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5)总是以事后开篇╮(╯_╰)╭

(5)
房间里,两种信息素还交缠的难解难分,其中夹杂着浓烈的情欲味道,阿诚脸朝里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光裸的背部毫无遮掩,优美的弧线从脖颈一路滑向臀部,才隐没在被子里,腰上还留着青紫的掐痕。
一只手摸上他颀长的脖颈,按了按肩颈处的腺体,阿诚的身体敏感的颤了一下,明楼的指尖轻轻刮蹭缝针落下的伤痕。“特意做的手术?”他问,听不出情绪,阿诚略带沙哑的说:“当然,做我们这行,总不能让人轻易标记了去,何况,这样还可以抑制发情。”
明楼没有说话,拇指和食指轻轻捏起那片皮肤摩挲,火辣的感觉从腺体处散布全身,阿诚忍不住翻过身骂道:“你他妈有完没完!再烦我……”“杀了我?”明楼俯下身笑,“我们是不是都忘了,我还是你的刺杀目标?”
阿诚瞪他一眼:“如果有冰锥,刚才我就动手了。”明楼扬起眉笑起来:“你真能舍得杀我?”他的手顺着阿诚的脊背伸进被子,不知在什么地方掐了一把,阿诚触电似的从床上跳起来,翻身跨坐在明楼身上,一只手锁住明楼的咽喉,急赤白脸的叫:“我现在就能杀你!”
明楼连笑容都不曾收回,反而将两只手搭在阿诚腰侧,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信息素由淡而浓,由松而紧的缠绕住阿诚,攫住他的呼吸,使他因微微的窒息而急促喘息。
“好了,不闹了。”明楼的口气仿佛在哄不听话的孩子,“已经很晚了,快点睡,明天我还有事。”阿诚喘着粗气,被明楼擒住手腕往外一拨,顺势翻身压在身下。“睡吧。”明楼伏在他耳边用气声说,信息素骤然变得松弛而舒适,像大海一样将阿诚温柔的包裹起来。阿诚被催眠似的闭上眼睛,太困倦的身体在信息素的安抚下,很快沉入梦乡。

做杀手这么多年,这是阿诚第一次在别人的床上醒来,等他下了楼看到餐厅桌子上摆着的早餐时,感觉还不错。
“你会做饭?”阿诚在餐桌边坐下,问对面正在给吐司涂果酱的明楼,明楼看他一眼:“我们家还没有破产,——当然是有仆人了。”阿诚四下看一圈,好奇的说:“在哪儿?我以为只有你和明台两个人。”
明楼把涂好果酱的那片吐司递给阿诚,自己又拿起一片开始涂:“仆人和保镖都有,只不过平时都在自己该在的地方呆着。如果只有我们两个,这些年你以为我们能活下来吗?”
阿诚耸耸肩,咬了一口吐司,专心吃饭不再说话。
饭后,早有人把明楼的车开到门口,明楼叫司机留下,自己亲自开车带阿诚出门。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阿诚想抽支烟,明楼照例不给,他托着下巴无聊的看着窗外。
这是一条偏僻又破旧的街道,两边很多废弃的旧房,还有一些拆了一半的废墟。阿诚原本呆滞的目光在看到路边一个探头探脑的人之后,陡然警醒起来。他猛地坐直身体。“有情况!”他厉声说,与此同时,明楼猛打方向盘,躲避突然窜出的一辆货车,车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叫,堪堪从货车前面飞驰而过,却一头撞上下一辆拦截他们的车。
砰的一声,明楼和阿诚被安全带勒的生疼,车头已经变形,挡风玻璃出现细密的裂纹。两个人迅速解开安全带,在枪响之前俯身趴下。暴雨般的子弹打碎挡风玻璃射进车里,两个人竭力往下躲避,明楼的手一直压在阿诚头上。
扫射了一阵,枪声停了,对方大概是打算来察看他们死了没有。明楼在狭小的空间里对阿诚做个手势,阿诚心领神会的点头,明楼竖起三根手指,然后两根,一根。
两个人同时坐起,背靠着背,双手持枪对准窗外,啪啪啪啪啪,围上来的五个人被同时击毙。一颗子弹从斜刺里射进来,阿诚踹开车门跳出去,就地打了个滚儿,抬枪就射,远处一人惨叫着从楼上摔下来。
阿诚握着枪警惕的四下看,除了浓浓的硝烟味,没有一点动静。阿诚回头找明楼,明楼正蹲在一个人身边检查,阿诚走过去,看见明楼捋起那人的袖子,露出手臂上一个飞鹰的刺青。明楼看了阿诚一眼,阿诚点点头:“同行,挺有名气的,要请他们可是得出大价钱。”明楼站起身拍了拍手,淡淡的说:“看来,想要我的命的人不止你一个。”

贵婉被急促的敲门声惊动,几步赶来开门,惊讶的睁大眼睛:“阿诚?出了什么事?怎么这副样子?”
阿诚推开她走进房间,不耐烦的问:“我们的客户到底是谁?”贵婉皱眉:“什么?”“要我们杀明楼的客户到底是谁!”贵婉的脸色阴沉下来:“你怎么了?忘了规矩了?不问客户信息是我们的原则,也是我们保命的法子。”
阿诚摊开手,让贵婉看自己的一身狼狈:“今天我差点也被打死。”贵婉伸手想触碰阿诚,又收回来:“怎么……”“又有一队杀手半路劫杀明楼,差点连我也杀掉。”贵婉犀利的瞥他一眼:“你和明楼在一起?”
阿诚不做声,打开贵婉的电脑,被贵婉一把攥住手腕 。“你和明楼来真的?”
阿诚甩开她的手:“什么真的,明楼是我的目标,我不允许别人插手。”他翻着电脑里的文件夹:“哪个是客户信息?”贵婉啪的拔下电源,屏幕一下子黑了,阿诚跳了起来:“你干什么!”
贵婉扬扬手里的电源插头,冷冷的说:“阿诚,我可不能让你胡来,这个客户得罪不得,要是让他知道你不仅毁约,还给明楼通风报信,我们全都活不了!”
阿诚紧紧的盯着她:“那么说,你确实知道他是谁?”贵婉沉默许久,叹一口气。“我一开始就不该接这个活儿,都是我贪图佣金,现在摆脱也摆脱不了。这个客户非常有势力,而且出手无情,你不想杀明楼就算了,算我们没那个本事,我退定金,让他另请高明,但你千万别帮着明楼与他作对,我们得罪不起。”
阿诚沉默着,目光咄咄逼人,贵婉毫不退让的回视,许久,阿诚掉开目光。
“算了。”他说。

PS:
开头阿诚提到的冰锥梗,来自于莎朗斯通的《本能》,暴露年龄的电影→_→

评论(15)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