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明氏宠物店(5)《豹猫》洪季篇

本文已出本,目前(2018年3月)还有现货,淘宝地址明氏宠物店

豹猫

洪少秋走进这家宠物店的时候,店主正在奋力捉一只猫。

那只猫身上的花纹不同寻常,洪少秋打眼一看,还以为是只小豹子。

这只猫异常敏捷,在屋子里窜来窜去,店主追得十分狼狈,好容易要追上,猫哧溜一声钻到洪少秋身后,从洪少秋脚踝那里探出头来,冲店主轻蔑地叫了一声,让洪少秋颇有些尴尬。

店主无可奈何地推了推金丝眼镜,叹了口气说:“阿诚不在,你就翻天了。”

洪少秋低头看了看,问店主:“这是你们卖的宠物?”店主点头:“豹猫,怎么样,来一只?”

洪少秋犹豫了一下,他只是随便进来逛逛,这段时间老妈总在朋友圈给别人家猫的照片点赞,他在想要不要给老妈买一只。不过……这只豹猫看起来并不适合她老人家。

于是他说:“我只是……随便看看……”说完想走,但是豹猫叼住了他的裤脚。

洪少秋惊讶极了,店主笑道:“看来,它是非跟你走不可了。”

洪少秋弯下腰把豹猫抱在怀里,抚摸着它说:“我工作忙,常常不在家,怕照应不了它。”

店主说:“放心,它独立生活能力非常强。”仿佛是为了证明店主说的话,豹猫在洪少秋怀里傲慢地叫了一声。

店主添油加醋地说:“实际上,我们店里出售的宠物还可以给主人带来一段姻缘。”

洪少秋觉得好笑,这店主看着一副学者模样,说话倒像天桥上给人批八字算命的半仙。

他也不去拆穿他,只说:“多少钱?”店主似乎有点意外,仿佛他根本没想到价钱的事。洪少秋心想,这倒是新鲜,难道是个甩手掌柜?

就在这时,后门处有人叹口气说:“我一会儿不在就闹成这样,你说你还能干什么?”

洪少秋闻声看去,话虽说的老气横秋,却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披着件外套,脸色不大好,说完话连着咳了几声。

店主丢下洪少秋快步过去扶住他,低声责备说:“阿诚,你怎么起来了?说了前面的事不用你操心。”

阿诚横他一眼说:“不用我操心?我不来,你连价钱都不知道,黄了这笔生意,你让小白后半辈子怎么办?”

洪少秋听得糊涂,忍不住问:“谁是小白?”阿诚这才看向他,抬抬下巴说:“你怀里就是小白,价钱也不贵,就你一个月工资好了。”

洪少秋气乐了:“您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就这一只猫?”他边说边低头指小白,冷不防小白照他脸上就是一爪子。

洪少秋捂着脸跳起来,阿诚笑:“不是我要价高,是要价低了小白不高兴——您还是直接去打个疫苗再回家吧。”

洪少秋带着爪子印儿抱着小白回了家。

他也觉得自己有病,花了一个月工资抱回家一个小祖宗。每天供它吃供它喝还得看它脸色,不高兴了就一爪子上来。

洪少秋有了经验,见事不好就躲,可是小白敏捷得仿佛日常受过训练,出爪快准狠,指哪儿打哪儿。

洪少秋隔三差五地脸上挂彩,被弟兄们好一顿讥笑。

“哎哟洪哥,”他们这样叫,“又被嫂子打了?”

洪少秋愤愤地解释:“哪儿来的嫂子!是猫抓的!”

他们一脸“很懂”的表情陪着笑说:“是是是,猫抓的。放心,甭管谁问我们都说是猫抓的。”

洪少秋气歪了鼻子,可是,就算这样他也没舍得丢掉小白。

小白威风得像只豹子不说,其实,只要不惹到它,它也很乖巧,懒洋洋地趴在洪少秋腿上任他给自己顺毛,仿佛这就是它赐下的极大恩宠。

洪少秋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住,安静了却也有点寂寞。有小白陪着,热闹得仿佛添了口人。

后来,还真就添了口人。

洪少秋下班从来没点儿,那天晚上照例地又晚了,进门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一开门他就大吃一惊,灯亮着,电视开着,一个男人穿着他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吃饼干。

洪少秋习惯性地去掏枪,扑了个空,没有行动他怎么会带枪?对方却泰然自若,反倒不耐烦地说:“找了半天只有一点饼干,能不能给我下碗面吃,饿死了。”

洪少秋瞠目,这年头闯空门的也这么理直气壮了?

在他动手之前,男人向他解释了自己的身份。

洪少秋才不信这家伙是小白变的,可是对方气定神闲地列举了种种他和小白相处的细节,包括在宠物店那天的事,洪少秋才半信半疑,直到第二天早晨男人又变回小白,他不得不彻底相信。

作为男人的小白英俊,干练,眼光独到。洪少秋有时会谈起案子,他会立刻指出疑点,有些竟是连洪少秋也没有注意到的。

洪少秋大为惊讶,忍不住说:“你真的不是黑猫警长?”

小白一眼瞪过来,洪少秋大笑,反正小白现在也没有爪子,也不怕被他挠。

可是他想错了,小白冷笑了一声,一拳就朝他脸上招呼过来,洪少秋连忙躲开,小白的下一拳又到了。

洪少秋的拳脚也不含糊,两个人就在房间里乒乒乓乓地干起架来。

等他们喘着粗气停下来,两个人你缠着我我缠着你,姿势十分诡异。

小白愤愤地叫:“放开!”洪少秋不想放开,小白的脸离他特别近,眼睛睁得大大的,带着气恼的神气,可是又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洪少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亲了上去,然后他就被揍了。

小白下手其实不重,但是洪少秋故意捂着脸大声叫痛,然后从手指缝里偷看——小白的脸红到脖子根。

洪少秋觉得有门儿,于是他就开始循序渐进步步为营。

“队里的弟兄们都以为我这脸是被女朋友挠的,”他用十分委屈的口气说,“你说我多冤哪,如今连领导都不给我介绍对象了。我这三十大几的,要是娶不上媳妇可都怨你。”

小白本来在偷笑,这时候绷起脸说:“关我什么事?”

洪少秋说:“怎么不关你的事?都是你才害我被误解,不行你得对我负责。”

小白挑眉说:“怎么负责?”洪少秋说:“首先,以后不能再挠我。”

小白点头说:“好。”

洪少秋说:“第二,给我当媳妇儿。”

小白刚瞪起眼洪少秋就将他扑倒,抓住手腕制住双腿亲了上去。

小白要挣扎,洪少秋说:“你要真不愿意就揍我。”

小白举起拳头挥了两下落不下去,然后就搂住了洪少秋的脖子。

从此后,洪少秋每天神清气爽地去上班,弟兄们见了都说:“哎哟洪哥,气色不错啊,最近嫂子挺好?”

洪少秋说:“好得很——都他妈给我干活去!嫂子也是你们惦记的?”

众人灰溜溜地闭了嘴,江源凑过来说:“洪哥,咱手头这个案子,市局刑警队发现了线索,他们队长今天来给我们送材料。”

洪少秋问:“人在哪儿?”江源说:“就在你办公室等着呢。”

洪少秋快步走回办公室,推开门,一个人从沙发上站起来,警服笔挺,腰背笔直,不苟言笑。

洪少秋愣在原地,他张了张嘴:“小……”

“刑警队长,季白。”对方自我介绍说。

宠物店挂着“停业”的牌子,屋子里,店主坐在长椅上,阿诚靠在他怀里,已经不见病容。

“也不知买了小白的客人怎么样了。”店主慢条斯理地理着阿诚的头发说。阿诚笑:“总之有他受的,小白原本想做黑豹的,可是现在的人家哪有敢养黑豹的,只好委屈它做了猫,它一直憋着气呢。”

店主笑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其实也好。”

阿诚故意叹气说:“我们不也是?你说我当初放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不过,非跟着你到处跑来跑去,开店赚钱。你呢?我一会儿不在你就差点黄了生意,要是靠你,咱们的店早倒闭了。”

店主也不生气,笑眯眯说:“可不,全靠你了,白天也靠你,晚上也靠你。”

阿诚红了脸,一翻身说:“还说呢,把人折腾病的也不知是谁。”

店主抱紧他笑道:“宠物卖完了,我们也该寻我们的快活去。”

阿诚急急道:“病还没好,你又干什么!”

说罢,将身子一缩,店主只觉得怀里一空,阿诚不见踪影,一只白隼啸叫一声,飞到博古架最高层。

评论(47)

热度(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