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明氏宠物店(6)《白隼》楼诚篇(应该算完结了)

本文已出本,目前(2018年3月)还有现货,淘宝地址明氏宠物店

白隼

日月山水软山温,云蒸霞蔚,常有得道的方士散仙隐居其中。

却说有一人以山为姓,自号明楼。旁人不知他是何方人氏,也不知他多大年纪,只知他独居茅屋,每日里读书炼丹,不喜与人来往,却常与山中野物为伴。

其中有一只白隼,每晚都落在明楼檐下,明楼便开了门叫它进来,它便蜷在明楼床头睡了。

说起来这只白隼原是明楼所救,它还是一只雏鸟时被一头母狼叼走,明楼上山采药遇到了,从狼口中救了它,又把它带回家养大。

白隼知恩图报,自此后不离不弃,日日与明楼为伴。

明楼读书,它便立于明楼案几之上,明楼炼丹,它便在旁边盘旋。

一日,它偷吃丹药,化为人形,变作一个孩童模样,怕明楼责罚,躲进茅屋角落。

明楼发现了,叹息一声,拿来自己的袍子将白隼裹着抱起来道:“我不忍让你堕入人道受苦,你这又是何苦?”

白隼答:“我敬慕先生,愿终身与先生为伴。”明楼温和笑道:“事已至此,我也不能弃你不顾,既然这样,我便唤你阿诚,我独居这么久,也算有了伴。”

阿诚欢欢喜喜道:“谢先生赐名。”

阿诚跟着明楼修炼,渐渐长大,变成十八九岁少年模样,眉如山黛,眼横秋波,兼之聪慧颖悟,让明楼又怜又爱。

阿诚到底是孩子性子,天天圈在茅屋也觉憋闷,白天里便化作白隼飞出去玩,结识了许多玩伴。

明楼好奇,有一次偷偷追踪他而去,见白隼化为人形,坐在山泉边一块巨石上,怀中卧着一只白兔,身边立着一只鹿,不远处山石上蜷着一只白狐,懒洋洋地看水边一白一黑两只豹子嬉戏。

明楼心中好笑,脚下一动,有了声响,那只黑豹听到了,朝着明楼发出低低的咆哮。

阿诚也看见了,斥道:“乱叫什么,这是我家先生。”说罢抱着白兔站起来朝明楼狡黠一笑道:“先生要来便来,偷偷摸摸的,莫不是有不可告人之处?”

明楼也笑道:“你这孩子,说话不饶人的,我不过是来看看你每日里来这山里做什么,没想到你背着我交下这许多朋友了,赶明儿怕是不认先生了。”

阿诚笑嘻嘻道:“我哪里敢不认先生,我还指望着偷先生些丹药出来给这些兄弟吃呢。”

明楼指着他道:“你这孩子也忒胆大,丹药可不是随便吃的,你若是给它们吃,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阿诚道:“先生莫吓我,我晓得先生舍不得,更何况,先生即便舍得,也够不着。”说罢,俯身把白兔放在地上,纵身而起,化作白隼,啸叫着破空而去。

明楼无奈地笑着摇头。

原本以为阿诚不过是一时玩笑,不料想后来阿诚天天缠着他给他的弟兄们要丹药。

明楼说:“这丹药可不是随便吃的,先不说它们有没有造化,它们自己肯不肯做人也不知道。”

阿诚急急地说:“它们都同我说过,想做人的,不仅想做人,还想找到一个相知相惜的爱人。”

明楼狐疑地打量他道:“它们自小长在山里,哪里晓得什么爱人不爱人,怕不是你同它们讲的吧?”

阿诚脸一红,脖子一梗道:“是我讲的又怎么样?书上读来那么多故事,讲给它们听,它们都喜欢得很。”

明楼笑道:“我教你读书,你却尽读些风月故事,你还小呢,又懂得什么?”

也不知哪一句惹了阿诚,阿诚突然小脸一沉,冷冷道:“阿诚不晓得,就只先生晓得,我看先生也不过是不懂装懂罢了。”说罢,一甩袖子走了。

明楼原本只以为他使性子,过一阵子就好了,谁料阿诚到了晚上也不回来,他才着了急,打了灯笼上山去寻。

月色并不好,朦朦胧胧的,山里又不时传出野兽的嗥叫声,明楼也不在意,只一心惦着阿诚,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走了好久也不见人,明楼心急如焚,脚下不当心,滑了一跤,摔倒在地,灯笼也灭了。

他刚要挣身起来,旁边突然伸出两只手扶住他,有人抱怨道:“天黑路滑,你说你出来做什么?”

明楼握住那只手笑道:“就知道你心疼我。”

阿诚拉他起来,气道:“哪个心疼你,不过看你笨手笨脚,我一会儿不在你就变成这样。”

明楼紧紧拉着他,仿佛怕他又变作白隼飞走,叹口气说:“你这孩子也不晓得闹什么脾气,好好的不回家,这山上野兽又多,你要是有点闪失叫先生怎么办?”

阿诚不做声,半天才低低说道:“我怎么会有事,就只会瞎操心。”

明楼听出他心里愧疚,就只是嘴硬,于是柔声道:“好好好,我是瞎操心,你跟我回家就好。”

阿诚也不闹了,任由明楼拉回了家。待坐在灯下,明楼又拉着他的手问:“你究竟为什么生气?”

阿诚别着脸说:“你总是把我当孩子,我早就不是孩子了。”

明楼笑道:“我自小把你养大,自然难免总拿老眼光看你,你是长大了,以后我再不当你是孩子了。”

阿诚听明楼如此体贴温存,倒害了羞,低下头嗫嚅半天才说:“先生说的那些风月之事,阿诚也不是不晓得……”

明楼心中一动,仔细去看阿诚的脸,阿诚的脸涨的通红,就只躲着明楼。

明楼微笑了,却又叹息一声叫:“阿诚……”

阿诚急急打断他道:“先生只说喜欢不喜欢,若是先生不喜欢阿诚,阿诚从此后再不化人形,就一辈子做一只鸟陪在先生身边。”

明楼不语,阿诚眼中涌出泪来,他咬牙咽下,耸身站起,刚要化作白隼,却被明楼一把抱住。

“阿诚,别……”明楼低声道,“我不是不喜欢,只是你可要想好了,你陪我可不是一朝一夕,不知要经历多少岁月,不得转世,不得轮回。你跟了我,便再不许离开。”

阿诚含泪笑道:“你是怕我早晚厌弃了你?”明楼故作凶相道:“你要是敢,看我不把你锁在笼子里,再不放你出来。”

阿诚轻声道:“哪里用得着,先生便是阿诚的笼子。”

明楼大为感动,叫了一声“我的好阿诚”便吻了上来。

从此后两人便双宿双飞,恩爱弥笃。

天长日久,阿诚到底还是给他那些兄弟吃了丹药,它们虽有了灵性,却为寻找各自爱人,自愿堕入轮回。

阿诚求了明楼,明楼便带他开了一家宠物店,幻化动物之形,为转世的它们牵线搭桥,成就一段又一段美满姻缘。

如今大功告成,小店也歇了业,明楼问阿诚:“不如我们仍旧归隐山林可好?”

阿诚拨拉着手机,淡淡说道:“不去。”

明楼噎了一下,忙问:“为什么?”

阿诚不耐烦地说:“山里有网吗?我这网上理财怎么办?回头亏了钱你补给我?”

明楼硬是一句话说不出。

末了,叹息一声说:“翅膀硬了,管不了了。”

不过还好,床上还管得了。

(完)

评论(89)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