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2)

(12)

“蠢货!”南田洋子心里暗骂,电话那边,汪曼春还在唠唠叨叨的说着自己的计划,她耐着性子听完,说,“今天晚上?汪小姐,有点仓促啊,不过既然已经说定,也不好更改,我就提醒你,计划要周密,明楼是什么人,你恐怕比我更清楚。”

汪曼春又说了什么,南田打断她:“你手下那几个炸弹高手不要浪费了,狙击手也要到位,多准备几手不多余。——好,就这样,祝你成功。”

放下电话,她收起笑容,招手叫手下过来,用日语说:“派几个人去盯着,她成功了自然好,如果有什么意外,马上来向我报告。”

八点差五分,明楼独自将车开到烟花间门前,烟花间的老板五爷亲自在门口候着,将他接进去。

烟花间清了场,房间是随机选定的,例行检查之后,五爷将明楼带进谈判的房间,汪曼春正在里面等着。

同一时间,阿诚悄悄上了烟花间对面一座楼房的屋顶。——这里是绝佳的狙击位置,果然,一个黑影在角落里对着一把架好的狙击枪。

阿诚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在对方发现之前,举起枪托狠砸下去,狙击手应声倒地,他朝身后做了个手势,两个弟兄上来将昏迷的狙击手拉了下去。

阿诚对着对讲机说:“明台,我这里已经解决三个狙击手了,你怎么样?”耳机里传来明台压低的声音:“放心,没问题。”

明台带着一队弟兄,要解决的是埋伏在烟花间周围的汪曼春手下。明台做事一向干净利落,比阿诚更狠辣,不消两刻钟,全都解决的干干净净。这次汪曼春带来的都是汪家精锐,即便杀不了她,也足以叫她元气大伤。

烟花间里的汪曼春坐卧不宁,她为人心狠手辣不亚于汪芙蕖,只是毕竟年轻,心浮气躁,心里存不住事。面前的明楼气定神闲,她却已经谈不下去了。

明楼看她一眼,微微一笑:“曼春,如果你没做好打算,我们不如改日再谈?”汪曼春立刻说:“好,我的条件,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我可是不会让步了。”明楼点头:“我一定慎重考虑。”

他们一起走出来,五爷亲自陪着走到烟花间门口,对他们二人说:“我的责任已经尽到,二位出了烟花间的门,任何事情在下概不负责,概不参与。”两人都冲他点头,道了谢,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汪曼春把手悄悄的伸进手袋里,手袋里有枪,刚才由五爷的人代为保管,离开的时候又送还给她。她将枪握在手里,四下打量,不算太晚,但因为烟花间清场,完全没有平日的热闹,街道上清静的很。

“狙击手怎么还不开枪?”她这样想着,“埋伏的人呢?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她开始觉得不对,当她看见明台向他们走来的时候,心中暗道不好。这时候就听明台笑嘻嘻的说:“汪小姐,您在找什么,莫不是在找你埋伏的那些人?”

汪曼春一听就知道完了,她尚算机敏,一把拉过明楼拔枪顶在他后背上。“你给我站住明台!”她大声叫道,“叫你们的人闪开,把我的车开过来!”

明楼连动也没有动,明台也没有丝毫慌乱的样子。“有意思,”他仍然在笑,“开枪啊汪曼春,我看你真能下手杀我大哥。”“你闭嘴!”汪曼春吼道,明台扬了扬手里的枪:“你到底开不开枪,你不开枪我可开枪了。”

他举起枪对准汪曼春,汪曼春叫道:“放下枪不然我真的……”慌乱中手指扣动扳机,咔哒一声,什么也没有发生,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明台的子弹呼啸而来,啪——正中眉心,汪曼春瞪着眼,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应声倒地。

明楼低头看看她,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他们早派人潜入烟花间,将她的手枪下了子弹。远处,阿诚带着人赶了过来,明楼说:“在另生枝节之前,快点离开。”明台和阿诚点头,明楼自己去停车场开自己的车。

阿诚转过身正安排撤退,突然听见身后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大地都震了一震,他回头,停车场方向火光冲天。他愣了一下,就听见明台吼了一声:“大哥!——”他的心里轰的一声,跟着明台向那边跑去。

停车场面目全非,车辆自带的报警器响成一片,一辆车正在剧烈燃烧,火焰足有丈把高,勉强可以看出,正是明楼的车。

“大哥!——”明台嘶叫着,阿诚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叫出来。他们冲到车边,有人取来灭火器一通乱喷,火刚熄灭,他们就扒开车子找人,没扒两下,就看见一具焦黑的尸体滚落出来。

阿诚一动也不动的站着,明台弯腰在尸体旁捡起一个小东西,那是一块手表的残片,但可以看出,正是明楼常戴的那块,今天行动之前,他还和明台阿诚对过时间。

“大哥!——”明台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吼叫,阿诚却依旧僵硬的站着,不动,也不说话。

明台发了狂的哭叫,阿诚叫人摁住他塞进车里,又命人把尸体带上,远处的警笛声刚传过来,他们就已经悄无声息的撤离了。

阿诚一直非常冷静,冷静的异乎寻常,回到明公馆,他命令给明台打上镇静剂,又布了人手严加防范,这才回到房间。

房门关上的瞬间,他就像被抽去了筋骨,浑身发软,抖的几乎走不了路。他回的是楼上的客房,不是明楼的房间,他不敢回那个地方,仿佛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会让他彻底崩溃。

他拖着腿慢慢走向自己的床,路过镜子的时候朝里望了一眼,里面的人面色死白,双眼通红,陌生的可怕。他晃了一下,扶住桌子撑起身体,然后惊恐的发现,他的信息素在失控。

信息素的控制和人的精神力有很大的关系,明楼的Alpha信息素固然还在帮他控制,但他自己精神力的崩塌也会使信息素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

青竹的味道已经充满了房间,阿诚跌跌撞撞的跑到床头,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因为用力过猛,抽屉整个掉落在地板上,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阿诚胡乱摸索着,翻出一个盒子,用颤抖的手指打开,里面是几支灌满抑制剂药水的针管。他跪在地板上,抽出一支,屈起左臂将针头扎进血管,把药水推了进去。

注射完一支,他把空针管丢在地上,又拿起第二支。

药水冰冷冰冷,他可以感觉到冰冷的药水顺着手臂的血管流满全身,浑身上下,都像掉进冰窟窿一样寒冷入骨。空气里的信息素在慢慢收敛,他的意识也在渐渐模糊,除了胸口那一点温热,他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他的身体摇摇晃晃,针管从手中滑落,他也栽倒在地板上,身边横七竖八的丢着五个空空的针管。

明台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他猛地从床上坐起,还没来得及回忆起昨晚的噩梦,就下意识的接通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他停了一下,然后从床上一跃而起,“你!你你你!——”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下来,“是,是,我明白,你放心。”半晌,他又说:“好,我不告诉他。”

打完电话,他做了一个深呼吸,走到镜子面前,作出一个愁云惨淡的表情,打开门走出去。

门口值班的弟兄看到他连忙站起身:“小少爷,您起了。”明台看了看大厅方向,问:“阿诚哥呢?”“阿诚少爷从昨晚进了房间,到现在还没出来。”明台皱了一下眉,走到阿诚房门口敲门:“阿诚哥,阿诚哥你起了吗?”

房间里静的让人不安,明台拧动把手,门开了,他一边说“阿诚哥我进来了”,一边走进去,然后脚步猛地停住。“来人!”他大吼,“去请苏医生!”说完跑到阿诚身边把他抱在怀里叫:“阿诚哥!阿诚哥!”

阿诚面无血色,气息奄奄,在明台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评论(40)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