的,但是也有一些情况比较特殊,比如这种病毒摄入,算是人造的吸血鬼,吸血鬼长老是不认同的。”

季白问:“后来怎样?”主任说:“南田洋子转化了一批日本士兵,战斗力非常强悍。明楼带阿诚以吸血鬼同类的身份接近她,尤其是阿诚,获得了她的信任,后来两人合谋刺杀了南田洋子。”

洪少秋问:“你是说,他们是我们的人?”主任摇头:“只能说是特殊时期的合作关系,南田洋子死后,他们便隐退了。他们在吸血鬼中也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从不管旁人是非。”

季白说:“但是这一次,他们最早发现异常,而且阿诚一直在试图救人,试图警告我们。我觉得,他们会帮忙。”

主任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阿诚毕竟还保有一半人性,你们可以从他的角度做工作,说不定可以得到帮助。”

季白说:“我不太明白,为什么阿诚只剩一半人性?”主任说:“阿诚不只是明楼的Herd,他还和明楼有契约关系,所以才能同样不老不死。”

季白惊讶地反问:“契约?”洪少秋解释说:“吸血鬼给一个人施以咒语,结成契约,即为主仆关系。那个人类依附于他,天长日久,也能慢慢拥有类似主人的能力。但是,他被主人控制,除非解除契约,否则永无自由之日。”

季白问:“如果他刻意离开呢?”洪少秋简单地答道:“离开主人太远,他会死掉。”

季白沉默了,他想起阿诚干净的眼神和爽朗的笑容,那样的人,怎么会不向往自由?

主任看了看手表说:“如果你们没有问题了,局长说,要你们赶去开会,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季白有点惊讶地问:“我也去?”主任点头说:“局长特别提到你,因为你已经接触到这个案子的核心,而且有了作战经验,所以特批你加入吸血鬼清除计划。”

洪少秋叹了口气说:“可是我已经请了一天假,现在才过去半天。”主任微微一笑:“你已经很幸运了,如果你直接去跟局长请假,连这半天也休不了。”

傍晚的时候,阿诚喜欢站在廊下看夕阳。

阿诚不敢走到阳光下,但是傍晚的太阳要温和得多。直视并不刺眼,只要站在阴影里就足够安全。

明楼在黑夜中活得太久,已经失去了对太阳的眷恋,可是阿诚还年轻——对他们来讲还年轻,他喜欢太阳,喜欢花朵,喜欢所有明媚的充满活力的东西。

他不知道的是,每次他看夕阳的时候,明楼都在远处看他。

明楼看着他挺拔的生气勃勃的背影,眼神温柔,温柔而哀伤。

明楼是在阿诚26岁的时候才决定与他结下契约的,那时候距离他们第一次相见,已经过去了16年。

这16年里,阿诚虽然会为他提供血液,但仍然是人的身份,他慢慢长大,慢慢地,从一个稚嫩的孩子变成一个几乎与明楼一样高的青年。

16年,对明楼来讲短暂得仿佛只是倏忽之间,可是又漫长得仿佛充满了他的整个生命。

在遇到阿诚之前的漫长岁月几乎被他遗忘,那只是季节的更替,只是年复一年的循环,那是活着,而不是生活。

他看着阿诚一点一点长大,他教他读书,教他习武,阿诚聪慧机敏,冰雪聪明,文的武的,样样出色。

阿诚什么都好,最重要的是,他是他的,他便是他的全部世界。

明楼爱上了阿诚,他不能不爱他,就像他不能不爱朝阳与晚霞,不能不爱飞鸟与游鱼。

阿诚也爱他,他当然爱他,他只能爱他。终于在一个晨光熹微的早晨,阿诚跳上他的床,强忍着害羞,拙劣地模仿一个老到的挑逗者。

他怎么用得到挑逗呢?他明明渴望了那么久。

一切都顺理成章,后来,阿诚便一直缠着他要和他结契约。

明楼不肯,一直不肯。

阿诚说:“如果我老了,死了,就再也不能陪你。”

明楼说:“结了契约,你就再也不能站在阳光下。”

阿诚说:“没有你,我站在阳光下又有什么用呢?”

明楼不说话,只将他紧紧地搂进怀里。

他是最希望阿诚幸福的那个人,他希望阿诚所走的道路永远阳光明媚,百花盛开,他已经堕入黑暗了,他不能自私地拉阿诚一起下地狱。

可是他终究还是自私了。

阿诚26岁那年,得了重病,快要死掉。明楼第一次绝望地发现人类的生命这么脆弱,阿诚躺在他的怀里,几乎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就只是看着他,看着他微笑。

“大哥,”阿诚气若游丝地说,“你把我吃掉吧,吸我的血,直到我死掉,我死之后,你就再也吃不到了。”

明楼紧紧地抱着他,他发现自己哭了,他已经几百年没有过眼泪,可是这个时候,他哭了。

所有光明的愿望,终究抵不过自私的念头——他要和他在一起,哪怕一起下地狱。

他和阿诚缔结了契约,阿诚活了下来,他的肩头留下咒印,意味着他属于他,永远的,彻底的,除非解除契约。

可是,阿诚再也不能沐浴阳光。

他问阿诚后不后悔,阿诚笑了,笑着摇摇头。

他说:“如果我的世界不能成为你的世界,那么就让你的世界成为我的世界。”

PS:

结尾那句话来自狄更斯《雾都孤儿》

文中提到的“初拥”这个词来自《夜访吸血鬼》,就是吸血鬼的转化过程,吸血鬼先吸某个人的血,再让他吸自己的血。

契约论纯属私设

评论(31)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