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6)本以为更不了,居然更了

(16)

明台僵硬的站在大哥身后,大哥身上狂飙出的信息素压迫力之大几乎让他想逃,他看不到大哥的脸,也不敢看,他等着大哥勃然大怒、暴跳如雷,总比眼前死水般的沉默要好。

“大哥……”他终于试探着开了口,明楼的信息素波动了一下,瞬间如退潮般收敛的一干二净。明台打了个冷战,听明楼沉着嗓子命令:“一个小时之内会再打来电话,做好准备,到时候务必追踪到他们的位置。另外,叫梁仲春来,他的信息最灵通,让他为我们提供所有他所知道的信息。”

“是!”明台应一声立刻去安排,明楼仍然站着,瞳仁如血,眸子深不见底。

阿诚被人从身后一搡,踉踉跄跄的向前抢了几步,摔倒在地上,嘴唇磕出了血,满嘴的铁锈味。

他的双手被缚在身后,挣扎了好半天才坐起身,囚室的栏杆外,藤田芳政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

阿诚吐了一口血沫子,仰起脸对着藤田芳政笑。“不好意思,”他说,“你打错算盘了,用我是没法威胁到明楼的。”“哦?”藤田芳政稳稳的笑着,“怎么说?”阿诚耸起肩膀蹭了蹭脸上的血污,叹一口气说:“你不知道明楼是什么人吗?你真以为他会为了一个Omega屈服?”

“他的Omega。”藤田补充说。“他可以再标记一个。”阿诚淡淡的说。藤田用阴鸷的目光盯着阿诚,阿诚尽量表现的若无其事,半晌,藤田笑了。“你别想欺骗我,”他说,“在你之前,明楼从来没有标记过Omega,他为你破了例,可见你是特殊的。”

“是吗?”阿诚笑的不动声色,“你可以亲口问问他,看他说的是不是和我一样。”

明楼的手机突然响了,明楼反射式的抓起来,却逼着自己默数五个数,才接通电话。

“喂?”他问,扫一眼明台,明台做了个手势,几个人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操作。“明楼先生。”藤本的声音被功放出来,明楼询问的看着梁仲春,梁仲春皱紧眉头,微微摇了摇头。

明楼对着电话说:“是我,哪位?”藤田说:“我是南田洋子的故友。”明楼心中一紧,语气里却毫无异样。“哦?”他说,“原来你绑架阿诚,是为了报仇。”

“明先生真是聪明人,”藤田非常客气,言辞之间却杀机四伏,“你杀掉了我疼爱的晚辈,我总得礼尚往来。”

明楼又看一眼明台,明台朝他摆摆手,电脑还在紧张的工作。明楼问:“那么您要怎么回礼呢?”藤田笑一笑:“想和我谈条件?抱歉,我没有条件。”

“没有条件?”明楼问,“那么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藤田的语气依然温和:“我就只是纯粹的想让你痛苦而已——我的医生刚刚给你的Omega检查过,他马上就要发情了是吗?”

明楼用力掐住自己的大腿,平稳了一下,再开口,连呼吸都一丝不乱。“真有意思,”他甚至还带了一点笑意,“你折磨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吗?别这么无情嘛明先生,他可是你的Omega。”明楼冷笑:“只要我想,会有更漂亮的Omega送到我的面前。”藤田摇摇头:“他可是你唯一标记的Omega。”“如果您查过的话应该知道,那是一次事故,他无法控制信息素,至于我,您该明白,只是一时的生理冲动。”

藤田看了阿诚一眼,阿诚做了一个“看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他不慌不忙的一笑:“明先生,您和您的Omega倒是心有灵犀,不过,我是不容易被骗的。”他抬腕看了看表:“一个小时后,我会给你发一段有关阿诚的很有趣的视频,——我知道,您很惦记他。”

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明楼眼前一阵昏花,手哆嗦的厉害,他拼命吐气,吸气,太阳穴仍然砰砰的跳,血管似乎要炸裂。他用手撑住额头,伸出一只手,哑声说:“明台,给我一粒阿司匹林。”

明台连忙拿了药和水递过来,看明楼吞下药,小心的说:“已经查到方位了,在郊区一座别墅里。”明楼闭着眼点点头,略微抬高声音说:“梁仲春,你认出什么了吗?”

梁仲春赶忙说:“我看了那个地址,以前是南田洋子的总部,听起来这个人也是日本人,我想了半天,觉得最有可能的是藤田芳政。”

明楼睁开眼睛:“藤田芳政?”“是,”梁仲春说,“他也是黑道上的人,不过隐居多年,听说早年南田曾受过他的指教,他很器重南田。”

明台拔出枪说:“大哥,我现在就带队杀过去救阿诚哥!”明楼站起身:“带上所有所有能打的弟兄,带足武器。”“是!”众人齐声应道。

车队朝着定位的方向在夜幕中疾驰,明楼和明台坐在一辆改装过的商务车上,车里几台电脑都在工作。

“我们直接攻进去?”明台问,明楼说:“不,他的手下一定很多,阿诚在哪个房间我们也不知道,如果不能一击制敌,阿诚就危险了。”“可是现在没有时间了!”明台吼道,“他说他要发一段视频,天知道他会怎么折磨阿诚哥!”

“闭嘴!”明楼咆哮,信息素汹涌而出,如山呼海啸般,车上的人都被压制的动弹不得。明台对着明楼赤红的双眼,心里一寒,低声说:“对不起,大哥。”

明楼粗重的喘息着,许久才恢复自制力,收回了信息素,人们暗中长出一口气。明楼看了看表,距离发布视频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头车发来消息,已经到达目的地。

因为是郊外,林木众多,明楼命令悄悄潜伏进树林里待命。对面那座灯火通明的建筑便是藤田的藏身之处。三层楼,有院子,院中有人全副武装的站岗,看起来装备十分精良。

明楼在树林深处和明台席地而坐,手里握着手机。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明楼的心也跟着震了一下,打开手机时心慌得厉害。果然发送来一段视频,明楼瞪着眼睛看着,半天不敢点开。明台小心的问:“要不要我来?”

明楼摇摇头,回头对几个技术人员说:“我把视频发到你们的电脑上,你们要根据上面的所有信息推测出阿诚所在的位置,明白吗?”几个人点头。发送之后,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戴上耳机打开视频。

明楼坐在他们对面,看不到屏幕,却能看见他们的表情,几个人无一例外的露出震惊愤怒的表情。他攥紧拳头,指甲扎进手心。明台拦着他说:“大哥,我们都不看,救阿诚哥要紧,我们不能失了理智。”

明楼低着头看着手机上的视频,拇指犹豫着,突然下定了决心似的,猝然一落,视频打开了。

明台再拦已来不及,他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血涌到脑门,怒火攻心。——拍的很清楚,屏幕上两个人在地上翻滚,被压在身下的是带伤的阿诚,他脸色潮红,目光散乱,很明显被下了药。

他身上那个强壮的男人正在撕扯他的衣服,并试图制服他。阿诚的手显然被束缚着,无法反抗。男人狠狠的去咬阿诚的脖子,——就在这时,视频结束了。

明台猛地站起身,目眦尽裂,他抄起枪低吼道:“大哥,不等了,我这就带弟兄们去救阿诚哥!”明楼没有说话,明台再暴怒也不敢不待明楼发话就行事,他喘了半天气,才想起低下头看明楼。

明楼垂着头坐着,看不见表情,明台担心他气迷了心窍,慌忙跪下来低声叫:“大哥。”明楼还是不语,却突然重新点开视频。

明台一眼也不忍看,以为大哥气疯了,连忙去夺手机,叫着:“大哥别看了!”明楼却一把推开他,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明台心想坏了,大哥魔怔了,急急的吼道:“大哥你别这样!你要是不冷静我们怎么能救出阿诚哥!”

“他已经死了。”明楼突然冒出一句,明台吓得心猛地一跳:“什么?”明楼终于抬起头,用手指点着屏幕上已经静止的阿诚:“看到阿诚的这个奇怪的姿势吗?他已经挣脱了,之所以拍到这里停止,是因为这个男人已经被阿诚杀了。”

评论(29)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