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18)倒数第二章大概

(18)

阿诚觉得自己在烈火中灼烧,五脏六腑被烧为灰烬,他仿佛一个即将倒毙在沙漠中的旅人,渴望甘霖却求之不得。情欲已经变成炼狱中的火海,他无处可逃。

就在他的意识徘徊在黑暗边缘的时候,突然有一缕再熟悉不过的信息素温柔的席卷了他的全身,仿佛清泉安抚他的焦渴和灼热,将他从濒死的悬崖边拉回,他的神智渐渐清明,也开始听清楚人声。

明楼!他听到明楼的声音,也明白环绕着他的是他的Alpha的信息素,他的心猛地震动了一下,巨大的喜悦淹没了他,他的泪水涌了出来。

但是理智恢复之后,开始的欢欣随即变成焦虑。他悄悄睁开眼睛,藤田背对着他,众人的注意力也都在明楼身上,无人留意他,他看到被围在当中,被人用枪挟持的明楼,心中又惊又恐。

明楼并没有看他,信息素却不易察觉的波动了一下,阿诚知道,他发现自己醒了。明楼继续和藤田说话,语调沉稳的没有任何变化,阿诚没有听他说话,——无外乎拖延时间,和藤田作些无谓的交涉,——他细心留意明楼的信息素,信息素在安抚他,不只是安抚他的身体,也在安抚他的情绪,他知道,明楼让他忍耐。

明楼知道藤田并不急于杀他,他那种以折磨人为乐的变态,最享受欣赏猎物在灭亡之前的挣扎,所以他巧妙的拖延时间,恰当的表现出强硬和心虚的混合,藤田很狡猾,纯粹的强硬和胆怯都会让他怀疑,但明楼做的恰到好处。

藤田得意洋洋,他太自信,毫不怀疑阿诚只剩一口气,而明楼已被他控制毫无反抗能力,可以任他羞辱折磨,然后痛苦的死去。

就在这时,地下室的门外传来异响。

藤田不算太意外的抬头看门口,——就算有人攻进来,手中有这两个人质,对手毫无胜算。就在这时,明楼的信息素剧烈波动了一下,阿诚探手握住腿上匕首的刀柄,咬紧牙闷哼一声猛地拔出,血喷涌而出,但他已顾不得,藤田背对着他站在他的正前方,他就势在藤田的脚踝后部狠狠划去。

藤田惨叫一声,双脚脚筋被划断,他站立不稳,轰然倒地,就在他手下一愣的工夫,明楼夺过右边人的枪顺手一枪毙命,然后一脚踹倒另一人,从空隙中夺路而出。

人们这才反应过来,一时枪声大作,几个人刚要围攻明楼,门被一脚踹开,明台带着人闯了进来。一时间陷入混战,明楼顾不得旁人,迂回着向阿诚靠近。

阿诚捂着腿上血流如注的伤口,脸色煞白,藤田虽然受伤,但身手还利落,他忍痛一翻身,拔出枪对准阿诚的头。阿诚半分力气也没有,刚把眼一闭,就听啪的一声响,再睁开眼,明楼正举枪对着藤田,藤田大瞪着眼,头部中枪,已然气绝。

“阿诚!”明楼朝他跑过来,阿诚勉强抬起身,却看见明楼身后一人正举枪瞄准,而明楼一心来救他,毫无察觉。阿诚骤然失色,叫了一声“小心!”,伸出手徒劳的试图阻止。啪!——阿诚觉得心都跳了出来,眼前一黑,但明楼却安然无恙的跑到他面前一把将他搂进怀里,他身后,敌人倒地,后面是举枪的明台。

阿诚紧紧的抓住明楼,明楼的嘴唇仓皇的吻过他的额头,随即放下他给他包扎腿上的伤口。“明楼,”阿诚气息微弱的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然后,他闭上眼睛,浑身一松,在最信赖的怀抱里安然睡去。

藤田一死,手下人树倒猢狲散,或死或逃,明楼指挥迅速撤离。家里,苏医生已经在等候,第一时间抢救阿诚,缝合伤口,调理身体,结束时天色已明。

苏医生说阿诚至少要半天才能醒来,叫明楼先去休息,明楼摇头,让明台送走了苏医生,自己却坐在阿诚床边陪着。

清晨的阳光射进来,明楼怕刺到阿诚的眼,便去拉下一半窗帘。端详着阿诚没有血色的脸,想着这小子太瘦了,得好好喂胖些,不然抱着都硌人。他又看到阿诚额角一点没擦净的血迹,连忙拿来湿毛巾细心的擦拭。

他一直忙忙碌碌,却刻意不去想他差点失去眼前这个人,这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无法放手的人。昨晚如同一场噩梦,他不愿去回忆任何一个细节,不愿去想象阿诚受的苦。

走上这条路之后,他时刻提醒自己要无情无欲,无情才不会有软肋,无欲才不会被诱惑被蒙蔽。而现在,他不能对阿诚无情,阿诚是他的软肋,是他的死穴。这对他来说很危险,可是他并不想去除这个危险因素。

他一直以为他终生不会标记Omega,他一直以为只有他利用别人,不会有人能影响他的感情,但是一切的以为都在碰到对的人的时候不堪一击。阿诚,就是那个对的人。

他找出戒指盒,拿出那枚戒指,牵起阿诚苍白的手给他戴在无名指上,然后送到唇边亲吻。

“愿意和我结婚吗,我的Omega?”他轻声问。“不。”虚弱的声音,让他吃了一惊,连忙去看阿诚,只见阿诚看着他微微笑着:“戒指的样式太老土了大叔。”

明楼心口一热,俯身抱住阿诚:“你终于醒了。”阿诚举起左手端详戒指:“所以昨天你说有话要跟我说,就是指这件事?”“是啊,你不喜欢戒指可以再换。”“算了,不麻烦了。”“那么说你同意了?”阿诚瞥一眼明楼,皱了皱鼻子:“标记都标记了,不结婚下次发情怎么办?”

明楼原本微笑的脸骤然阴冷下来,阿诚心头一跳,忙拉住他说:“别想了,我不是好好的吗?”明楼把他揽进怀里,嘴唇贴了贴他的额头说:“以后的每一次发情,我都会在你身边,寸步不离。”

阿诚把脸埋进明楼怀里,明楼轻轻抚摸他的后背,温存许久,明楼突然问:“所以,我们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评论(37)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