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现代AU】蝶恋花(3)15岁剧情补完

(3)
明台来叫阿诚一起去吃晚饭的时候,阿诚紧张起来。
他怕见那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也一样。他只记得那人七年前的样子,这些年他连他的照片也没见过。明镜和明台都没有特意给他看,他们仿佛觉得他和明楼一定也有联系,自己没有必要掺合进来。
阿诚不觉得自己需要知道明楼现在的模样,就记得他23岁的样子,就把当初的那段日子当做不再重现的过去,也挺好。
可是,当他真的要面对那个人时,尽管从没来之前就心事重重忐忑不安,还是不能和现在的心如擂鼓比。他的手心紧张的冰凉,嘴唇僵硬的发麻,跟着明台站在饭店包间的门口,心里多少次恨不得拔腿就跑,可是来都来了,今天不见,总有见的时候,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早死早托生。
可是服务员把门打开的时候,坐在里面的只有明镜。阿诚一半真诚一半心不在焉的和明镜拥抱,对她笑,说热情和感恩的话。他想问明楼,又不敢,明镜倒自己先做了解释。“真是不巧,”她带着抱怨的口气说,“你大哥前两天出差去了,明天才回来。”
仿佛临砍头遇到大赦,阿诚大大松了一口气,整个身体都松弛下来,又听明镜说:“说起来他去的正好是你那里,我以为他会去找你,跟你一起回来。”
阿诚愣了一下,恍惚中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时头脑混乱,又想不起来。

15岁的那个夏天,阿诚有了很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在上好的宣纸上写毛笔字,比如第一次试着画油画,比如第一次在干净透明的游泳池里游泳,比如第一次觉得某个人真好看。
他指的是明楼。
阿诚喜欢读书,明楼有一面墙那么大的书架,不少书都是阿诚慕名已久,却无缘一见。明楼告诉他可以看任何想看的书,只要好好爱惜。阿诚极爱惜,每次读书前都要洗手,只恨不得焚香沐浴才好,虔诚的样子让明楼觉得怜惜。
太艰涩的书阿诚半懂不懂,就来问明楼,明楼便耐心的解答。认真答疑的明楼非常好看,阿诚盯着明楼的侧脸这样想,虹膜的颜色,鼻梁的弧度,嘴角的线条,都好看。中途明楼会习惯性的看他一眼,仿佛确认他有没有听懂,明明那么严肃一个人,目光却柔软的不行,看的阿诚的心也一并柔软起来。
有时他们会讨论阿诚读过的书,阿诚正值少年,容易激动,他讲着自己的理解的时候,背挺的很直,一脸的意气风发,明楼看着他,眼睛里熠熠闪光,阿诚觉得明楼的眼睛里有自己的倒影。

那天出了一点小小的事故,吃过午饭,阿诚陪明台在庭院里玩。明台跑的撒欢儿,阿诚怕他摔了,在后面紧跟,一时不慎崴了脚。当时不觉得什么,活动活动就算了,明楼叫他们回去睡午觉的时候,他才有点疼的受不住。
他一拐一拐的往回走,远远的就被明楼看见,连忙几步从台阶上扶住他问:“脚怎么了?”“没事,”阿诚觉得丢脸,含糊的说,“崴到了,活动活动就好。”明楼蹲下察看了一下,皱着眉抬头看他一眼,阿诚从没见过他这样严厉的眼神,吓得不敢说话。明楼站起身对明台喊:“上楼睡觉去!”
明台觉出气氛不对,倒是会躲是非,一溜烟上楼回房间了。明楼扶起阿诚说:“脚脖子都肿了,楼是上不去了,先去我房间冷敷一下。”
阿诚知道做错了事,不敢做声,明楼说什么就做什么。进了房间,明楼扶他在书房沙发上坐下,然后出门去。阿诚低头看自己的脚,他穿着不到膝盖的短裤,小腿和脚都光光的,阿诚很瘦,小腿细长,脚踝更是纤细,此时却鼓鼓的肿起一块,有点吓人。
正看着,明楼回来了,拿着装着冰块的袋子。他先在阿诚身边坐下,叫阿诚把脚伸到他怀里。阿诚害羞,正犹豫,明楼抓住他的小腿拉进自己怀里,阿诚吓一跳,想收回却被瞪了一眼,只好乖乖的不动。
明楼把冰袋给他敷在脚踝上,唠唠叨叨的责备他不小心,阿诚低着头耳朵有点发红,明楼的手环住他纤细的小腿,原本微凉的皮肤在手掌下灼热起来,热流顺着小腿直往上窜。明楼正唠叨着,抬眼看到阿诚低眉顺眼,红着脸咬着嘴唇的一副窘态,一时忘了自己还要说什么。
沉默一阵,他说:“算了,你睡吧,我看着你。”阿诚不敢反驳,依他的意思在沙发上躺平,可是沙发不够长,明楼见他蜷腿蜷的辛苦,干脆说:“躺床上去。”
明楼的床是双人床,宽大,舒服,阿诚第一次躺,紧张的小心子蹦个不停。他不敢看明楼,闭着眼睛装睡,感觉却异常灵敏,明楼的手在他赤裸脚踝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清晰的要命。明楼手指修长,掌心温度偏高,阿诚不明白为什么他手指的触摸会让自己如此紧张,又有种羞耻的兴奋感。
胡思乱想着,他还是睡着了,睡得极安稳,醒来的时候太阳西沉,明楼也睡着了,就和他并肩躺在一起,长长的手臂横过他的腰,做出一个拥他在怀的姿势。阿诚扭过头,明楼的脸就在离他几寸远的地方,连一根一根的睫毛都数的清。温暖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那部分皮肤变得有些烫人。
他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明楼,心口涌起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情绪,他突然想起放学路上拦住他给他递情书的女孩子们的表情,羞怯,期待,和毫不掩饰的爱慕,他想,此刻他的脸上怕也是这种表情。
阿诚没有谈过恋爱,但他已经15岁了,该懂的也都懂了,他在明楼的睡颜前心如擂鼓,极轻极慢的凑过去,在明楼的唇上轻轻一啄,然后赶紧闭上眼睛。他不确定明楼的呼吸是不是停滞了一下,就只管紧闭着眼睛,杂乱无章的呼吸着,等了半天没有动静,才敢慢慢睁开眼睛。
明楼仍睡着,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阿诚从不曾注意自己的性向,他年纪小,又一向只知苦读,如今才知爱慕一个人是怎样滋味。是男人并不稀奇,现在社会开放,同性婚姻也有的,不过,对着明楼,他却无法消除骨子里的自卑感。
他自幼敏感多虑,从来都牢记自己的孤儿身份,明楼偏又是高高在上的名门世族,阿诚是想也不敢想的。明楼对他的温存照顾,都被他理解为同情和善心,一毫不敢有别的想法。
暑假快要结束,明楼嘱他以后寒暑假都来一起住,明镜也喜欢这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见明台跟他玩得好,又能让他辅导功课,也说要阿诚常来。阿诚本来是满心欢喜的,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知道了汪曼春的存在。
汪曼春是明楼大学时的学妹,家也在上海,叔叔是有名的商贾,真真和明家算得上门当户对。汪曼春喜欢明楼喜欢的人尽皆知,因为她还在读大学,也是趁着假期来找明楼。
不知为何明镜特别讨厌汪曼春,阿诚似乎听出有上代恩怨的意思,但没有人跟他讲明,他也不便打听。他只知道,明楼仍旧和汪曼春有来往。
那天是个意外,明台半晌想吃雪糕,只他们两个在家,阿诚见外面太阳毒,担心明台晒了中暑,便叫他在家等着,自己跑出去买,就在街道拐角处他遇到了明楼和汪曼春。

之前没见过,但他立刻就知道是她。那样明艳美丽的女子,和明楼站在一起确实般配的很。
阿诚呆呆的站着,远远的看汪曼春亲昵的挽着明楼的胳膊仰着头跟他说话,满脸小女子的娇羞乖巧。火辣的烈日下,他却觉得浑身发冷。
下一刻明楼就看见了他,明楼的表情似乎有一瞬的变化,仿佛巨浪翻涌,但即刻便平静如初。他带着汪曼春走过来笑着问:“你怎么在这儿?”阿诚没说话,汪曼春问他是谁,明楼说:“他是我新认的弟弟阿诚。”汪曼春以为他玩笑,打趣了几句,阿诚冷眼看他们笑谈。
最后明楼才仿佛想起他似的,嘱咐他说:“外面太阳毒,快点回家去。——今天的事,别和大姐说。”阿诚淡淡的答:“好。”
他果然没有对明镜说,没有对任何人说,就只是,暑假结束返校之后,他再也不想见到明楼。

不是嫉妒,也不是怨恨,就只是看到一个事实——他不爱他,他不配他。
阿诚虽然年幼,心思极重,又极狠。毫无希望的爱恋,从来都是断的干干净净,毫不留情。
这些年,他不和明楼联系,不知道他的模样,不去想他是不是结婚了,就算不是汪曼春,也会是别人,总之,他知道不可能,就主动的把明楼驱逐出自己的世界,斩草除根。
可是现在,他又要见到他了,他和他的距离近到只有一个昼夜,他慌张的问自己,阿诚,你准备好了吗?

PS:
没有楼春没有楼春没有楼春,重要的事说三遍

评论(24)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