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3)阿诚杀人放火啪啪啪的日常

(3)
“所以,你没杀的了他,反而被他睡了?”
阿诚的脸色很难看,对面沙发上的女人一直竭力忍笑,到这时实在忍不住,纵声大笑起来。
“滚滚滚!”阿诚把杀人的目光投过去,要不是贵婉这个女人当时在外面接应,发觉了他们的事,他是打死也不肯告诉她的。
贵婉一边笑一边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手势:“好好,我不说了。”她咳了两声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这笔生意怎么办?青瓷的名声可要砸在你自己手里了。”阿诚咬牙切齿的说:“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杀了他。”的确,现在已经不是生意的问题了,这是私仇。
“好吧,”贵婉懒洋洋的划拉着手机,“反正客户知道毒蛇不好对付,没有设定时限。不过,这段时间你可不能什么活儿都不干。”阿诚瞥她一眼:“下一笔生意?”贵婉把手机转过来对着他:“汪芙蕖。”
阿诚接过手机翻看资料,贵婉在旁边说:“汪芙蕖为人谨慎,几乎没有漏洞。虽然他喜欢男性Omega,但都是心腹人找来的极为安全的对象,我们无法介入。不过,明天晚上他要在鑫龙酒店召开一个酒会,我可以安排你作为服务生混进去。”

第二天晚上,阿诚准时出现在鑫龙酒店的贵宾区。汪家包下一层楼,安保做的非常完善。阿诚一身银白色的服务生制服,用专业手法端着亮晶晶的银器在人群中穿梭,倒是没有引起怀疑。
汪家势力很大,来的都是贵宾,阿诚体贴周到的给客人们送酒,没有急于接近目标。汪芙蕖五十多岁,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暗地里却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和他结仇的人不计其数,也许雇佣阿诚的客户就在这房间里。
阿诚不关心客户,他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自己的计划。他已经第五次从汪芙蕖身边经过,特意调制的Omega香水甜腻迷人。前三次汪芙蕖并没有注意他,第四次,他从银器的反光上看到汪芙蕖盯在他背后的目光。
阿诚身材修长,服务生制服收身收的很紧,完美的勾勒出他纤细的腰线和挺翘的臀部。汪芙蕖的眼睛从上到下勾了一圈,阿诚知道,时机差不多了。
他有意迟了一些才第五次走到汪芙蕖身边,他并没有看他,侧着身恭敬的给一位客人送酒,再转过身,汪芙蕖把空酒杯搁在他的托盘上,眼睛盯着阿诚,去取托盘上离他最近的那杯香槟。
阿诚迎着他的目光慢慢的勾起嘴角,眼睛微眯,如墨的虹膜里波光潋滟,着意散发出的信息素紧紧缠住对方挑逗。汪芙蕖的喉结滑动了一下,一口把酒干了,手不引人注意的伸到阿诚身后,在阿诚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阿诚维持着笑容,心里恶狠狠的模拟着怎么扭断这老东西的脖子。汪芙蕖向他探过身:“你们这里的卫生间在哪儿?”他的眼睛有点发红,刚才那杯加了药的酒起作用了。阿诚微笑着柔声说:“我陪您去,先生。”
一切顺利,只要离开这里,阿诚三分钟之内就能完成任务。可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个女声:“叔叔,我来迟了。”

阿诚回过身,面前站着一个明艳的女人,正挎着一个男人对着汪芙蕖笑。阿诚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僵了半秒——明楼。
“曼春啊,你和明楼一起来了。”“是啊,我们先一起看了场电影,所以来晚了,您可别怪罪。”“哪会,你们年轻人嘛,就该多玩玩。”
两个人说的话,剩下的两人全没听进去,明楼盯着阿诚,信息素倒不见异样,眸子里却怒火熊熊。阿诚想他刚才一定看见汪芙蕖摸自己屁股的事了,这他妈关你什么事,你不是也挽着个女人吗?
阿诚焦心的是没有时间了,那杯酒会让人情动,剂量不大,但发作起来别人也能发现异常。他必须马上把汪芙蕖带走,可是他这个侄女汪曼春却唠唠叨叨,阿诚的眼睛在两人间飞快地转来转去,就在这时,明楼突然开了口。
“曼春,”他极温柔的说,“那边有几个朋友,我想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可以吗?”明楼一说话,汪曼春立刻满面含春的看向他,笑盈盈的柔声说:“好,我陪师哥。”回头对汪芙蕖说:“叔叔,那我们走了。”汪芙蕖正心痒难耐,连忙笑道:“好,好,正好我也有事。”
他目送侄女和明楼离开,转回身,那个屁股挺翘的Omega小子早已把托盘放好,垂手等着自己。他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笑笑,朝阿诚走去。

走出大厅,顺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往前走,汪芙蕖的药性已经完全发作,他满脸通红,乜斜着一双三角眼,把自己挂在阿诚身上,手在阿诚身上乱摸。
阿诚忍着恶心把他拖进无人的卫生间推进一个小间里,看了大门一眼,确认安全之后,回头抱住汪芙蕖在他胸前乱拱的脑袋,干脆利落的一扭,汪芙蕖的脖子发出可怕的卡吧声,顿时气绝。
阿诚将他安顿在马桶盖上,出来关门,用一根带钩的长铁丝从门上探进去挂住插销慢慢移动,哒的一声锁好。然后打开卫生间门,四下扫一眼,快步走出来,从安全楼梯下楼,一路上脱掉制服丢进垃圾桶,露出里面一套早准备好的便衣。

阿诚从后门走进地下停车场,走向自己的车。走到中途听到身后细微的声音,他猛地回身,举枪,消音手枪发出啪的一声,子弹击中一辆车的挡风玻璃,却在空中跳开,玻璃上只留下一点痕迹。
阿诚举着枪歪着头看着——明楼。副驾驶座的车门自动打开,明楼命令道:“上车。”阿诚提着枪走过来,几步路的距离他在考虑要不要顺手把明楼就地射杀,可是等上了车还是没主意,反倒被明楼擒住手腕下了枪,丢在后车座上。
明楼一语不发的将车开到路上,信息素在狭小的车厢里汇集,扭曲,翻滚着冰冷的怒气。阿诚忍不住打个冷战,开口问:“你为什么不阻止我?”明楼眼睛看着前面,冷冷反问:“我为什么要阻止你?”阿诚耸耸肩:“你不是和汪芙蕖的侄女打得火热吗?”
“汪曼春只是一颗棋子。”明楼的声音里毫无感情,“我倒要感谢你除掉汪芙蕖这个绊脚石。”阿诚冷笑:“真是郎心如铁。”明楼不理他,却突然刹住车。
阿诚坐直身体向外看,车停在一条幽僻的小巷里,他转头警惕的看着明楼,明楼摘掉安全带勾起嘴角一笑:“我帮你,你得有所回报才行。”

阿诚下意识的去拉车门,门已经被锁死,他气的大骂:“你他妈的还搞上瘾了!”一拳就朝明楼揍去,明楼略略一闪,接住阿诚的拳头,往怀里一拉,不管不顾的就亲了上来。
阿诚狠狠的咬他一口,明楼不得不放开,阿诚纵身扑向后座去抢自己的枪,明楼打开车门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阿诚倒在地上摔的眼前冒金星,明楼走到他面前,俯身揪着衣领把他从地上揪起来,舔了舔自己唇上的血迹,沉沉一笑:“你真的不想?”
说罢,Alpha信息素铺天盖地汹涌而来,从每一个毛孔钻进阿诚的身体,阿诚腿一软,被明楼就势搂进怀里。阿诚昏沉的大脑在想,这个天杀的Alpha简直就是天生来克他的,他对他毫无抵抗力。
他被明楼压在车前盖上,他两条修长的腿缠住明楼的腰,他们的亲吻像野兽的撕咬,两种信息素交缠在一起,浓郁的几乎要爆炸。明楼进入他的时候,他仰起头发出黏腻的叹息,脖颈弯出优美的曲线,明楼俯身咬了咬他的喉结,在他耳边凶狠的说:“再让别的男人乱摸你,我会惩罚你惩罚的更严厉。”
“明楼你就是个混啊!——”陡然高亢的声音在黑漆漆的陋巷响起,然后是高高低低的呻吟,喘息,伴着偶尔的几声咒骂。
黑暗的角落,将情欲、秘密和杀机统统包裹起来,无人知晓。

评论(21)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