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洪季】鬼迷心窍(4)专业恋爱

小书童的预售继续进行中
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222783572&abtest=19&rn=685c4d05d23cd9737c541a2888330c64&sid=4d5250f0964df1a96e017bff3a78b986

(4)

江源很郁闷。

他跟洪少秋啥关系呀?那是多少年的朋友,不夸张地说,那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弟兄。

可是现在呢?洪少秋对着他瞪眼,就因为他吃了洪少秋车上一盒白糖糕?

其实这两天洪少秋的情绪就不对,他们去抓一个嫌疑犯,已经逼的对方只能束手就擒了,洪少秋毫无必要地一脚踹过去,踹倒了膝盖顶着后腰铐起来。

江源可不外行,那一脚踹得够重,那家伙疼得直学狗叫。

江源心里默默想,算你小子倒霉,谁让我们洪哥今天心情不好?

他也不算幸灾乐祸,谁想转眼间洪少秋的火气就撒在他身上——就因为蹲点的时候他饿了,随手在洪少秋车上扒拉出来一盒白糖糕吃了。

就他们的交情,别说吃一盒糕,就是一桌酒席,洪少秋也绝不会吝啬。可是今天,洪少秋回来看到空盒子和他鼓着的腮帮子,那眼睛瞪得,仿佛恨不得把白糖糕从他肚子里揍出来。

他怯怯地说:“哥,要不,我再给您买一盒?”

“买个屁啊买!”洪少秋骂,“现在都几点了?哪家店开门?早来不及了!”

江源困惑地问:“干啥来不及?”

洪少秋的手举到半空,停住,挥了一下,丧气地放下手说:“算了。”

江源抓抓后脑勺,一脸莫名其妙。

洪少秋有苦说不出。

那天相亲之后他恍恍惚惚的,早把白糖糕的事丢在脑后。回家后想去敲门解释,可是实在找不着理由,又想着,季白也不知道介意不介意,自己平白无故去说,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

总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吧?

他的好妹妹给他找了个好理由。

张妍给他打电话。“哥,”她欢天喜地地说,“今天我遇到季队长了。”

洪少秋浑身一震。张妍说:“特巧,他们结了一个案子一起吃饭庆功,我正好也去那个店里吃饭。”

洪少秋心怦怦跳,面儿上还若无其事说:“哦。”张妍说:“我就问他我送他的白糖糕好不好吃,他说好吃,还谢了我。别人都说他有点傲,我看一点也不,和气着呢。”

洪少秋一个激灵——白糖糕!他早忘的干干净净,对啊,给季白送白糖糕,顺便侦察一下敌情,多好的理由?不过糕还在车里呢,天气有点热,不会坏了吧?

他忙去查看,坏没坏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味道没有变,江源吃得香着呢。

他捶死江源的心都有了。

好了,现在季白不光知道他相亲,而且还知道他偷吃了他的白糖糕。

真他娘的倒霉!

洪少秋丧气得很。

或者他可以明天再去买一份白糖糕装在张妍送的盒子里,但是今天晚上他就想去找季白。

他在季白的门前来回踱步——季白在家,灯亮着,这是上楼之前他就确定过的——可是他还没想好说辞。

“要不然明天买了白糖糕再来?”他想,就在这时,他听见门里的动静。

他立刻挺直了后背——女人的声音。

洪少秋的耳朵太好使,对方又站在靠门的位置,听不清说什么,但是女人——年轻女人的声音错不了。

洪少秋觉得一股气冲到脑门儿,但他还有理智——兴许只是朋友呢?

他的气儿突然就壮起来,砰砰砰地敲门。“谁啊?”有人问,季白从来不这样问,很明显的女声。

门开了一半,果然是个女人。洪少秋沉着脸——长发美女,温婉动人,属于江源之类见了两眼放光追在人家后面要手机号的那种。

美女的目光从上往下打量他一圈,靠在门上微微一笑:“您找谁?”

洪少秋冷冰冰地问:“请问季白在吗?”“哦,在,”美女说,向身后甩了甩头发,“在洗澡呢,您等等,他这就出来。”

洪少秋的脑袋轰轰响——洗,澡?

美女奇怪地问:“您怎么了?不舒服?”

就在这时,季白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叶子,怎么了?”

美女回头说:“三哥,有人找。”季白问:“谁呀?”洪少秋憋着气答了一声:“我!”

季白走出来,穿着睡衣,头发是湿的,看见洪少秋他愣了一下。“哦。”他说。

洪少秋说:“跟你说一下白糖糕的事。”季白扬起眉:“白糖糕?”洪少秋硬邦邦地说:“我妹送你的,我吃了。”

季白把手插在睡衣口袋里说:“哦。”洪少秋说:“没别的事。”季白说:“哦。”洪少秋说:“我走了。”季白说:“不送。”

洪少秋转身就走,旁边的美女一脸莫名其妙,看看季白:“三哥?”季白说:“别理他,他有病。你等我换了衣服送你下楼。”

美女说:“你今天工作弄脏的衣服我给你丢洗衣机里了,洗好了记得拿出来。”季白说:“麻烦你了。”

洪少秋在房间里来回转,气得太阳穴怦怦跳。

这算什么呢?我这被迫相个亲还理亏得什么似的,仿佛做了天大的错事,他那边倒堂而皇之地把女人带到家里来了?

洪少秋一脚踢在茶几腿上,茶几发出委屈的摩擦声。

门突然被敲响了,洪少秋愣了愣,今天张妍不太可能来看他,其他人还不知道他搬了家,难道是……

他猛地打开门,季白面无表情地站在外面。

洪少秋不知道该说什么,季白突然推他一把,把他推进房里,自己也跟着进了门。

洪少秋一路后退,直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季白抬腿就跨坐到他大腿上,洪少秋有点反应不过来:“你……”

季白问:“你家有套么?”洪少秋说:“没……”季白站起身:“我去拿。”

洪少秋一把抓住他往怀里一用力,季白跌坐在他身上。

“不用!”洪少秋咬牙切齿地说。季白一脸不高兴:“麻烦的不是你。”洪少秋说:“我给你洗。”

(以防万一走微博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7251357346685

评论(43)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