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洪季】生人勿近(11)吸血鬼设定

无比可爱的小书童预售中,地址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11)

南田洋子坐直了身子。

她看着阿诚从地上站起来,露出非常感兴趣的表情,眼睛里射出光来。

阿诚挺直腰背,居高临下地问:“现在,你还要做什么?”

南田笑了一声,反问:“你还记得当年投靠我时答应我的事吗?”

阿诚淡淡道:“话说的多了,你指哪一件?”南田说:“难道你惯用这个手法,逢人便骗说要甘心追随吗?”

阿诚眉梢一挑。

南田站起身,背着手朝他走来,阿诚把背拔得笔直,垂着眼皮看脚尖。

南田走到他面前,围着他慢慢踱步,上下打量他说:“当年,你跟我说,明楼视你如草芥,你视明楼为寇雠。你说你愿意忠心跟随我,奉我为主人。”

她停下来,背对着阿诚,沉下嗓子说:“你还说,只要明楼解除契约,你就离开他跟我。”

她慢慢回身,嘴角带笑,眼里却带着杀意。

“阿诚,”她说,“我从不信任中国人,你是唯一的一个,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阿诚不说话,眼睛却看向旁边,南田说:“阿诚,我是个记仇的人,你说,怎么报复你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呢?”

阿诚迅速打量四周,除南田外有六个吸血鬼,空荡荡的房间,家具不多,门是金属的,锁得很紧,有窗户,用木条封死,不能判断楼层。

“阿诚,”南田仍然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和你的主子呢?”

“拖延时间,”阿诚想,“大哥应该快要找来了,必须想方设法拖延时间。”

国安局门口,车队已经悄无声息地出发了。

洪少秋带队,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南田手下的那辆车,车被弃在南郊,推测他们藏身之地就在附近。

季白问洪少秋:“不能进一步锁定目标吗?”洪少秋摇头说:“实在不行,就进行地毯式搜捕。”

他们召集了所有可以利用的警力,临走前,明楼跟了出来。

季白阻止他说:“现在快到中午了,对你来说太危险,你还是留在这里等我们的消息。”

明楼不说话,只看他一眼,季白顿觉失了气势——阿诚是为了帮自己的忙才被抓的,他怎么能阻止明楼?

可是,明楼怎么走的出门?

门外响起喇叭声,季白抬头看去,吃了一惊。一辆箱车慢慢倒进一楼大厅停住,洪少秋从车上跳下来,打开箱门说:“不好意思了明先生,委屈您了。”

明楼点了一下头,纵身跳上车厢,洪少秋从外面插上门,朝季白招招手说:“上车!”

季白跳上副驾驶座,车子跟在警车后面开出去,风驰电掣一般奔向南郊。

阿诚抬眼看向南田,他非常了解这个女人,她聪明,狡猾,顽固,多疑。她鄙视弱者,信奉物竞天择,她敬慕强者,所以她欣赏阿诚。

当年,阿诚虽然只是明楼的秘书,在她面前却始终不卑不亢,言辞之间不落下风。

所以南田才对阿诚答应臣服于她这件事如此在意以致于失去警惕中了计。

阿诚仍带着南田熟悉的冷淡表情,和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傲慢。

南田直到今天仍旧忍不住试图摧毁这种表情,就像她当初所想,奴役成千上万卑躬屈膝的奴仆,远不如征服一个铮铮铁骨的勇士来得痛快。

于是她问:“你觉得,怎样折磨你,明楼才会最痛苦?”

阿诚淡然答道:“总不会是杀了我。”南田摇头:“当然不是,我非常了解明楼,他的心很冷,也很硬,很难有什么事可以让他痛苦,只除了你,只除了一件事。”

阿诚冷漠地看着她,南田说:“将你转化成我们的同类。”

阿诚沉默不语,南田的话不算出乎他的意料。杀死他太容易,要折磨他,莫过于让他变成明楼最不愿看到的样子。

明楼这些年竭力避免的,就是让阿诚堕入永无天日的黑暗深渊。

阿诚轻轻吸了口气,露出一个笑容,他说:“你以为我会束手待毙?”

南田轻蔑地冷笑:“如果是以前,我不敢说,但是现在,你不过是一个弱小的人类。”

阿诚说:“托您的福,我终于又做回人类,普通人类是弱了些,但是我不是普通人。不信,您就试试。”

南田挑起眉,阿诚知道自己引起了她的兴趣。

他需要挑起南田的兴趣,他需要让南田觉得他足以做她的对手。只有这样,南田才不会失去耐心,转而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杀掉他,他才能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明楼会来救他的,一定会!

南田看了看周围几个属下,拖长调子说:“这个人类给我们下了战书,你们谁去让他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一个健壮的男性吸血鬼发出一声低吼,走出来用日语问:“长官,您要我怎么教训他?”

南田朝阿诚抬了抬下巴说:“吸掉他足够的血,然后,我会亲自转化他。”

男人说:“遵命。”

他朝阿诚转过身,带着志在必得的表情傲慢地说:“人类,现在下跪还来得及。”

阿诚微微一笑,往身上摸了摸,枪早已丢在劫持他的地方,他从腰里摸出防身的匕首——因为认为他毫无还手之力,所以没有搜他的身——匕首上镀了一层银。

“我在体力上是没有你们强壮,”阿诚说,“但是我了解吸血鬼,非常了解,你要小心。”

男人哪里听的进去,咆哮一声扑了过来。

阿诚没有躲,因为他知道根本躲不开,吸血鬼太快,眨眼便到了眼前。

砰!——

吸血鬼把阿诚扑到墙上,头埋进阿诚颈间,顿时,鲜血崩流,空气里满是血腥味,其他几个吸血鬼骚动起来。

南田睁大眼睛看着,那两个人一动不动,半晌,吸血鬼的身子慢慢向一边歪去,扑通一声,跌在地上。

众人大惊,再看,阿诚好端端地站着,污血顺着匕首滴落在斑驳的地板上。

而那个倒地的吸血鬼,脖子上有一个深深的伤口,血喷涌不止。

吸血鬼们大惊失色,发出狺狺的叫声,南田的脸上露出又是惊奇又是兴奋的表情。

“我从没见过这样强的人类,”她说,“你确实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同类。”

说罢,她挥了一下手,又一个吸血鬼扑过去。阿诚在同一瞬间向屋子南边跑去,吸血鬼扑了空,立刻掉头扑来。

阿诚无法再躲,他突然蹲下,将身子缩作一团。吸血鬼撞到他身后,身后是被木条封死的窗户。

哐的一声巨响,吸血鬼纵身跳开,倒是没有受什么伤,但是木条却受不了他的撞击,碎裂了几根,一线阳光利剑一般直插入房间。

南田大吃一惊,叫道:“抓住他!”

阿诚一转身,双手扒住断裂的木条,拼尽全力猛得往怀中一扯,喀吧一声,窗子开了一个大口子,阳光仿佛洪水一般灌进来。

一个已经扑到近前的吸血鬼抓住了阿诚,却被阳光射个正着,他惨叫一声收回手去,手上顷刻间烧得发黑,房间里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阿诚纵身跳上窗台,硬生生从狭窄的裂口里钻出去,留下身后南田愤怒的咒骂和吸血鬼们的咆哮。

他站在一座废弃的高楼边,五层楼高度,脚下是丛生的荒草,

他双手鲜血淋漓,浑身全是擦伤和淤青。

他的脸上还带着血痕,嘴唇干裂,头发蓬乱。

他站在正午炽烈的阳光下。

评论(58)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