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洪季】生人勿近(13)吸血鬼设定

话本艳本风的小书童预售中!

淘宝地址: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13)

阿诚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空气中满是消毒水的味道。

他张了张嘴,含糊地叫了一声:“大哥……”

声音太小,几乎是刚发出就消失在唇边,但是立刻有人俯身看他,惊喜地叫他:“阿诚,你醒了?”

他艰难地转过头,视野中是季白的脸,季白头发乱糟糟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你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季白安慰他说,“好好休养,会康复的。”

阿诚又问:“我大哥呢?”

声音仍然小到无法听见,但季白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解释说:“明先生一切都很好,他消灭了南田,立了大功,因为他来医院不方便,所以现在他在家里等你的消息。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醒了。”

季白打了电话,回来跟阿诚说:“明先生说晚上来看你。”

阿诚微微点了点头。

护士进来换液体,叮嘱季白不要打扰阿诚休息,季白跟阿诚道了别,走了出来。

站在病房门口,他长长地松了口气,一时之间,连平时拔得笔直的腰背也仿佛塌了下来。

案子终于破了,所有吸血鬼均被清除,危机解除,他也该回他的刑警队了。千斤重担一旦卸去,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好好休息,如今疲惫得路都走不好,他拖着脚向外走,看到了洪少秋。

洪少秋靠在墙上抱着肩膀,看到他,站直了身体。

季白看他一眼,慢慢的走过去,洪少秋伸手揽过他的肩膀。“累了吧,”他说,“回家吧。”

洪少秋开车带他回家,进门就去厨房忙活,用电饭锅煮上一锅米粥。

季白靠在门框上看他,终于忍不住说:“以后,我们就没有合作关系了。”

洪少秋停了停,没说话,又接着忙活起来,季白说:“你……还住这里?”

洪少秋慢慢回过身,腰里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一个番茄,他看着季白,面无表情地问:“你是说,我该走了?”

季白看着洪少秋手里的番茄,生硬地说:“我们没有合作关系,以后恐怕也没什么机会一起工作,你……没有必要住在这里。”

洪少秋说:“那我们算是什么关系?”

季白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我们没有关系。”他平静地说。

洪少秋盯着他看,眼睛里有火在烧,可是又冷,冷得人牙齿打战。许久,洪少秋点一点头说:“好。”

他放下番茄,解开围裙放好,然后朝季白走来。

季白垂着眼皮,把身体让开,洪少秋走过他身边,突然一拳打在他小腹上。

季白毫无防备,被打得唔的一声弯下腰,洪少秋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回身来了一个干脆利落的背摔,将季白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洪少秋一跨腿骑在季白身上,照着脸就是一拳。季白已经反应过来,举起双手招架,格开了洪少秋的拳头。

季白的格斗技巧非常好,但是今天他完全没有还手,就只是躲避和防守。洪少秋气势汹汹,下手却并不重,发泄式的揍了几拳之后,他停下来,喘着粗气。

季白闭着眼睛,洪少秋揪起他的衣领,咬牙切齿地问:“你知道我喜欢你,对不对?”

季白面白如纸,他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默认了。

洪少秋又说:“一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拒绝?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这么绝情?”

季白仍然不说话,洪少秋说:“你就是打定主意让我揍你一顿,然后就和我两不相欠了是吗?”

季白慢慢睁开眼睛,洪少秋停下来,季白的眼神里带着让他心颤的伤痛。

“我差点死了,少秋,”他终于开口说,“不止一次,尤其是阿诚被抓那一次。”

洪少秋松开了手,季白说:“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从来没见你那个样子。我就想着,如果我真死了,你大概真的会很痛苦。”

“季白!”洪少秋哑着嗓子叫,季白摆了摆手,平静地说:“我很早就跟你说过,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地意识到我随时可能会死,其实你也一样。这个案子结束了,我离开了,你还继续留在这个战场上,我陪不了你,也可能哪一天你就会牺牲。”

他轻叹了一口气:“那天看到你的样子,我真不敢想以后,更不敢想如果死去的是你,我该怎么办。”

他看向洪少秋,苦笑了一下说:“少秋,我不怕死,但是我怕你为我难过,更怕你死在我前面。所以,我一开始就打算在和你有更深的纠缠之前离开你。现在我们再不分开,就来不及了。”

洪少秋问:“为什么来不及?”

季白苦笑着,不说话,洪少秋说:“其实,早就来不及了。”

他向前倾身,把季白紧紧地搂进怀里。

早就来不及了,在我们并肩作战的时候就来不及了,在我们同生共死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我们随时都可能牺牲,但是至少在那之前,别让我离开你。

洪少秋对着季白的耳朵一字一句地说,季白闭上眼,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

药里有安眠的成分,阿诚睡了很久,等他醒来,天已经全黑了。

他睁开眼,看见了床头坐着的人。那人一只手拿着书看,一只手握着他的手,感觉到他醒了,也不看他,开口就说:“你推荐的这本小说,我今天才看完。怎么这些主角死的死逃的逃,你就不能看点大团圆的故事吗?”

阿诚笑了,开口时声音比之前有力。

“怎么不团圆了?”他说,“那两个兄弟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明楼抬起眼睛看他,受伤的半张脸正在慢慢自愈,但仍留着狰狞的痕迹。阿诚对着他笑。

“就像我们一样。”他说。

明楼伸出手细心地抿开他额上的乱发,轻声说:“是的,就像我们一样。”

他抬起头,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说:“阿诚,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为什么从不问我当初是如何变成吸血鬼的?”

阿诚沉吟了一下,说:“不敢问,我想那总不会是愉快的记忆,不想让你回忆起来痛苦。”

明楼怜爱地看他一眼,柔声说:“你什么事都先替我考虑,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痛苦的回忆。”

阿诚不说话了,他不明白明楼为什么突然谈起这个,但是明楼说起,他就听着。

明楼说:“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我们明家历代经商,家资万贯,但是父母早亡,我只和姐姐相依为命。我35岁那年,姐姐又因病离我而去。”

阿诚替明楼伤心起来,插嘴道:“你是因为大姐去世才……”

明楼摇了摇头。

“我是觉得太无趣了。”他说。

阿诚惊讶地睁大眼睛,明楼笑了一下:“你一定不懂,没人能懂。我这个人,是有点小聪明的,我没有朋友,因为我见不得旁人的愚蠢,而我周围的人,全都庸碌,愚蠢而不自知。”

他望向窗外远处马路上仍旧熙熙攘攘的车流说:“我觉得太无趣了,生活里没有任何能引起我兴趣的人或事。那些官员,儒士,商贾,平民,无论奸诈还是善良,在我看来都是一眼望的到底的愚蠢。”

他自嘲似的笑了:“我冷眼看世情,可是我也受到了惩罚——我孤独,寂寞,我对生活没有任何热情。就在这时候,大姐去世了。”

明楼叹息一声:“我对这个世界再没有任何留恋,可是我并不想死,我只是想做任何不平常的事,任何让我觉得有趣的事。然后,我遇上了那个人。”

阿诚屏住呼吸,他的声音突然有些酸涩:“是给你初拥的那个人吗?”

他有点嫉妒,他不愿去想象明楼和任何旁的人的亲密关系。

明楼立刻明白了他的心思,微笑起来。

“不。”他温和地说,“没有初拥,我转化的过程和一般人不同。”

阿诚先是有些羞愧,继而惊讶地问:“怎么不同?”

明楼说:“那个吸血鬼找上我,并不是要单纯的转化我,他想和我交换灵魂。”

阿诚惊愕地瞪大眼睛。明楼说:“他和我交换,想重新做回人。”

阿诚失声叫道:“这不可能!没有吸血鬼能做回人!”

明楼说:“现在是不能,但那是个巫术流行的时代,那个吸血鬼年纪很大了,非常擅长巫术,他征得我的同意后,用流传千年的违禁巫术交换了我们的灵魂。”

阿诚问:“你答应做吸血鬼,就是觉得有趣?”

明楼说:“对,完全不同的生物,完全不同的世界,陌生的自己,陌生的力量,当然还有永生的诱惑,我自然求之不得。”

阿诚问:“那他呢?他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明楼低着头握紧阿诚的手说:“他爱上了一个人,他想与他朝夕相伴,那个人不肯也不能堕入黑暗,所以他甘愿放弃永生,就陪他一辈子。”

阿诚问:“那个人为什么不能变成吸血鬼?”

明楼说:“因为他是一国之君。”

阿诚惊讶地抽了口气。

明楼温柔地看着他说:“他为了所爱之人不堕入黑暗,宁愿放弃永生,你说,我能在我唯一所爱终于可以站在阳光下的时候再将他拖入黑暗的深渊吗?”

阿诚脸色一变,明楼轻轻抚摸他的脸,温柔又悲哀地看着他。

“阿诚,”他说,“到你的天堂去吧,让我一个人留在地狱。”

PS:

交换灵魂是个抽象的说法,不是说俩人换身体了——虽然脸长的一样,连胖瘦也……

还有,楼诚看的那个小说是《伪装者》😃

评论(100)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