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现代AU】蝶恋花(7)

(7)
南田洋子顺着酒店包厢外的走廊向前走,脚下铺着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无声无息,这样一来,拐角处传来的说话声就异常清晰了。
她本无意去听,但听到一个人的名字,她停下了脚步。“阿诚,”一个低沉的男声说,“刚才的事我就算你一时糊涂,以后再要自作主张,我就撤销你的一切职务!”“大哥……”“公司里没有大哥!”
南田凝神听着,觉得蛮有趣似的露出笑容。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南田等着,果不其然,阿诚从拐角处走出来,双肩耷拉着,正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看到南田,他一惊似的,连忙把烟塞回口袋,瞬间恢复了平日的精明干练,微笑着打招呼:“南田小姐。”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南田也不提刚才的事,只是微笑。阿诚说:“跟明先生在这里招待客户,南田小姐呢?”“刚送走一位朋友。”“哦。”
阿诚略有些尴尬的站着,似乎在准备找个借口离开,南田截住了他。“阿诚先生,”她问,“上次关于邀请你来我公司工作的事,不知考虑的怎么样了?”阿诚微愣之后,立刻显出坚决的表情:“我已经说过了,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明先生是我大哥,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是不会离开他的。”“哦?”南田微笑,“是吗?”
她在阿诚脸上捕捉到一闪而过的奇怪表情,仿佛说谎被人抓住了把柄。她觉得今晚走到这一步已经足够了,于是她似笑非笑的向着阿诚伸出手来:“阿诚先生,没有一成不变的事情,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可以随时联系我——你知道我的手机号。”
阿诚没有答,面无表情的和她握了手,只说了一句:“再会。”

阿诚回到包厢,明楼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轻轻摇晃着高脚杯。“完事了?”他头也不抬的问。
“哎。”阿诚答着,去收拾明楼的大衣,“客人都走了,我们也走吧。——对了,以后这段时间我可能常常不在公司,你知道……”明楼盯着他的背影,阿诚回身时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大哥?”他有点不安的喊,他在想自己有没有做错什么。
明楼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慢慢站起身。“没事。”他淡淡的说,伸手示意,阿诚过来给他穿上大衣。“你抽烟?”明楼突然问,正在给他的大衣理平褶皱的阿诚顿了一下。“啊……”他小心翼翼的说,“大哥怎么知道?”
明楼用目光示意了一下,阿诚看见那支塞进口袋的烟露出半个头,他连忙把它塞回去,讪讪的说:“大学时候闹着玩,我瘾不大……”“不是好习惯,”明楼语调平平的说,“能戒就戒了。”
阿诚没有做声,半晌,笑了笑说:“大哥还把我当孩子呢。”明楼扫他一眼,见他避着自己的目光,暗自叹一口气。
一半的他留恋小阿诚的稚嫩纯真,一半的他又贪图现在的阿诚的玲珑乖巧,可是他却不能确定阿诚从七年前就开始的莫名其妙的逃避是不是他所以为的那个理由。如果不是,如今的他,就是在自讨苦吃。
“算了,”他略有些疲惫的说,“回家。”

三天之后,阿诚给南田打了电话。
他约南田见面,语气在镇静之下露出一点焦灼,南田笑了笑说:“我现在在跟客户谈生意,过会儿你等我电话。”
挂断电话,她惬意的向后靠上沙发椅,——没有什么客户,但她得让阿诚等着,让他焦虑不安,让他失去和自己谈条件的底气。
两个小时后她才给阿诚回电话,约阿诚在一家咖啡店见面。她赶到的时候,阿诚在窗口的位置等着,她注意到阿诚面前的柠檬水已经见了底。
“南田小姐。”阿诚一见她就站起身,似乎在竭力隐藏自己的仓皇。“阿诚先生。”南田在他面前坐下,点了咖啡之后,她微笑着打量阿诚:“你这是……想通了?”
阿诚的手指摩挲着杯子,带着不耐烦的节奏:“您真能给我一个合适的职位吗?”南田没有马上回答,她慢条斯理的搅拌着咖啡,端起来喝一小口,轻轻放下。“你为什么在今天决定要找我呢?”她问。
阿诚露出一丝尴尬,但很快恢复了镇定:“一点小事,就是上一个客户,我和他私下里达成的协议被明先生发现了。”南田歪着头看他:“就是上次你们在酒店里谈论的?”“不,是……另一个……”南田做了个明了的表情:“这么说,你做这类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阿诚急促的笑了一声:“虽说我叫他大哥,但他毕竟不是我亲哥,我现在也没有正式的职务,他只说让我在暑假帮帮忙,将来找到更好的助理,我随时都会被他开掉。谁也不是傻瓜,我只是想给自己攒点钱,留条后路。”
南田点点头:“你倒是坦诚。——说实话,阿诚,我很欣赏你,但是如果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把你任命为部门经理那样的职务,恐怕我手下的员工不服。不如——”她笑笑:“不如你想想办法,做点什么让大家哑口无言的事。”
阿诚低头不语,南田看他一张俊脸上阴云密布,不由得觉得怜惜。像她这样年纪的独身女子,本就容易对阿诚这样处在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年轻人心生怜爱,何况阿诚又极善利用自己的样貌,做出可怜可爱的表情。南田想一想说:“你也别太为难,如果我遇到什么难事,你能帮一点忙也算。”
阿诚抬起头,南田笑道:“别烦恼了,不介意的话,我们去酒吧喝一杯?”

阿诚很晚才回家。
房子里黑洞洞的,他怕影响大家,也不开灯,摸索着到了楼梯边,右手边明楼卧室的门开了,光线落在他身上,他有点惊讶的压低声音问:“大哥,还没睡?”逆光的明楼看不清表情,只简单的命令道:“进来。”
阿诚走进房间,随手关上门。明楼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不安的强笑了笑:“大哥你这是……”“你喝酒了?”明楼打断他,冷冷的问,阿诚迟疑了一下,他没有喝醉,但烟酒味很重,还混合着女人的香水味,明楼一定闻到了,他的表情极为阴沉。
阿诚试图笑一笑打破压抑的气氛:“南田要我陪她喝酒,已经有了很大进展,我能肯定她相信我了。”“那很好,”明楼不带感情的说,“但是我告诉过你要把握好尺度。”阿诚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我没做什么……”“你还想做什么!”
明楼突然抬高的嗓音把阿诚吓了一跳。“大哥……”他也变了脸色,“你不相信我?”明楼冷冷一笑:“我是想相信你,但是你的酒品实在让人难以信任。”阿诚瞪起了眼睛,明楼似乎在暗示一些事,一些非常重要他却已经遗忘的事。
明楼在最后一刻克制了自己,他背过身去,深吸了一口气说:“好了,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阿诚机械的说:“大哥,晚安。”然后走出来,走上楼梯,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却迟迟没有拧动。突然,电光火石一般,他想起了什么事,一件让他失魂落魄浑身发冷的事,他猛地转身,乒乒乓乓的跑下楼,猛地推开明楼的房门。
明楼朝他转过身,他脸色煞白,劈头就问:“那天,是你?!”

评论(20)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