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7)有人催更,但我不认为看完这章能安心

(17)

被强迫注射药物十分钟之后,阿诚就觉察到荷尔蒙的失控。

“催情剂。”藤田好整以暇的解释,“虽然你接近发情,可是我不愿等,催情剂可以诱发你的发情。”

阿诚浑身燥热,大汗淋漓,他把脸贴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求得一点凉意,可是远远不够,被催发出的情欲在血液里燃烧,他抖做一团,拼命咬住嘴唇才勉强抑制住差点冲口而出的呻吟。

“明楼……明楼……”他念着自己的Alpha的名字,把身体蜷缩起来,下身令人羞耻的变得湿润,手还被缚在身后,他从进来就一直试图挣脱绳子,现在理智渐失,就更不容易。

痛苦中,连牢门打开的声音也没听见,直到一个健壮的Alpha男人按住了他。他涣散的目光还是认出男人的不怀好意,恐惧沿着脊背爬上来,他拼命挣扎,可是体力消耗太大,又被情欲折磨着,他反抗不了,那个男人放出信息素,如果不是已被标记,有明楼的Alpha信息素护身,他大概已经屈服了。

混乱中他碰到男人的靴子,心中清明起来,这种杀手习惯在靴子里藏匕首。他便大声呻吟着转移男人的注意力,一个错身,抓到了藏在靴子里的匕首。阿诚玩匕首比玩枪还要利落,一翻手割断绳子,下一秒钟,就划破了男人颈部动脉。

血喷涌而出,男人捂着脖子翻滚,阿诚迅速滚到旁边,一条腿跪在地上,一条腿撑起身体,一身的血迹,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他手握匕首,怒目圆睁,凶神恶煞一般。

有人抢走了尸体,可是没人敢接近阿诚,除非用枪。人们看着藤田,藤田皱起眉摇摇头:“杀了他怎么折磨明楼?”“那么用麻醉枪?”手下人问,藤田还是摇头:“他昏倒了就没意思了。”“那怎么……”“就这样。”藤田咧嘴一笑:“药力发作会越来越厉害,给明楼打电话,我要让他亲眼看看他的Omega发情的丑态。”

明楼仔细看着几个技术人员画出的简易地图,抬起头问:“你们都认为他被关在地下室?”

其中一个人点头:“这个房间明显没有窗户,格局看起来也不像上面的任何房间,所以我们猜测是地下室。”明台说:“刚才我给梁仲春打电话, 确认这座房子有地下室,入口在东面房间里。”

明楼刚要说什么,手机突兀的响了,他皱紧眉头,点开,放在自己耳边。“明楼,”藤田的声音,“你到了么?”

明楼站起身,房子一楼一处窗户上的窗帘猛地拉开,一个人站在窗口,手机举在耳边。明台骂了一句从旁边人手里抢过狙击枪就要瞄准,被明楼一把拦住。

“你知道我要来?”他仍然沉静的问,藤田说:“我早说过,你们骗不了我,他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你一定会追踪而来。”明楼也不辩驳,只问:“你打算怎样?”

藤田作出思考的样子:“这样吧,你自己一个人,不带任何武器来见我。”明台抓住明楼的手,明楼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抚:“我要是不想去呢?”藤田大笑:“你既然能追到这里,肯定已经预料到了我这个要求,如果你真的不肯,我可以再让你看看阿诚的情况,——说实话,我觉得他撑不了多久了。”

电话断了,窗帘落下,人影不见。明台焦急的吼道:“为什么不让我打死他!”明楼冷冷的说:“玻璃一定是防弹的,你出手反而会暴露我们的位置。”“那现在怎么办?”明台话音未落,手机响了一下,传来一个视频。

明楼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但他却迅速把手机装进口袋,仿佛慢一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我来安排一下进攻路线。”他说,大家都刻意忽略掉他声音里微微的颤抖。

安排完毕,明楼对明台说:“一会儿我进去见藤田,你按照我的安排带领弟兄们攻进去接应我们。”明台立刻阻止道:“大哥,让我去吧,你去太危险了!”明楼摇头:“藤田想要报复的对象是我,我必须去。”“可是……”“阿诚已经等不了了!”

明楼掏出手机举在明台面前打开视频,里面传来一声痛苦的嘶叫。明楼的手抖了一下,手机几乎落地。明台也变了脸色,屏幕里,阿诚血迹斑斑的在地上翻滚,哑了的喉咙还在断断续续的哀叫。

看得出,他始终控制着自己,不愿作出羞耻的姿态,但是强迫发情的痛苦无法想象,他手里的匕首几次在自己胸前徘徊,吓得明台心惊胆战,几乎要喊出声。阿诚的身体突然剧烈震动了一下,仿佛又一浪情欲狂潮袭来,明台眼睁睁看着他低吼了一声,匕首朝着自己的大腿狠狠的刺下去。

“阿诚哥!——”明台失声叫道,视频结束了,屏幕上映出他惨白的脸。而大哥,半晌没有做声,明台不敢看他,许久,明楼慢慢垂下手臂,哑着嗓子开口:“你说,我能不去吗?”

明台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眼看着大哥给藤田回电话,明楼只说了一句话:“开门。”

目送着明楼走进大门的背影,明台咬紧牙,一挥手,低声命令:“各组人员到位,按计划行动!”

黑夜的掩护下,几个小组分散开来,悄然无声的接近别墅。

明楼刚走进大厅,就有几个荷枪实弹的男人围上来,几把枪对准他,他从容的举起手,任凭他们搜身。检查完毕,他被押着走向东边,果然有地下室,打手们推搡着他走下楼梯。

地下室灯火通明,大约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打手,中间坐着一个白须老人,见到他,老人站了起来。

“明楼先生,”老人微笑,眼角却闪着残忍的寒光,“终于见到你了。”明楼冷冷的看着他:“阿诚呢?”藤田低低的笑:“就知道你惦记,可惜,我怕你已经迟了。”

说罢,他慢慢的让开,他的身后,躺在地上的人正是阿诚。

第一眼望过去,明楼只觉得心脏骤然绞缠在一起,撕心裂肺,连呼吸都痛的发抖。阿诚毫无生气的倒在地上,浑身是血,大腿上那把匕首还没有拔出。

明楼攥紧拳头,额角爆出青筋,他用最大的自制力使自己不至于爆发。藤田紧紧的盯着他,为他的痛苦而快意。他笑着,走到阿诚身边,踢了踢阿诚的身体,阿诚一动不动。

“别碰他!”明楼终于无法忍耐,暴怒的吼道,五六把枪同时顶住他,让他无法动弹。藤田大笑:“真有趣啊,没想到毒蛇明楼也有被胁迫的时候。”

明楼血贯瞳仁,一字一句的问:“你到底要怎样!”藤田终于收起笑容,目光阴鸷下来。“我要在你面前杀死你的Omega,然后,再杀掉你。

评论(49)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