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3)唯一的一天两更

(13)

“明楼死了!”南田拍案而起,在房间里转了两个来回,又问,“你亲眼见的?”对面的人点头:“我亲眼看到他的车爆炸,毒蝎明台悲痛到失控,绝不是假装的。”

“好,好!”南田大喜过望,搓着手说,“他一死,上海再没有人可以与我对抗。”手下说:“可是毒蝎……”“明台还嫩的很,”南田冷哼一声,“在他足够成熟之前我就把他灭掉了。”

顿了顿,她又问:“最近明家情况怎样?”手下说:“一片混乱,听说青瓷阿诚病倒了,明台也自顾不暇,说是很快就准备下葬。”

南田得意的一笑:“我真该谢谢汪曼春,可惜她看不到了。”转头命令说:“传我的话,邀请各帮派当家的到76号聚会,我要让他们知道以后上海是谁的天下。”她靠在办公桌上,抱起胳膊微笑着:“这次我要亲自出席。”

阿诚手上输着液,眼睛盯着天花板,苏医生的话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听不真切,左右不过是“好好用药,注意休养”之类,苏医生走时他还记得点头致意。

他很平静,一直都很平静,除了连打了五针抑制剂,他一直都平静的让人发慌。明台不常来看他,叫了个机灵细心的弟兄守着他,其实他很听话,该输液输液,该吃饭吃饭,和那天晚上嚎哭到失去理智的明台相比,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那天,他躺在床上,听楼下有人不停的走来走去,高高低低的说着话,他直觉的感到有什么事情。于是,对照看他的人说:“麻烦把明台叫来。”

不多时,明台来了,进门就说:“阿诚哥,哪里不舒服?”阿诚看着他的眼睛:“今晚有行动?”明台的表情僵了一下,想撒谎,知道阿城已经看出破绽,只好坦白说:“有情报说南田今晚要去76号,我们准备半路劫杀。”

阿诚猛地坐起身,扯动输液管,针跑了出来。“哎哎阿诚哥你慢点……”明台连忙抓住他的手臂,却被阿诚反手抓住。阿诚目光灼灼:“带我一起。”明台摇头:“你身体还没恢复,精神也不好。”“我必须去!”“阿诚哥……”“明台!”

明台看着阿诚布满血丝的眼睛,点一点头。“好吧,”他轻声安抚道,“你穿好衣服我就带你去。”阿诚慢慢放开手,却见明台朝身后摆了一下手,上来三四个弟兄按住他的手脚。“明台!”他怒吼,明台淡淡命令:“给他打上镇定剂。”“明台!——”

针头扎在他身上,他奋力挣扎了一阵,渐渐的安静下来。

南田洋子坐在第三辆车上,前面两辆车开路,后面还有两辆车断后,她一向谨慎有加。

她志得意满,满心欢喜,多年前她就想称霸上海,却被明楼阻挠,现在明楼死了,她再无对手。其他黑帮势力都小,互相之间明争暗斗也很厉害,谁也没那个魄力敢与她为敌。

今晚,那些黑帮大佬都会来——她的邀请,没人敢不来,她要让他们臣服,从此以后,上海滩便是她南田的天下。这么想着,她几乎要笑出声来。

就在这时,右侧小街里突然冲出一辆重型卡车,她的车尖啸着猛地刹车,却还是一头撞上,后面也冲出一辆卡车,撞开她后面的车才停下,两辆卡车严严实实的把南田的车堵在中间,将它和前后的车分离开。

“不好!”南田拔出手枪,听到外面枪声大作,敌人火力很猛,不停响起巨大的爆炸声。卡车车厢里有人朝着南田的车射击,车子本是防弹的,但刚才的冲撞把玻璃撞出了裂缝,子弹密集的扫过来,没几下玻璃就哗啦一下碎了。

南田狠狠骂了一句,躲在车里向外射击,可是她腹背受敌,司机和同车的手下先后倒在血泊中,她自己在一通狂射之后,手枪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没有子弹了!

她的汗顺着额角流下,外面枪声渐渐稀少,看来她的人已经都被消灭。卡车车门打开,一个人端着狙击枪走下来。南田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明楼!

“你没有死?”她瞪圆了眼睛,明楼微微一笑:“我不诈死,你怎么肯出现。”说着,食指搭在扳机上。“等一下!”南田声嘶力竭的喊,“我们可以谈判!我答应你提出的任何条件!”明楼一笑:“抱歉,上次放你离开是我最大的失误,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

啪!——清亮的枪声刺破夜空。

梁仲春焦灼不安的在76号公馆里门口走来走去。

今晚76号公馆清场,最大的一间包厢里,坐着整个上海滩大大小小的大佬们,他们各怀心思,却又都惶恐不安,等着即将到来的南田洋子。

“明楼真死了?”梁仲春转着小眼睛想,“他要是真死了,上海滩可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那我……”他烦恼的搔了搔头,他和明家做的那些生意可就全完了,要是被南田发现他曾与明家合作,他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远处传来汽车声,他连忙站直了身体,手下人也簇拥到他身边,几辆车依次开来,第一辆的车门打开,明台从上面跳下来。梁仲春谄媚的笑容僵在脸上,把刚学的几句日语硬生生咽了下去。

“明……”他还没叫出口,就见明台快步跑到第二辆车前打开车门,一个人从车里钻出来,梁仲春像见了鬼似的把小眼睛瞪得溜圆。

包厢的房门打开,原先议论纷纷的众人安静下来,一起看向门口,等看清来人,房间里一时间鸦雀无声,人们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各位,”明楼微笑着说,“我听说大家在等南田,可惜她已经来不了了,如今换做明某,不知诸位是否愿意和明某交好?”

人们听出南田已被明楼灭了,大为震惊,偷偷觑着明楼脸色,不敢轻易开口。还是梁仲春赔笑说:“我们误听传言,以为明老板被南田汪曼春所害,正打算今日声讨南田,不想明老板洪福齐天,毫发无伤,可喜可贺啊。”他看向众人:“诸位,是不是啊?”

人们纷纷应和,明楼也不说破,只淡淡说:“南田企图染指上海,不过看到我们各自为政,私相争斗,倘若我们团结一心,上海必然固若金汤,如果各位不嫌弃,明某愿带这个头,和诸位精诚合作,共图大业。”

众人都明白明楼借机要坐上上海滩的第一把交椅,虽不情愿,但如今南田汪曼春都被明楼灭了,明家正当炙手可热,没人敢出声反对,于是纷纷附和着说:“明老板所言极是,我们都愿与明老板合作,共图大业,共图大业。”

明台站在明楼身后,看着大哥站在一屋子俯首称臣的人面前,不怒自威,又想起家中注射了镇定剂昏睡的阿诚,暗自叹一口气。

评论(34)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