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明氏宠物店(1)白狐(谭赵篇)

本文已出本,目前(2018年3月)还有现货,淘宝地址明氏宠物店

本文基本设定来自日漫《D伯爵宠物店》,但基本都是私设。

(1)

谭宗明突然想走路回家。

他难得提前结束了一个酒会,微醺,时间还早,于是他对司机说:“你开车先走,我想一个人走回家。”

酒店离家很近,今晚天气又很好,微凉,却不算冷,清风拂面,很舒爽。

谭宗明慢慢走着,有点疲惫,却也惬意。人流熙熙攘攘,擦肩而过的行人中,没有人认得这位上海商界呼风唤雨的金融大鳄。

谭宗明在一个街口站住,这条背街是条近路,他平时都是开车走大路,今天他想走走这条小路。

街上有很多小店,但是偏离主干道,客人并不多。

一家小店引起了谭宗明的注意。

很小的店面,木质的门窗,灯光暗淡,招牌上写着几个古拙的篆字,谭宗明勉强认得——明氏宠物店。

谭宗明不喜欢宠物,但是他觉得有点好奇——从玻璃窗看进去,里面没有任何动物。

他推门走进去,听见有人带笑招呼:“您好,欢迎光临。”

他寻声看去,是一个穿西装马甲和衬衣西裤的年轻人,二十多岁年纪,眉眼俊秀,笑得一派和气。

谭宗明打量着博古架上的花草古董,扬一扬眉毛问:“你们的宠物就是这些?”

年轻人微笑:“当然不是,不过我们的商品从不在外面展示。”他朝通向里间的一扇门偏了偏头:“只要您诚心要,我们自然会替您选到称心如意的宠物。”

谭宗明笑一笑说:“搞得这么神秘,不会是违法的国家保护动物吧?”

年轻人摇头:“我们出售的并非普通动物,我们出售给您的是一位爱人。”

谭宗明拧起眉问:“什么?”“一位爱人。”店员微笑着重复,“您最欠缺的。”

谭宗明淡淡说:“我不缺女友。”店员平静地说:“我说的不是女友,是爱人。”

谭宗明冷眼看他:“你们贩卖人口?”店员说:“不,我们只卖宠物,您买我们的宠物回家,它会带给您一位爱人。”

谭宗明不动声色说:“那我可要见识见识。”店员微笑说:“早就给您准备好了。”

他推开里屋的那扇乳白色雕花木门,地板上团着一团白雪。

谭宗明惊讶地睁大眼睛,白雪动起来,露出乌溜溜的眼睛,——谭宗明倒吸一口气,是一只白狐。

他小心地把白狐抱进怀里,轻轻抚摸它柔软的皮毛,轻声问:“多少钱?”

店员笑着说:“您随意,您觉得它值多少就给多少。”

谭宗明惊讶地看他,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丢给店员说:“里面有多少就算多少。”

他抱着白狐往外走,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回头问店员:“请问你怎么称呼?”

店员笑道:“叫我阿诚好了。”

谭宗明没有指望找什么爱人,但是他确实很喜欢这只白狐。

也说不清因为什么,就是一眼看上去觉得特别美。

大概就是缘分吧,他想,虽然这小家伙实在不好伺候。

阿诚说它叫平平,平平很爱吃,不挑剔,鱼肉都吃。谭宗明喝咖啡的时候也会跳上桌子叼走盘子里的饼干。

谭宗明听人说狐狸气味非常难闻,可是平平什么气味也没有。

它就睡在谭宗明的床上,盘作一团,露出黑色的鼻尖。

谭宗明临睡前靠在床头看书,左手抚摸它的皮毛,搔搔它的耳朵,它会发出惬意的咕哝声。

于是,谭宗明放下书,伸开手臂说:“平平,到这儿来。”

平平轻盈地跳进他怀中,他一边摸着平平的头一边说:“阿诚说你可以给我带来一个爱人,该不会是个狐狸精吧?”

平平仰起头看他,他不太确定狐狸会不会翻白眼,如果会的话,他大概收到了一个白眼。

手机响了,是个小明星,半夜撩骚,目的不言而喻。

谭宗明半真半假地调着情,却并没有旁的意思。鉴于他的身份,盯着他的男男女女数不胜数,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游戏芳丛,躲不过的,便逢场作戏。

可是平平似乎是生气了,它从谭宗明怀里跳出来,转身时华丽的白尾巴啪得甩到他脸上,打得谭宗明愣了一下。

——他是被一只狐狸打了脸吗?

“好了好了,”他好脾气地说,“别生气,我挂电话还不行?”

他当真挂掉电话,站起身说:“你先睡,我洗了澡就睡。”

他走进浴室的时候看见平平钻进他的被窝,等他出来,被窝里鼓鼓囊囊,绝不只是一只狐狸的容量。他诧异地走过去,看到露在外面的一只脚。

玉白色,脚踝瘦骨伶仃,不盈一握。

谭宗明又惊又怒,心说,哪个下人吃了豹子胆,没有我的同意敢放人进来爬上我的床!

他冷笑一声说:“不好意思,你上错床了吧。”

被子动起来,钻出一颗顶着一头乌发的脑袋,睡眼惺忪地说:“屁话,少爷我天天睡这里,你让我到哪儿去?”

谭宗明被骂愣了——竟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人,颇为俊俏,裹着被子,乜斜着一双桃花眼看他。

谭宗明吃惊地问:“你是谁?”

年轻人抿起嘴一笑说:“狐狸精。”

谭宗明用了很大的定力才接受了平平变成了人的事实。他去给平平找衣服,平平不耐烦地说:“穿着不习惯,何况明早上又变回去了。”

说罢翻身便睡。

谭宗明哪里睡得着,一个狐狸精躺在身边,光溜溜的,腰线玲珑,弯曲有致,五官眉眼,哪儿哪儿都是他喜欢的类型。

在这之前,谭宗明还不知道自己对男人的兴趣比对女人还大。

偏偏这小狐狸精还不老实,在被子底下用脚尖去勾谭宗明的小腿。

谭宗明喘了口气,翻身把他压下来。狐狸精伸出修长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笑嘻嘻地问:“您就不怕我敲骨吸髓吸了您的阳气?”

谭宗明说:“小妖精,你想吸什么吸什么。”说罢便亲了上去。

谭宗明算是体谅到古书里那些被迷惑的书生的心情了。

也是,这样让人销魂蚀骨的狐狸精在旁,谁还听得进老和尚的劝告呢?

只可惜一觉醒来身边还是一只俏狐狸,有时候谭宗明真觉得只是一场春梦。

要是当真有这么个人便好了。可是,怎么可能呢?这种哪儿哪儿他都喜欢,简直为他量身定制的人怎么可能存在呢?

直到有一天,安迪突然问他有没有做慈善的想法。

“我有个朋友是六院的骨科医生,”安迪说,“想为他的贫困病人搞点募捐,有没有兴趣?”

谭宗明无所谓,不过总归是做好事,为自己积点德也是好的。

他随便地出了点钱,安迪说对方很感激,向他保证专款专用,他可以随时监督。

谭宗明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直到有一天他去六院看望一位住院的客户,离开时遇到安迪。

“正好,”安迪说,“赵启平一直想见见您这位施主,来吧,正好他当班。”

谭宗明被安迪拉到骨科病房,正见几个医生查房出来,边走边讨论病人病情。安迪叫住了当中一个,给谭宗明介绍说:“这位就是赵启平赵医生。”

谭宗明一步也走不了,心怦怦怦跳得像个初恋的小男孩。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狐狸精穿衣服的样子,而且还是要命的医生制服。

安迪说他叫什么?

赵启平?是平平的平吗?

赵启平出现的那一天,平平就失踪了。

谭宗明去找阿诚,阿诚笑眯眯说:“祝贺您找到爱人,我们的宠物是引您找到爱人的,找到了,它的使命就完成了,自然也就离开了。”

谭宗明很是怅然,直到和赵启平睡在一起,赵启平说:“你可能不信,我觉得我早就认识你,早就跟你睡过,在梦里,很多次。”

谭宗明把他搂进怀里。

他找到他了,他的狐狸精。

评论(67)

热度(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