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洪季】鬼迷心窍(3)不破案,就谈情

亲,聪明伶俐的小书童不来一本吗?

预售地址:
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3)

自从给季白买过豆浆油条——外加一只茶叶蛋——之后,洪少秋已经有一星期没见到季白了。

当然,他很清楚,刑警这工作动辄加班加点,出差追逃也是常事,别说一个星期,一个月不见也正常。

可是每次回家走出电梯口他还是忍不住往季白家的方向望望。防盗门关着,看不出别的,他便编个借口去敲门。

拆了自家水龙头拿在手里:“有人吗?我家水龙头坏了,能借工具用用吗?”

胳膊底下夹着浴巾内裤:“你好,我家热水器坏了,能借浴室洗洗澡吗?”

偷偷拉了电闸:“季白,停电了,我有蜡烛你要不要用?”

可是无一例外,门关得死死的,无人应答。

洪少秋甚至认真考虑过要不要撬锁进去,又怕万一季白真在家直接把自己暴揍一顿塞进拘留所。

总之就是,季白人间蒸发,不见踪影。

洪少秋很不高兴,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不高兴。

难道他在躲我?洪少秋想,躲我干什么?不就是被我睡了两次吗,男人嘛,还计较这个?

洪少秋这个人平时就一脸严肃,这一闹脾气,更是脸色阴沉,逮谁骂谁,手下弟兄们有多远躲多远。

那天从办公室经过,听见江源在跟别人侃大山,洪少秋刚要骂“不务正业”就听见江源正说到“赵寒”两个字,便猛地停下脚步。

赵寒是季白手下一组组长,洪少秋还跟他喝过酒,他立刻问江源:“你还和赵寒有联系?”

江源吓了一跳,本以为要挨骂,看洪少秋的脸色又不像,倒有点和颜悦色的意思,于是大着胆子说:“是啊,找他喝过几次酒。”

洪少秋若无其事问:“哦?今天也打算一起去喝酒?”江源说:“哪儿会,这几天他们跑了一趟云南追逃,还没回来呢。”

“哦……”洪少秋不动声色说,背着手慢慢走开,留江源一脸莫名其妙。

洪少秋心里豁然开朗,哼着歌看看表,马上要下班了,今天周末,照例要回家吃饭。

可是手机响起来,是张妍,他接起电话,张妍在那边说:“哥,我在你们单位外面呢,你什么时候下班,我找你有事。”

洪少秋匆匆走出来,见张妍站在路边,手里提着一个点心盒子。他走过去说:“送什么点心呀,我又不爱吃,净浪费了。”

说着伸出手来接,不料张妍把手一缩,瞪起眼睛说:“谁说给你的,这是我让你帮忙转送季队长的。”

洪少秋的手被晾在半空,他惊讶地反问:“季白?”张妍说:“是啊,白糖糕,听说季队长爱吃。我刚才去他家找他,没人,你帮我送他吧。”

洪少秋满脸不高兴,接过来看了看说:“谁跟你说他爱吃点心?他不喜欢吃甜,喜欢吃辣。”

张妍眨眨眼:“哥,你怎么知道?”洪少秋咳了一声,尴尬地说:“我……我跟他合作的时候一起吃过饭。”

张妍拖长声音说:“哦——”洪少秋打断她说:“哦什么哦,好了,我下班了,跟我一起回家去。”

张妍说:“我不去,我跟朋友约了逛街,咱妈让我转告你,今晚上不在家吃饭,让你去咱家小区门口那个咖啡馆找她。”

洪少秋惊讶地说:“咖啡馆?”突然反应过来,脸色一变问:“不会又让我相亲吧!”

张妍笑:“相亲就相亲,又不是要吃了你,看你怕的。”洪少秋紧皱眉头说:“我出来租房子住就是躲这个,没想到躲也躲不过。”

张妍大笑说:“哥,话我可给你带到了,你要是不去,你知道咱妈什么脾气,到时候有你受的。”说完,也不管洪少秋如何为难,挥了挥手便自己跑了。

洪少秋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提着点心盒子回家。

离着老远就看见张妈妈在咖啡馆门口张望,洪少秋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正好被张妈妈看见,连连朝他摆手。

洪少秋不能再装聋作哑,只好不情愿地走过去,被张妈妈一把拉住,仿佛好容易逮到了一只快腿兔子,怎么也不肯撒手。

“球球啊,听妈妈讲,”张妈妈喜笑颜开地说,“你还记得吴阿姨不?小时候带你去她家玩,她还给你炸春卷吃,你吃得抱着她的腿不肯回家?”

洪少秋脑仁儿疼,拦着她说:“妈,妈,咱能不说小时候的事不?阿姨太多我真记不过来,您就说怎么了吧。”

张妈妈说:“就吴阿姨,她

女儿,姓金,叫金……”她皱起眉头:“金什么来着?”洪少秋说:“妈,妈,甭管金什么,您让我相亲是不是?”

张妈妈笑逐颜开地拉着洪少秋的手说:“可不就是,金姑娘是个医生,听说还是复旦医学院毕业的,优秀着呢。姑娘我见着了,就在里面坐着,长得可漂亮了,跟电影明星似的。吴阿姨说她从小就崇拜警察,听说你是国安的,崇拜的不得了。我跟你讲球球,我看这姑娘不错,你可得抓住机会,你现在三十大几了,要再不找个姑娘结婚,妈妈我可是对不起你死去的爸妈……”说着就去抹眼泪。

洪少秋紧着拦她:“妈,妈,您没对不起谁,是我对不起他们好吧。不就是相亲吗,我见还不行,不过咱可说好了,行不行可不一定。”

张妈妈一听洪少秋肯见,立刻收回眼泪去,欢欢喜喜说:“好,好,妈懂,你们年轻人要求有共同语言什么的,要是谈不来,妈妈也不怪你,你见就好。”

洪少秋暗中松了一口气说:“那咱们快进去吧,让人家等着多不好?”张妈妈说:“哎呀我这脑子,光顾着跟你唠叨,可不就是?快,快跟我进去。”

张妈妈紧紧抓着洪少秋的手往里走,仿佛怕他随时拔腿跑了。洪少秋被她拉到里面一个卡座,坐着的两个人见到他们都站起来。

张妈妈对着两个人说:“这就是我们家球……少秋。”又对洪少秋说:“这是你吴阿姨,那位就是金姑娘。”

洪少秋扫了一眼一个和张妈妈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还有她身边妆容精致的高个子姑娘,礼貌地微笑着打招呼。

两个妈妈没话找话,尬聊了一阵,张妈妈说:“哎呀,年轻人的事,我们掺合什么,还是让他们自己聊。”吴阿姨忙点头说:“对对,你们自己聊。”

洪少秋对相亲这些套路熟得不能再熟,客气了几句,就送她们离开,再回来,和金姑娘面对面坐下。

刚才点了餐,这会儿服务生送来了咖啡套餐。洪少秋对相亲是熟门熟路,他历来有绅士风度,自己相不中,也绝对给足女孩面子。

于是今天照例面带微笑侃侃而谈,女方也颇端庄有礼,两人言笑晏晏,竟相谈甚欢。

快结束时,门外走进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戴鸭舌帽,一进门就东张西望。服务生迎上去问他,他说找人。

洪少秋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职业习惯使他觉得这人可疑,可是仔细回忆,并不记得通缉犯中有这张面孔。

正想着,见服务生引他到一个卡座去,正是洪少秋所在方向。那男子刚走到洪少秋旁边的卡座,卡座里突然伸出一条长腿,将那人绊倒在地。与此同时,卡座里跳出两个人,膝盖顶住后腰,将那人双手扭到背后铐上。

金姑娘惊呼一声站起身,洪少秋跟着站起来。旁边又跑过两个人把男子押走。之前擒住罪犯的两个人回过身,洪少秋顿时变了脸色。

“哎哟洪队约会哪。”赵寒笑嘻嘻说,“嫂子真漂亮,哪天喝喜酒可得请我们啊,是吧三哥?”

季白面无表情,冷着脸骂:“就你话多,走了!”说完,一眼不看洪少秋,转身就走。

赵寒连忙跟上,远远地朝洪少秋摆摆手算是道别。

洪少秋站在原地,仿佛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

所以,季白是全程旁听?

“洪队长,你怎么了?”金姑娘奇怪地叫他,他说:“啊,没事,咖啡喝得胃疼。”

他在想,下次用什么借口敲开季白家的门?

(球球是洪少秋小名,是剧里设定,不是我编的)

评论(59)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