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洪季】生人勿近(12)吸血鬼设定

亲,辣么萌的大少爷和小书童不来一本吗?

预售地址:
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12)

车队进入南郊,找到了吸血鬼丢弃的车子,监控显示他们去了东南方向,但是之后便失去踪迹。

洪少秋安排警员分三个方向搜索,季白打开箱车后门,问明楼:“你有什么办法?”

外面的阳光让明楼很不适应,但是他还是走到尽可能靠近车门的位置。

风从车外吹来,混着树木,花草和人的气息。

明楼闭上眼睛,竭力从中分辨阿诚的痕迹。“再大一点,”他想,“风再大一点!”

风变换着方向,忽大忽小,夹杂着无数气味和信息,明楼甚至可以区分出一只蝴蝶或一朵雏菊。

突然,一线甜香触动了他的神经,他猛地睁开眼睛——馥郁,芬芳,仿佛春日里的花朵肆意地开放。

阿诚!

明楼的心缩作一团——是阿诚的血的味道!

“我知道他在哪儿了,”他对季白说,季白从中听出一种强烈的不安,“我带你们去!”

阿诚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站在阳光下了。

阳光比记忆里还要亮,还要热,像他砰砰跳动的心脏,像他血管里汩汩流动的血液,像一种感觉——活着的感觉。

他贪婪地呼吸着阳光下的空气,但他不能耽搁,他还没有脱离危险。

他迅速转身,面朝窗户,试图跳到旁边单元四楼阳台,就在他腾跃的瞬间,从木条后射出一颗子弹,啪!——

他在半空中失去平衡,就在跃上阳台的前一瞬间,他的身子沉沉地坠下去。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抓,抓住阳台锈迹斑斑的栏杆,整个身子悬在半空摇晃。

南田打中了他的左肩,抓栏杆的左手虚弱无力,几乎全靠右手支撑,他无法撑起身体跃上阳台。

血顺着伤口往下流,流过他的后背,洇透他的衬衫。

他没有自愈能力,他很疼,像被烈火灼烧,他的左手渐渐失去力气,掉下去,他可能折断脖子,或是摔裂内脏。

南田的角度看不到他,但是很明显她能感觉到他,她又开了枪。

啪!——

子弹擦过他的大腿,没有射入,撕开一条口子,血立刻淌了下来。

他摇摇晃晃地挂着,疼痛使他视线模糊,眼前一片血红。

他知道南田还会开第三枪,第四枪,直至他中弹而亡,或是摔下楼去。

他实在没有力气,可是他不想放弃。

他还没有见到明楼。

哪怕只一眼,让他见见他,去另一个世界的路上,他也就安心了。

想到明楼,总让他想要微笑,明明那么温柔的人,却总是故意作出冷淡和疏远的样子,仿佛很严厉,仿佛很凶恶。

可是啊,只有阿诚才看得到他的温柔和悲悯,只有阿诚才懂得他的宽容和隐忍。

明楼说,真正的力量不是来自利爪和獠牙,而且来自内心的强大。

阿诚懂得,所以他抓紧了维系他生命的稻草,虽然他血迹斑斑,疼痛难忍。

松开手就解脱了,但是他必须活着,因为明楼要他活着。

第三声枪响的瞬间,他听见季白的喊叫:“阿诚!——”

子弹当胸穿过,血从他嘴里喷出——内脏出血。

他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松开了手。

他的身体像一只受伤的鹰隼从半空直坠而下,刚刚落至二楼,一个黑影箭一般直扑过来,接住他,然后顺势撞开二楼阳台的门,一起摔进房中。

季白亲眼看到明楼从车里飞身而出,在正午的烈日下,飞扑向阿诚。

他的身体瞬间就冒出青烟,没有火,只有烟,仿佛有隐形的火焰遍布他的全身。

季白看着他接住阿诚撞进二楼。“行动!”他大声嘶吼,双眼血红,烧干了涌出的眼泪。

“五楼!”洪少秋补充,他发现了那扇破了的窗户。

特警迅速攻入楼内,立刻和守卫在下面的吸血鬼陷入混战。

阿诚躺在明楼怀里,大睁着眼睛,明楼的脸有一半烧变了形。他抱着他的手臂,有一条已经烧得发黑。

“大……哥……”阿诚用尽全力抬起右手,试图伸到明楼嘴边。

“吸我的血,”他轻声说,“你就会好的……”

明楼握住他满是血污的手,看着他,毁掉的那半张脸上,突出的眼珠里满是深沉的悲哀。

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开了,季白闯进来喊:“阿诚!”

明楼平静地说:“阿诚肺部和左肩被子弹打穿,麻烦你们快点把他送去抢救。”

季白带着军医赶过来给阿诚做急救,明楼站起身,阿诚轻声叫:“大……哥……”

明楼头也不回,大步走出门去。

洪少秋带着人冲上五楼,和几个守在这里的吸血鬼缠斗在一起。

洪少秋推测南田就在上面,但是这几个吸血鬼很难对付,一时之间难以推进。

就在这时,明楼赶了上来。

洪少秋被明楼的样子吓了一跳,明楼也不看他,淡然道:“让开。”

洪少秋刚刚一侧身,就见明楼闪电般纵到一个吸血鬼面前,手中寒光一闪,吸血鬼应声倒地,半个脖子都被划断,血瀑布般喷涌而出。

还没来得及眨眼,另一个吸血鬼也倒在血泊之中。剩余的三个吸血鬼四处逃窜,洪少秋指挥特警将他们包围,再抬头,明楼踪迹不见。

明楼一脚踹开铁门,迎面便是一梭子子弹,他早有准备,飞身躲开,跳入房中,南田的枪口正对着他。

“没想到你居然为了救他敢跳进阳光下。”南田神经质地笑,“你还真伟大。”

明楼不语,手中短剑朝下一立,污血顺着剑尖滴落。

南田说:“阿诚伤得很重吧。你得感谢我,我给了你一个转化他的机会——你嘴上说不想让他堕入黑暗,其实你很想转化他对吧?他太适合做我们的同类,你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她露出诡异的笑:“你转化了他,给他初拥,他就永远没有机会离开你。这难道不是你一直想做的吗?”

明楼不答,南田说:“收起你的伪善面孔吧,你根本就想永远把他留在你身边,对不对?契约也可以解除,只有把他变成同类,才会让他永远没有回头路可走。”

明楼微叹了一口气。

“八十年前你就啰嗦,”他说,“没想到你八十年后还是这么啰嗦。”

他身子一动,南田的枪声同时响了,啪!——

飞出的短剑击中手枪,手枪落地,与此同时,明楼的手掐在南田脖子上,将她整个儿举起。

“你还是八十年前的水准。”他淡淡说,“我可是又训练了八十年。”

说罢,他捡起枪对准破洞的窗口扣动扳机。

啪啪啪啪啪啪!——

木屑飞溅,木条全都掉下来,阳光汹涌而入。

南田发出一声惊恐的嗥叫,明楼对准窗口将她摔了出去,她发出恐怖的惨叫,全身剧烈燃烧起来,落在地上时,已经烧成灰烬。

评论(53)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