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现代AU】蝶恋花(6)

明楼深深吸了一口气,幼鹿让人怜惜,而豹子则引人沉迷。

(6)
阿诚确实是个非常得力的助手,他聪明机敏,一点就透,又和善谦逊,一脸不经世事的青涩,任谁都不禁心生怜爱,但凡他向谁请教什么事,对方都恨不得倾囊而赠。偶尔做错了什么,大家也都能体谅,没有多久,阿诚就已经对工作驾轻就熟了。
这一切,明楼都看在眼里,暗中得意。他早认定阿诚是百里挑一的人才,他自己睿智练达,最不能忍受别人的愚钝,阿诚虽不及他老辣,却聪颖灵秀,这样的人在身边,不仅悦目,而且赏心。
一个月后,明楼开始带阿诚到一些社交场合,——当初说好的不加班按时回家给明台辅导功课的话,早被明楼甩在脑后。阿诚倒也没有反对,他很清楚,无论以后他离不离开,今天的经历都是极为宝贵的财富。
一开始阿诚略有些手足无措,明楼在关键处提点几句,他便豁然开朗。其实,这些年的辛苦日子过下来,察言观色是他最不生疏的事。为了生计,他打过各种各样的工,被责骂受刁难都是寻常事,而如今他穿着明楼为他选的名贵衣服,身板笔直,气度优雅,配上英气逼人的眉眼,哪里像个助理,分明商界新贵。

明家的生意做的很大,明镜和明楼负责各自的领域,互不干涉。明楼主要做的是明家老品牌的香水,最近有一个新品要发布,明楼叫阿诚跟着做,边做边学,阿诚尽心尽力,做的不错,最后的发布会很成功。
发布会之后的庆功酒会,公司接待了很多业界朋友和合作伙伴,阿诚忙前忙后,总算有点空闲可以喘一口气,却看见入口处有点争执,忙赶过去,见门卫拦着一位女士,就问怎么回事。
门卫说:“这位女士说邀请函丢了,我请她找到了再进。”阿诚不动声色的打量,女人三十多岁年纪,衣着精致,气度不凡,他展开一个微笑伸出手去:“南田洋子女士,没想到是您,请原谅手下无礼。”
面前的日本女人握住阿诚的手,用近乎标准的中国话疑惑的问:“你是……”“我是明先生的助理阿诚,一周前的慈善晚会上我见过您。”阿诚毕恭毕敬的说,向门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南田洋子的企业刚入驻中国不久,但公司实力雄厚,明楼告诉过阿诚,她是明家最强的竞争对手。阿诚记得清清楚楚,邀请名单上并没有她,想必她是想探探明家香新品的虚实,于是干脆光明正大请她,也好方便监控。

南田被他让进大厅,不由得多看了阿诚几眼,对这样过目不忘又办事得体的英俊助理不禁颇为欣赏。
阿诚不知道南田究竟想探听什么,于是他决定把她始终控制在自己视线范围内。他带南田看了新品的试用装,笑着说:“我刚来公司没多久,对香水了解不多,不懂什么前调中调,您还是自己来体验吧。”
他抽出一条手帕,将香水滴在上面,然后用修长的手指拈住手帕一角,轻巧而迅速的在空中一抖,手帕在空中划过一条优雅的弧线,覆在上面的香水飞溅出来,南田只觉得空中充满曼妙的香气,香气背后,便是阿诚微笑着的如画的眉眼。
这是一种法国极古老的赏鉴香水的方法,阿诚见过一次便记了下来,虽然第一次做,手法并不熟练,但阿诚胜在人才俊美,手势优雅,仿佛比香气还要迷人。
南田轻轻拍手笑道:“香水果然好,阿诚先生手法更妙。”心里不禁想:“这样玲珑剔透的人才,若是为我所用多好。”
他们的举动,都落在远处明楼的眼里。

明楼一开始见到,就猜到阿诚用意,暗自笑阿诚果然心思缜密,自己没有看错。后来见阿诚试香的惊艳一幕,心中不禁一荡。
自从阿诚穿了正装来公司工作,便全然不见T恤仔裤的学生气质,西装领带衬出说不出的风情。明楼熟悉阿诚在自己面前的乖巧温柔,犹如稚嫩的幼鹿,却很少见到他在别人面前的玲珑剔透,这样的阿诚,如同一只豹子,将锋利的爪牙隐藏在表面的慵懒优雅之后。
明楼深深吸了一口气,幼鹿让人怜惜,而豹子则引人沉迷。

酒会结束后,阿诚开车送明楼回家。阿诚半个学期前拿的驾照,明楼出来应酬难免喝酒,于是便由阿诚开车。
车上,阿诚主动讲了南田的事,明楼一声不响的听着,末了说:“看来她很欣赏你。”阿诚笑了一下,带了一点得意的神色:“她问我想不想得到一个更好的职位。”“哦?”明楼不动声色,“她想挖墙脚?我的阿诚果然受欢迎。”
阿诚为那句“我的阿诚”心跳快了一拍,听明楼又问:“怎么样,你打算答应她吗?”阿诚吓一跳,急急辩解道:“当然不会!”明楼笑了一下,打断他:“我当然知道你不会,但是我要你接近她。”阿诚不明所以的从后视镜里看着明楼,明楼说:“目前公司正准备和一个大客户做生意,而据我所知,南田也看中了这个客户,如果让她抢在前面,我们将错失很大的一笔市场份额。”
阿诚问:“大哥是让我……”“你接近她,她必然会想从你这里获取公司的商业机密,我要你给她传递错误的信息来误导她。”阿诚明了的点点头:“明白。”明楼嘱咐:“记得一定要自然,不要让她起疑心。”“大哥放心。”
明楼盯着他的背影,不再说话。

到家的时候,家里人都睡了,阿诚想上楼,却被明楼叫住。“到我房间来一下。”明楼说,阿诚跟着他走了进去。
关上房门之后,明楼转过身来,阿诚迎着他的目光:“什么事,大哥?”明楼勾了勾嘴角,眼睛里却毫无笑意:“南田是三十岁的单身女人,你接近她,可要把握好尺度。”
阿诚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红了脸:“我……知道,再说她比我大那么多,我不会……”明楼挑起眉:“哦?这么说,你不喜欢比你大的喽。”
阿诚不知道该怎么接,明楼见阿诚衬衣领口处有些褶皱,便慢慢替他抚平,阿诚屏住了呼吸,隔着薄薄的布料,明楼手指的热度传到他的皮肤上,他觉得异常灼热。他艰难的叫了一声:“大哥……”
明楼的手指停顿了一下,阿诚看到他眼中有危险的光闪过。明楼收回手背在身后,用平板的声音说:“回去睡觉吧,记得我说的话。”

评论(16)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