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明氏宠物店(3)《雪豹》杜方篇

本文已出本,目前(2018年3月)还有现货,淘宝地址明氏宠物店

雪豹

杜见锋自打被一纸调令调到北平,就老大的不痛快。

他习惯了风餐露宿刀头舔血的生活,如今天天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他憋屈得很。

他娘的也不看看老百姓过得什么日子,他们饭都吃不上了,你们这些先生大人们却有心思喝酒跳舞,一个个吃饱了撑的!

杜见锋和他们合不来,没事满大街瞎转,这天日头大,走得渴了,拐进一家小店。

他大字不识一筐,招牌都没看清就进门要水喝。店里只有一个年轻伙计,默不作声送来茶壶茶碗,给他倒上。

杜见锋一气喝了三碗才抹抹嘴抬头看,见那伙计与别处不同,规规矩矩穿着洋装,倒像是个学生。

杜见锋咂嘴说:“这年头大学生也出来做小伙计?”对方微笑道:“我不是什么大学生,您叫我阿诚就好。”

杜见锋从怀里摸铜板,阿诚拦住他说:“我们不是茶馆,您用不着付钱。”

杜见锋这才发现店里确实不像茶馆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娘的,老子渴晕了头,没看清楚就往里进,白喝了你们的茶。”

阿诚笑道:“长官非要计较的话,不如买一只宠物带走。”

杜见锋不解:“啥?”

阿诚解释说:“我们是一家宠物店,我们的宠物不同寻常,您带回去,十日之内必然会给您招来一位爱人。”

杜见锋正端着茶碗喝茶,闻听此言一口茶喷出来,大笑道:“北平到底不一样,大学生也会编瞎话骗人。老子打了36年光棍,买了你们的东西几天就能找着媳妇儿?你当老子傻啊?”

阿诚也不生气,淡淡笑道:“行不行的,一试便知。”杜见锋说:“老子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是拿命换来的,平白被你骗去了我找谁申冤?”

阿诚说:“我卖您的这只宠物,您就是拿着金条也没处买去,您出多少都值。”

杜见锋来了劲头,手一伸说:“来来,拿出来让老子见识见识。”

话音未落,他就听见有野兽低沉的呼噜声,低头看去,哎呀一声,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阿诚身后走出一只白底黑斑的大家伙,杜见锋枪都抄在手里了,指着它说:“这这这他娘的是什么东西!”

阿诚一笑,俯身轻轻抚摸野兽的头,抬头对他说:“这是一只雪豹,你可以叫它小方。”

“小小小方?”杜见锋瞪着眼看这只雪豹卧在阿诚脚边——开他娘的什么玩笑!这家伙要是叫小方,那大方难道是只狗熊?

阿诚安抚道:“您不必害怕,我们店里的宠物绝不伤人。长官英明神武,只有这样的猛兽才配得上您。”

杜见锋心说:“它配得上我,我配不上它好不好?哪天它耍脾气,一爪子糊我脸上我还要命不要?”

可是他脸皮薄,不肯被人笑话,心里害怕,嘴上还硬,哼一声说:“老子怕个鸟,只不过老子出门没带那么多钱,下次吧。”

谁料阿诚似乎非要卖不可,步步紧逼说:“早说了,这只雪豹千金难得,不过既然您与它有缘,您只管付个茶钱就行。”

杜见锋一只脚往后撤,嘴里说:“今天走得急,一个铜板没带。”阿诚说:“没事,先欠着,您什么时候来付都行,欠条也不用打,您只管带走它。”

雪豹抬起头不满地瞥一眼阿诚,阿诚轻轻踢它一脚说:“再不走就被你吃破产了,走走,找你郎君要肉吃去。”

雪豹看向杜见锋,杜见锋后脖子发凉,转身要跑,雪豹弓起身子,轻轻一跃,正落在杜见锋身前。

阿诚在后面笑道:“小方真的不伤人,您好好待它就是。”

杜见锋把雪豹带回住处,把毛利民和几个警卫员吓得脸都绿了。

杜见锋装出一副强硬的架势骂:“还不快滚去给小方买肉吃!”他心说:“不买肉它就要吃我了。”

不过阿诚确实说得不错,雪豹真的不伤人,吃饱了便找个高处盘卧,一脸高傲冷漠。

日子久了,杜见锋胆子大了,就在一边抱怨,嘀嘀咕咕说:“你好歹是老子的宠物,怎么也得来让老子摸摸蹭蹭。你这样正眼都不瞅老子,让老子在弟兄们面前脸往哪儿搁?”

雪豹听他这么说,慢慢把头转过来看他,他吓得一激灵,连忙说:“你不高兴就算了,老子就是随便说说。”

雪豹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声,又安闲地转头看窗外,杜见锋委屈地说:“你要真能给老子带来个媳妇儿也好啊,老子娶媳妇的钱都快被你吃光了你怎么还不给老子变个媳妇出来?”

他嘟囔半天,雪豹也不理他,他只好关灯睡觉。

刚关了灯闭上眼,一个梦还没有做就觉得床边有动静。杜见锋是多警觉的人,抽枪跳起枪指对方一气呵成,刚要喊“什么人!”就呆住,一个人正在套他的衬衫,刚穿上一只袖子,窗外的灯光落在他身上,美得像窗外的一地月光。

杜见锋傻呆呆地看着雪豹变成的俊后生——小方开了灯,找到了杜见锋的衣服穿上,衣服有点大,穿在身上空空荡荡的,看得杜见锋脸红。

小方冷淡地讲着自己只在夜里变化人形的事,杜见锋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满心想的都是:“哎哟我的天老爷!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比戏台上的七仙女儿还好看,有了他还找啥媳妇儿啊,他就是老子的媳妇儿了!”

可是小方不苟言笑,冷冷的样子倒是和雪豹一模一样。

杜见锋这人平日里满嘴生冷不忌,可是对着小方一句荤话不敢说,心里想要亲近,面上又不敢。小方这样子比雪豹的样子还吓人,杜见锋反倒在白天里敢摸两把毛搔搔耳朵什么的。

夜长无眠,又啥也不敢做。杜见锋只好拉着小方说话。他旁的也不会说,就跟小方讲当年的事,讲他如何手刃仇人参军打仗,如何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坐到现在的位置,如何抗日打鬼子保家卫国。

小方听得眼睛晶亮晶亮,看向杜见锋时分明带了敬意。杜见锋觉得有门儿,悄悄地握一握手,小方没有动,揽一揽肩头,小方没有躲。

杜见锋暗喜,大着胆子照着脸上亲一口,被小方拧着胳膊脸朝下按在床上,疼得哎哟哎哟叫:“老子胳膊要断了!再不放明天不给你买肉吃!”

小方拧得更狠,杜见锋又叫:“老子好歹是主人,给老子点面子好不好!”

小方噗嗤一笑松了手,杜见锋揉着胳膊看小方笑,看傻了眼,拉着小方说:“你也别给我带媳妇儿了,你就给我当媳妇儿好不好?老子一辈子疼你行不行?”

小方低下头不说话,杜见锋急了,抓紧他的手说:“老子说的都是真心话,不管你是妖精还是人,老子就喜欢你一个,你带个天仙来老子也不要!”

小方抬起头,满眼的欲说还休,末了,微微笑道:“明天你要是还敢对我说,我就答应你。”

杜见锋不解其意,直到第二天他在路上遇到几个受人指使的流氓打学生,他一时义愤出手相助,把几个小子打得屁滚尿流。

谁料几个警察围住他要拘捕他,气得他大骂:“打人的流氓不抓来抓老子,你们是哪家的警察!”

为首的一个说:“我们奉局长之命维护治安,你有本事找我们局长去。”

就在这时,突然听有人冷冷说:“哪个局长让你们抓好人的?”

杜见锋听着就是一愣,连忙看去,见从旁边车上下来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板着面孔,几个警察一见他就蔫了,点头哈腰地赔笑叫:“方副局长。”

杜见锋嘴张得老大,呆呆地看着穿警服的小方,“小方”倨傲地看着他,对他说:“没有你的事,你可以走了。”

杜见锋说:“我不走,我还有事。”

方副局长问:“什么事?”

杜见锋说:“找媳妇儿,我媳妇儿说,今天我再跟他讲一遍,他就答应我。”

方副局长脸色微红,瞪他一眼说:“回去再讲,不然我现在就把你铐了!”

杜见锋说:“铐就铐。有肉吃不?”

几个警察惊恐地发现他们一向不苟言笑的方副局长笑出了声。

杜见锋去找阿诚,真的只给了茶钱。

阿诚掂着几个铜板叹气:“便宜你了,要不是物价飞涨,怎么也得敲你一半的积蓄。”

杜见锋说:“你可得了,老子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不让你倒找老子钱算不错了。”

阿诚冲他眨眨眼:“你可是唯一一个不想要宠物回来的主人。”

杜见锋说:“你以为我不知道,那雪豹就是孟韦托身的,我有孟韦,旁的啥都不用。”

阿诚慢悠悠地问:“真的什么都不用?”

杜见锋四下看了看,凑过来低声说:“不然,把那妖精打架的小画书给我找几本?”

阿诚抿嘴一笑:“行,一本一个大洋。”

PS:

钱的单位不合史实,当时用的是法币,但是我就随便一说,不深究。

评论(56)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