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4)大家想看的阿诚哥发飙

(14)

阿诚看了一眼看守他的人,慢慢的移动身体,发出呻吟的声音。

那人果然马上凑到床边问:“阿诚少爷您怎么了?”阿诚作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我这里……这里……”他捂着心口,声音愈发低沉,那人被诱导着俯下身,不妨阿诚猝然起身一把揽过他的脖子照着后颈就是一下,那人一声也没出身子一软就昏了过去。

阿诚把他扶到床上,盖上被子,装成自己的模样,然后从枕头下摸出枪,走到门口,听了听,打开门走出去。四下没人,他很快的顺着楼梯往下走,走到一半,就听见人声喧哗,再躲已经来不及,大厅门一开,一群人走了进来。

阿诚听见明台的声音,正要为自己辩解,却分明看见众人簇拥中的明楼。人们看到他,都停下来,大厅陷入尴尬的沉默,明台做了一个手势,带着手下人纷纷离开。大厅里就剩下他们两个。

阿诚还看着明楼,明楼叫了一声:“阿诚。”阿诚手一松,枪落在地上,他向前走了一步,一踉跄,人就要从楼梯上栽下来。明楼抢步上前,将人接在怀里。

阿诚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明楼的信息素环住自己的Omega,温柔的抚慰。阿诚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嘶叫:“你……你还……”“我还活着阿诚,我还活着。”明楼抚着他的后背,柔声说。

阿诚急促的呼吸着,突然张开嘴,狠狠的一口咬在明楼肩头。明楼皱了一下眉,忍了下来,轻轻拍拍阿诚的后背。阿诚咬着不松口,唇齿间尝到血腥味,不知怎么眼泪就汹涌而出,止也止不住。

明楼紧紧的搂着他,在他耳边不停的喃喃:“没事了阿诚,没事了。”

一刻钟之后,明楼的书房里,他和阿诚并肩坐在沙发上,阿诚的手被他握在手心里,他轻声细语的给阿诚讲自己死里逃生的经过。

“我一直提防着汪曼春手下的那几个炸弹专家。”明楼说,“到了停车场,我先检查了自己的车,在车底发现了炸弹,应该是趁我去谈判的时候安装的。我决定将计就计骗出南田,就找了明台干掉的一个人的尸体放进车里,再把我的手表丟进去,然后引爆炸弹。”

阿诚的手紧了紧,刚想问什么,明楼像是明白了似的马上接下去说:“我担心会有南田的耳目,所以躲了起来没有告诉你们,这也是为了确保我的计划顺利实施。”

阿诚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他受到的震动太大,一时之间思维混乱,理不清头绪,只觉得明楼回来就千好万好,其他都不重要。

明楼把他拥在怀里吻他的额头,门响了,明台走进来说:“大哥,弟兄们等你开会。”明楼点点头,轻声对阿诚说:“我很快就回来。”

阿诚一直盯着他,直到房门关上才收回目光。房间里只剩他一个人,安静的只听见墙上的挂表滴答滴答的声音。阿诚做了个深呼吸,闭上眼睛——到底有什么不对?

明楼诈死引南田现身,为防暴露不声张情有可原,但是……阿诚想起明台,明台在那天晚上情绪极为失控,但是自己病倒之后,却意外的从容镇定,明台不善伪装,除非是……阿诚吸一口气,除非是,他已经知道了真相。

当然,明台只有知道真相才能按明楼的计策劫杀南田,但是,直到他带队劫杀之前,他宁愿给阿诚打镇定剂也不肯告诉他。

阿诚猛地站起身,——是的,他们是在故意隐瞒他!狂怒撅住了他,怒火将血液烧的滚烫,阿诚一脚踹倒茶几,哐的一声巨响,他走到书架旁边,打开暗格,从里面掏出一把微冲,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刚才的响声惊动了楼下开会的人们,众人惊惶的抬头,正看见阿诚提着微冲下来。明台叫了一声“阿诚哥”,阿诚居高临下的站在楼梯上,把枪扛在肩上,对着下面的人说:“都走开,我要找的是明楼,跟别人没有关系。”

明台挡在明楼身前朝阿诚喊:“阿诚哥,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什么!”明楼推开他命令:“带着弟兄们走。”“大哥……”“快滚!”明楼瞪起眼睛,明台没办法,但到底是自家大哥,他悄悄的把自己的枪塞进明楼手里,然后一挥手说:“跟我走!”众人都跟着他退了出去,顺便关上了大门。

明楼抬头看着阿诚,面不改色的问:“阿诚,好好的你又怎么了?”阿诚盯着他,突然展颜一笑,微冲翻了个身落进手里,勾动扳机就是一梭子。

明楼纵身扑在沙发后面,吼道:“阿诚你疯了!”阿诚调转枪口追着他打,枪声震耳欲聋,桌子上的花瓶茶具被打的粉碎,碎片飞溅,沙发上全是弹孔,到处一片狼藉。急的门外的明台拍着门喊:“阿诚哥大哥你们没事吧!”

阿诚端着微冲笑的邪性。“故意不告诉我你还活着,是吧?”啪啪啪啪啪一梭子子弹。“想看看我对你到底有多少感情,是吧?”又是一梭子。“明楼你他妈主意打的真好,什么你都算计,连感情你也算计是吧!”

明楼狼狈的在房间里躲来躲去,枪声震得他耳朵嗡嗡响,手里拿着明台的枪,却舍不得打阿诚。终于盼的微冲打光了子弹,还没等他喘口气,就见那位小祖宗把枪一扔,从酒柜上抄起一瓶不知哪一年的拉菲,啪的一声敲碎在桌角,酒流了一地,握在手里的那一半边沿犬牙交错,就这样气势汹汹的朝自己走来。

明楼站直身体说:“阿诚你听我解释……”“听你解释?”阿诚还在笑,笑容让人不寒而栗,“你暗中和明台联系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解释?”他挥起酒瓶就向明楼刺来:“现在解释,晚了!”

明楼闪身躲开,阿诚抬腿就是一脚,踹在明楼小腿上,踹的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阿诚手里的酒瓶又到了,明楼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掐住穴道一用力,阿诚只觉得一阵酸麻,不由得手一松,酒瓶落地。明楼顺势把阿诚掼倒在沙发上,自己压了上去。

阿诚拼命挣扎,却被明楼压的死死的,最后不得不气喘吁吁的停下,死命瞪着明楼,明楼也大口喘着粗气,好容易平稳了气息,才开口说:“是谁说我死了他只要靠抑制剂就能过活?”

阿诚不说话,明楼笑的冷峻:“是谁说我死了他就再找一个Alpha?”阿诚怒道:“就因为我说了几句气话?”“气话?”明楼冷冷的说,“你从来就没把我当你的Alpha,我以为我死了你也不会为我伤心。”

阿诚瞪着他,一句话也不说。明楼放开他站起身,把明台的枪丢给他。“想杀我?来啊!朝我开枪,这次我绝不躲。”

阿诚跳起来,紧紧的攥着枪,明楼站在他对面,垂着手,冷冷的看着他。阿诚咬了咬牙,猛地把枪摔在地上,跑上楼去,跑进自己房间,砰的一声摔上门。

明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绷紧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这个小冤家,看起来哄他要费一番心思了。

他擦了一把汗,追着上了楼,推开阿诚的房门。阿诚背对着门站在窗边,头也不回的说:“滚!”明楼笑着说:“这是我家,你让我滚到哪儿去?”

阿诚猛地回身,咄咄逼人的盯着他。“好,”他冷笑一声,“你是不用滚,该滚的是我。”他走到柜子前打开柜门拎出自己的皮箱,然后开始收拾衣服,胡乱的往皮箱里塞。

明楼忙来拦他:“你这是做什么?我又没赶你走?”阿诚不看他:“南田死了,贵婉的仇报了,我还就在这儿做什么?”明楼拉住他,用力转过他逼他看向自己:“你是我的Omega,你哪儿也不能去!”

阿诚冷冷一笑:“你的Omega?那时标记不过是为解燃眉之急,你不必非对我负责不可,我们可以做手术解除标记。”话刚出口,刚才还带着笑意的明楼突然沉了脸,眼睛里红光一闪,连阿诚都不禁心中一抖。

“阿诚,”明楼低低的,一字一句的说,“刚才的话,我不想第二次听到,明白吗?”阿诚突然觉得难以呼吸,仿佛全身的气力都消失无踪,一种极大的威势压迫着他,让他不得不轻轻的应一声:“是。”

评论(66)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