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明氏宠物店(2)《食野之苹》蔺靖篇

本文已出本,目前(2018年3月)还有现货,淘宝地址明氏宠物店

蔺晨头次进京,看什么都稀罕。

这京城果然不是琅琊山可比,且不说人烟阜盛,都市繁华,就是平常人家的姑娘,也比别处更有姿色。

蔺晨生性风流,最喜在美人中间插科打诨,这时候他便在一家小店里,倚着柜台跟一个小伙计玩笑。

小伙计十几岁的年纪,修眉俊目,颇有几分风流态度。蔺晨笑嘻嘻问:“小美人,你们这店里空空荡荡,到底卖的什么?”

小伙计似笑非笑道:“公子想买什么我们便卖什么。”蔺晨挑眉道:“小小年纪,倒是会说大话,我若说要买个美人呢?”

小伙计不慌不忙道:“那便卖你个美人。”

蔺晨笑着点一点他道:“你这孩子休要跟我在这里逞口舌之快,你若真能卖给我个美人,你要多少银子我给你多少。”

话音刚落,觉得脚边痒痒,低头看去吃了一惊,一只小鹿正围在他脚边拱来拱去。

蔺晨俯身把鹿抱起来,小鹿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他,看得他心里痒痒,笑道:“果然是个小美人,不过这可不作数。”

小伙计轻轻一笑:“我们店里的宠物会给您引来一位美人,保您称心如意。”

蔺晨抚着小鹿小巧的脑袋,淡淡笑道:“要有这等好事,你怎么不替自己选一个宠物?”

小伙计微微一笑:“公子怎知我没有选?”

“哦?”蔺晨颇有兴趣地凑过来问,“你选的是什么?”

小伙计粲然一笑:“白素贞。”

蔺晨仰面大笑,掏出一锭银子丢到柜台上道:“这小美人与我有缘,我收了。”

小伙计并不收,淡淡道:“公子方才说我要多少,您就给多少。”

蔺晨道:“我说的是美人。”小伙计道:“您刚才可是叫琰琰小美人。”

蔺晨低头看怀中小鹿:“琰琰?这名字不错,你说要多少?”小伙计笑着指指他的钱袋:“您有多少,我要多少。”

蔺晨挑眉道:“你这小哥也忒狠。”小伙计道:“十日之内,它带不来一位美人,您自管来砸了我们的招牌。”

蔺晨自小在琅琊山中长大,见的野物比人还多,可是这只鹿却不同。

且不说鹿眼乌溜溜清凌凌叫人爱到心里,单说那玲珑的身姿,四条修长细瘦的腿,就足足称得上亭亭玉立四字。

蔺晨一天到晚小美人小美人地叫着,尽把那青草嫩叶采来给它吃。

都说鹿是神仙坐骑,通人性,果然不错。那日蔺晨喝茶,小鹿跑到近前,不叫不闹,尽拿眼睛瞅着盘子里的点心。

蔺晨拣了一块榛子酥放在手心,小鹿便凑过来叼起吃了,小舌头舔着蔺晨手心,舔得痒痒的。

自此后蔺晨便天天弄一碟榛子酥喂它,小鹿吃了就乖乖伏进蔺晨怀里,任他抚弄。

蔺晨爱极这只小鹿,每日里也无心出门去玩,就只在客店里逗弄琰琰。

眼见十天期限就要到了,蔺晨也不在意当日打赌的事,即便没有美人,就有琰琰陪着也很好。

晚上睡觉时,琰琰都卧在床下,蔺晨怕它着凉,想抱上床来,琰琰不肯,仿佛害羞一般。

鹿到底是胆小怕人,蔺晨也只好随它去。

这一晚,睡至半夜,蔺晨忽听房间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自幼习武,最机敏不过,立时抽出枕下匕首跳起身喝道:“什么人!”

床脚处有一人,正拉着蔺晨的长衫遮挡身体,月光落在他脸上,居然一个眉目如画的美人。

蔺晨吃了一惊,用匕首指着他道:“你是何人?半夜三更怎会到我这里来?”

那人衣不蔽体,臊得满脸通红,低声道:“让公子受惊了,我……我便是琰琰。”

蔺晨平时喜读《搜神记》《幽明录》之类,如今得了一个鹿变的美人,倒也接受得来。

琰琰入夜化人,天明便恢复本体,蔺晨又怜又爱,却不敢造次。

琰琰喜静,端庄闲雅,颇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气度。蔺晨平日看来放荡不羁,如今真遇到心仪的美人,却反倒谨小慎微,唯恐惹了美人生气,又不理他。

单只夜里睡觉这事,蔺晨便费了不少口舌。琰琰不肯与他同床,只说坐一夜打个盹便好了。

蔺晨哪里肯,争来争去,最后蔺晨将被子一甩说:“你不睡我也不睡了,就坐着陪你。”

琰琰左右为难,只好说:“只怕挤着公子。”蔺晨涎着脸笑道:“挤挤暖和。”

好容易哄着一同睡了,又是为难。

蔺晨对琰琰满心爱慕,如今美人在侧,却不能一亲芳泽,仿佛百爪挠心,睡也睡不着,每天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

有时也一狠心想:“琰琰是我买来的,我便是他的主人,便是强行亲了又如何?”

可是随即便在心里抽自己两个耳光骂道:“你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琰琰虽是个精灵,却可怜可爱,你怎忍心强迫于他?”

蔺晨心里自己跟自己打着架,最后自嘲道:“蔺晨啊蔺晨,枉你落了个浪荡的名声,遇到喜欢的人,生生被逼的做了柳下惠。”

好在琰琰待他一日比一日亲密,先是叫他公子,后来便叫了“蔺哥哥”,蔺晨听着,心里受用得很。

两个人品茗聊天,蔺晨便给琰琰讲琅琊山的山川景致,讲得琰琰颇为神往,便说:“蔺哥哥,你带我去可好?”

蔺晨温柔笑道:“你喜欢,天涯海角我都带你去。”琰琰脸色微红,抿唇而笑。

两人说定了,蔺晨便择了日子启程回琅琊山。

行路自然在白天,蔺晨骑了马出城,一只手将化作小鹿的琰琰抱在怀中。

走了半个时辰,进到一片山林中,琰琰突然竖起耳朵,猝不及防从蔺晨怀中跳下,箭一般朝东边飞奔而去。

蔺晨大惊,叫了一声:“琰琰!——”催马去追,琰琰钻入灌木,消失不见。

蔺晨惊慌失措,正在这时,周围呼啦啦窜出一队士兵,手握长矛,将他团团包围。

蔺晨心急如焚,哪里把他们放在眼里,抽剑在手怒喝道:“都给本公子滚开!挡了本公子的路,休怪本公子翻脸无情!”

前面传来马蹄声,有人问道:“什么事?”士兵回道:“禀靖王殿下,有一人持剑闯来,恐对殿下不利。”

蔺晨听声音心头便一跳,连忙抬头望去,见一匹马上端坐一人,束发金冠,红袍玉带,恍然若神。

蔺晨呆呆看着,叫了一声:“琰琰……”

对方也似吃了一惊,脸上浮起一抹红霞。

“蔺……”

后半截话,他终究没有出口。

多日后,蔺晨又去找那家店,小伙计还在,见了他便笑问:“公子可是来拆我家招牌的?”

蔺晨大笑道:“这么好的招牌拆了可惜。——我是来问琰琰下落的。”

小伙计摇头道:“鹿与人不可兼得。”蔺晨咂嘴道:“可惜了。”

小伙计笑道:“可惜什么,鹿便是人,人便是鹿。”

蔺晨看他:“这是何意?”小伙计狡黠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PS:

白素贞是南宋时代故事,这里随便用了……

评论(59)

热度(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