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0)憋了几天才憋出一点

(10)

阿诚三天没有出房间。

刚刚结合的Omega对Alpha有极强的依赖,Alpha也对自己的Omega有着强烈的独占欲。他们不能忍受哪怕片刻的分离,除非必要,明楼不要说离开家,连这个房间都不会走出去。

标记带来的热潮持续很久,情欲如同潮水,退了又涨,他们一次次纠缠在一起,手指相缠,身体相合,阿诚大睁的眼睛里水雾缭绕,一下被卷上浪尖,一下又落入谷底,他在Alpha的身下颤抖,嘶叫,哭泣。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仿佛把自己的灵魂掰成两半,去交换另一个灵魂。

他不再是单独的个体,他和他的Alpha血脉相通,他属于他,他也属于他。在高潮的巅峰,他仿佛听见他说“爱”,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幻觉,他无暇去辨别,就跌落进无边无际的身体狂欢中。

三天之后,热潮才退,明台才得以见到阿诚。

大哥叫他来书房商议下一步的行动,他走进来的时候,阿诚就坐在沙发上。明台站住了。

窗户大开着,房间里Alpha和Omega相融的气味仍然很鲜明,明台本能的觉得不适。他想要坐在阿诚旁边,还没走到跟前,就见阿诚下意识的瑟缩一下,那是被标记的Omega对其他Alpha本能的抗拒,下一秒明楼就插在他们中间,放出信息素将阿诚围在中间。

明台尴尬的后退几步,选了离沙发很远的一把椅子坐下。明楼则很自然的坐在阿诚身边,他们的身体并没有触碰,却分明的让人感觉他们是一体的,无法分割。

明楼开口打破了房间里微妙的气氛。“明台,”他说,“今天我们必须商量一下下一步的事情。”明台两只手扶在膝盖上,“哦”了一声。明楼说:“看来,南田打算利用汪曼春来对付我们,青木答应告诉汪曼春刺杀汪芙蕖的杀手和幕后主使,恐怕现在汪曼春已经知道了。”

阿诚皱起眉说:“连我都不知道客户是谁,他们怎么会知道。”明楼看他一眼:“应该是从贵婉那里弄到的情报。”阿诚脸色一变,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你的意思,是找到幕后主使,说服他和我们联手对付南田?”

明楼和明台交换了一下眼色。“阿诚哥,”明台说,“其实……”

汪曼春跟着穿和服的女人走进会客室,一个人从桌子后面站起来,微笑着向她伸出手来:“汪小姐,你好。”

“南田小姐。”汪曼春握住她的手,打量着这个传闻中的女人,南田洋子穿着男装,英气勃勃,一见就知不是寻常之辈。

在南田的示意下汪曼春落了座,穿和服的日本女人送上茶便退了下去,关上房门。汪曼春这才问:“听说南田小姐要告知我刺杀我叔父的杀手和幕后主使?”南田慢条斯理的喝一口茶,放下,微笑着说:“是的,不过……”

汪曼春问:“难道南田小姐还有条件?”南田摇摇头:“问题不在我这里,而在你那里。”汪曼春扬起眉:“什么意思?”南田一笑:“听说,汪小姐和明楼是恋人?”

汪曼春脸色一僵,讪笑了两声:“其实我们只是……”南田打断她:“看得出汪小姐对明楼一片真心,可惜明楼对您……”汪曼春盯着她:“您是什么意思?”

南田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一字一句的说:“刺杀汪芙蕖的杀手是青瓷阿诚,而他的雇主,就是毒蛇明楼。”

“是你们?”阿诚惊讶的叫起来,他看看明楼,“你当时不是和汪曼春……”“逢场作戏,”明楼面无表情的说,“我早告诉过你,汪曼春不过是我接近汪芙蕖的一枚棋子。”

“其实我去也可以,”明台说,“可是大哥怕万一留下破绽被人发现,所以就雇佣了青瓷。”阿诚像想起了什么,对着明楼说:“所以那天晚上你认出我是青瓷?”明楼把手放在他后背上轻轻拍了拍:“事实证明我的眼光不错。”

阿诚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好吧,这下我们都被汪曼春恨之入骨了。”“所以南田一定会利用她。”明楼说,“南田十分狡猾,坐等她出手我们就太被动了,我们必须打乱她们的节奏,让她们出错,才能抓住她们的破绽。”

“怎么打乱她们的节奏?”明台问,阿诚和明楼互相看了一眼,阿诚一笑:“只要让汪曼春见到我就足够了。”

明台离开之后,阿诚走到窗边关上窗子,嘴里说:“这个时候开着窗户太危险了。”明楼看着他的背影说:“你恢复的比我想象的快。”“贯穿伤,不算什么。”“不,我是说标记的事。”

阿诚的背影凝滞了一下,他慢慢回身,靠在窗子上,逆光中看不清表情。明楼在侧面的沙发上坐下,淡淡的说:“毕竟,当时你不愿意。”

“我是个成年人,”阿诚打断他说,“我会为自己做的事负责。当时那确实是唯一的办法,何况,我还要你帮我报仇。但是……”他停了一下,语气一变,“现在医学发达,Omega也不是不能离开他的Alpha。”

“哦?”明楼不动声色的问,“报仇之后,你要走?”“不然呢?”阿诚讥讽的说,“留下来做你的打手,为你卖命?”

明楼笑了一下,阿诚无端的觉得后背发凉。“我不要你的命,”明楼温和的说,“打手之外,你可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评论(24)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