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7)台诚暗示预警

不会坐实台诚,具体见关于此章的公告
(7)
明台开着车,不时担心的看一眼副驾驶座上的阿诚。
阿诚颓然的歪在座位上,眼神呆滞,头发蓬乱,满身满脸的尘土和血痕。上车之后,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实际上,他是被明台硬拉上车的,不然他大概会跪在贵婉旁边直到警察或下一批杀手赶到。
明台最后看了阿诚一眼,把车开进自家院子。
保镖跑来接下了车子,明台拉扯着阿诚跌跌撞撞的走进房里。明楼大概听了仆人的报告,正从房间里出来,迎面遇上。他扫了两人一眼,对仆人说:“给阿诚先生准备房间休息——明台,你回房间收拾一下。”
明台受了点轻伤,清洗过涂了药也就好了,他对明楼讲完事情的经过,站起身:“我去看看阿诚怎么样了。”明楼摇头:“你睡觉去吧,我去看他。”明台锲而不舍:“他的房间就在我房间旁边,方便。”明楼抬起眼睛看他一眼,加重语气说:“我说不用了。”明台还想说什么,在他的眼神下闭了嘴。

明楼走到客房门口,拧了拧门把手,锁着,抬手敲门,没人应声。他转身想走,想了想又停下,掏出钥匙回去打开了门。
房间里一片漆黑,明楼打开灯,坐在窗口的阿诚举起手遮挡刺眼的灯光。他仍然一身狼狈,没有洗澡,也没有换衣服,嘴里咬着一支烟,房间里满是呛人的烟味,混合着毫不收敛的Omega信息素,让明楼狠狠的皱了皱眉。
明楼有点艰难的从满是原始意味的信息素里穿过,走到阿诚面前,阿诚抬起头,脸在雪亮的灯光下白的毫无血色,原本静水深潭般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明楼从他嘴里抽走香烟,面无表情的说:“在我们家,就要守我们家的规矩,去洗澡,然后上点药。”阿诚盯着他,慢悠悠的站起身,甩下外套,然后开始解衬衫扣子。
明楼冷冷的看着他,阿诚毫不遮掩的当着他的面脱光自己,然后从容的走进浴室。听到淋浴的水声响起,明楼全身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弛下来。
空气中的Omega信息素并非有意勾引,只是肆意放纵罢了,却更让人心焦气躁,明楼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拉了拉领口。
浴室里突然哐当一声响,明楼一惊,叫了一声:“阿诚?”没人应,他几步走过去猛地打开浴室门,水汽迎面扑来,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一只手臂拉进去猛地推在墙上,一个湿淋淋的身体连同一个湿漉漉的吻一并扑了上来。
明楼一时有些应接不暇,阿诚的信息素肆无忌惮的在水汽里爆炸,他吻的粗鲁而狂乱,一只手胡乱拉扯着明楼湿透的衣服,却被明楼一把按住,一个转身,将他顶在墙上。
阿诚急促的喘息着,水珠挂在他的睫毛上,睁大的眼睛里,目光散乱,水汽弥漫,湿润的要滴出水来。他神经质的笑了一下,舔了舔嘴唇。“明楼,”他说,“你不想要吗?”
明楼的信息素烫的灼人,眼神却寒冷如冰,他的手慢慢移到阿诚的小腹上,然后出其不意的狠狠击出一拳。阿诚没有任何防备,这一拳极痛,他反射式的叫了一声弯下腰,疼的肺里呼不进一口空气。
他被整个扛起来,出了浴室,重重地被掼在床上。他狼狈的想爬起来,明楼把一条毯子丢在他身上,连头带脚的将他裹起来,他挣扎,明楼制住他的手脚说:“你给老子听着,乖乖的躺好,再发疯,我就把你用链子锁起来,听明白了吗?”
阿诚被裹得透不过气,呜呜的叫,拼命扑腾,明楼死死的按着他,直到他没了动静才掀开毯子,阿诚脸色惨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明楼也喘着粗气跌坐在旁边。
过了许久,阿诚的气息慢慢平稳下来,他大瞪着眼睛,眼神里空洞无物。明楼站起身背对着他说:“现在,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想报仇,就不能失去理智,这样的胡闹一次也就够了,明天早上如果你还不清醒,我是不会告诉你关于南田洋子的情报的。”
阿诚眨了一下眼睛,一颗泪珠将落未落,他突然开口,声音嘶哑。“明楼,”他说,“你能不能别走。”
明楼侧过脸看他一眼,阿诚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他用柔和的声音说:“我去换件睡衣就来。”
明楼下楼回房间洗了澡换下湿衣服回来,正看到明台从客房出来。他的脸色阴沉下来,明台若无其事的从他身边走过,说:“他睡着了。”
看着明台回了自己房间,明楼才推门进屋,阿诚果然已经睡了,房间里却平添了另一种Alpha信息素的气味,比他更年轻,更生猛,犹如刚成年的猛兽,无所畏惧。阿诚在这种信息素的环绕中,睡得很沉,明楼的表情愈发冷峻起来。

第二天明楼醒来,阿诚早已起身,穿着早准备好的衣服,除了眼睛里的血丝,看不出任何异样,仿佛昨晚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他在扣最后的几颗扣子,嘴里说:“我先下去吃饭了,别忘了你答应告诉我关于南田洋子的事。”
明楼靠在床头看着他,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说:“几句话就可以说明白,几年前我和她交过手。”阿诚转过身,明楼继续说:“日本黑帮想介入上海不是一天两天,上次她被我赶了出去,这次明显是有备而来。”
阿诚问:“她现在在哪儿?”明楼一笑:“这种机密的事我怎么会知道。”阿诚回身就走,明楼下一句话将他定在原地,明楼问:“你知道她为什么找上你吗?”
阿诚皱起眉:“你是指她找我杀你?”明楼摇头:“我是说她利用贵婉诱捕你。”阿诚转过身定定的看着明楼:“不是因为我们违约?”明楼淡淡一笑:“那至多不过教训你们一番罢了,不至于这样大动干戈。”
阿诚的眼神暗沉下来:“你是说,她发现了你和我的关系?”明楼微微点头:“贵婉是个意外,她其实只是想用她要挟你来对付我。”阿诚冷笑:“她也太高看我了,她以为我可以威胁到你吗?”
明楼眼睛里有什么闪动了一下,语气依旧平静:“她知道你可以接近我,和其他杀手相比,你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阿诚走到床边,俯视着明楼:“你是说,都是因为你?”明楼眯起眼睛,拉住阿诚微凉的手:“我是说,要想报仇,你只能依靠我。”

PS:
这几天上网不便,不能及时回复,见谅。

评论(18)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