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驯染(6)小阿诚的吃醋事件

(6)

学校放了几天假,正巧明镜要回苏州,明台闹着要跟着去玩,明镜应了,又问阿诚要不要一起。明台乐得有个玩伴同行,就去拉阿诚的手说:“阿诚哥,一起去嘛。”明镜也说:“是呀,阿香也要跟我们去,家里没人做饭,阿诚你不如和我们一起。”

阿诚毕竟是孩子,玩心还是有的,但是看一眼明楼,明楼正看报纸,一眼也没有看他们,可不知为什么阿诚就是知道大哥生气了,于是他笑笑说:“谢谢大姐,我还是不去了,功课多,又快考试了,我在家里温习。”

明镜赞他刻苦,又唠叨明台说他就知道玩,明台朝阿诚做个鬼脸,阿诚笑笑,再看明楼,脸上露出一点洋洋自得的喜色。

三个人一走,家里就只剩明楼和阿诚两人,明楼说:“想吃什么,大哥带你去馆子吃。”阿诚摇头:“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总不能顿顿吃馆子,还是我来做吧。”

阿诚常在厨房给阿香帮忙,大都是洗菜刷碗之类,做饭倒是很少,但阿诚手巧,看上几遍也就会了。他一早挎了菜篮出去买菜,回来就在厨房洗洗涮涮。

明楼在书房读了很久的书,休息时才注意到房间里静过了头,于是大声喊:“阿诚!——”不听回答,他找出来,听到厨房有动静,过去一看,阿诚系着围裙,像模像样的在切菜。

明楼本意是想去帮忙,但不知怎么就停下来靠在门框上看着,阿诚还没发现他,正在砧板上切胡萝卜,手法不算熟练,但也并不十分生疏。

明楼看着,微微笑着,无端觉得这情景温馨无比。阿诚切好了菜,把锅坐在炉子上,点了火,放油炒菜。下锅的时候油溅出来,他手一抖,菜有几片掉在地上,他连忙捡了去洗,这才看到明楼,难堪的叫一声:“大哥。”

明楼笑着走过来说:“没关系,没有烫到你就好。”阿诚自觉笨拙,有点难为情,推着明楼说:“大哥去等着,一会儿就好。”明楼被他推着倒退了几步,举起手说:“好,好,我出去就是。”

出去喝了几盅茶,阿诚就叫他吃饭,他到了餐厅,见摆着两菜一汤,阿诚正在给他盛米饭。

明楼坐下来笑着说:“做的不错。”阿诚说:“还没尝就说不错,大哥就会骗我。”明楼说:“看看样子就知道了,大哥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他夹起芦笋来尝,说实话,远远算不得美味,但是至少咸淡合适,味道尚可。“好吃。”明楼大赞,又夹别的菜来吃,连连点头,阿诚欢喜起来,咬着筷子笑。

下午明楼去公司替明镜处理些事务,嘱阿诚好好看家。阿诚中午受了鼓励,下午又去买了菜,还特意为明楼买了条鱼。日头还高着就开始忙碌,客厅里电话响了,他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跑去接。

“喂,这里是明公馆,请问您哪位?”阿诚猜测是明镜放心不下打电话来问候,谁知那边却是一个更年轻的女声:“我是汪曼春,我师哥在吗?”

阿诚的笑容凝固在嘴角,汪家和明家有仇,但汪曼春却追明楼追的紧,他无法对这位汪小姐抱有任何好感。

“大哥去公司了,不在家。”阿诚机械的答道,无论如何他不至于无礼。汪曼春说:“好,那我去公司找他。”

放下电话,阿诚莫名烦躁,剖鱼的时候不当心划破了手,他随便包扎了一下接着做饭,快做好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这次是明楼,明楼说:“有客户请吃饭,晚上你自己吃饭吧,记得把门锁好,不用等我。”

阿诚手指上的伤口突然疼的钻心,他不信明楼的解释,他想一定是汪曼春约明楼吃饭,明楼骗了他。他放下电话去厨房,鱼已经蒸好了,滋味鲜美,但阿诚一筷也不想动。

其实明楼回的并不晚,他实在放心不下阿诚一个人在家,打开门见灯亮着阿诚坐在客厅沙发上也并不奇怪。

“等我呢?大哥回来的早吧。”他一边脱外套一边笑着走过去。阿诚并没有像平时一样站起来迎他,小脸阴沉沉的,理也不理。

明楼只以为阿诚怪自己没回来吃饭,便在阿诚身边坐下,讨好似的拉过他的手说:“不过是应酬,避免不了的,你就别生气了。”

拉过手才看到手上包的纱布,惊叫道:“这是怎么了?做饭切到手了?”阿诚用力抽回手说:“只是破了个口子,不用大哥操心?”明楼皱起眉:“这是怎么说话呢?我怎么会不担心?”

阿诚别过脸说:“大哥忙着约会,怎么会有工夫担心我?”明楼听不明白:“这是怎么说的,我和刘老板吃饭怎么就变成约会了?”阿诚回过头拧着眉盯住他:“你真的不是和汪小姐约会?”

“汪小姐?你说汪曼春?”“她下午打电话找你的。”明楼扬起眉看着阿诚,半晌突然大笑起来,笑的阿诚又尴尬又窘迫,跳起来要走,被明楼拉住,边笑边说:“原来是为了这个,汪曼春确实找过我,我并没有答应她,后来刘老板来谈生意,我也正好有了借口,才顺势答应下刘老板的饭局。”

阿诚的眼睛突然变得晶亮晶亮,拨云见日似的露出明媚的笑,嘴里却说:“又没有不让你去,只是做了鱼,你不回来真是可惜了。”

“你做了鱼?”明楼惊讶的问,站起身往厨房走,阿诚再拦已来不及,明楼路过餐厅时一眼看到桌子上原封不动的鱼和菜,脸色顿时沉下来,回过头问:“你没吃饭?”

阿诚见明楼生了气,怕挨骂,于是故意把嘴一撇说:“人家为做饭划破了手,辛辛苦苦的,大哥却不回来吃,还不许人家生气?”一句话说的明楼没了脾气,无可奈何的叹一口气说:“好,好,大哥的错,来,我去热热陪你吃。”阿诚抢上前端起盘子抽抽鼻子说:“还是我去吧,大哥别摔了盘子。”

明楼又气又笑,心说这孩子如今也惹不起了。阿诚热了饭菜,明楼当真陪他吃了,鱼一人一半吃了个干净。

饭后读书,阿诚每次抬头都看到明楼在看着他笑,他被看的发毛,故意瞪起眼睛说:“大哥笑我什么?”明楼摇摇头,笑着抚弄他的颈子说:“阿诚,你今天生气,是不是嫉妒我和汪曼春约会?”

阿诚的脸白了又红,又羞又恼,从沙发上跳起来说:“大哥再这么说我真恼了!”明楼见他可爱的紧,心里笑的不行,怕他生气强忍着说:“好好好,阿诚才没有嫉妒,大哥真的去约会阿诚也不会嫉妒。”

阿诚甩手就走,被明楼一把从身后抱住,脸埋在他后背笑,笑声震得阿诚后背麻麻的,笑了半晌,察觉阿诚身子绷得紧紧的,心想这傻孩子不会真生气了吧,连忙转过阿诚的身子,却见阿诚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

明楼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把阿诚搂进怀里,连连道歉说:“是大哥不好,大哥不该跟你开玩笑,你别当真。”说着埋下头就去吻阿诚的眼泪,阿诚把头扎进他怀里抽噎着说:“大哥以后不准自己在外面吃饭。”明楼只怕他生气,什么都应,一叠声的说:“好,好。”阿诚说:“大哥每天都要回来吃饭。”明楼说:“好,好,都听你的。”

阿诚突然从他怀里挣出来,眼泪还没全收就笑的一脸得意:“那我明天做白斩鸡,大哥一定要早点回来。”

明楼呆了一下才明白这小子在演戏,笑骂道:“你这小子倒是会演苦肉计了。”阿诚歪着头说:“都说大哥聪明,这点把戏都看不出。”明楼笑道:“这跟聪明不聪明没关系,是大哥疼你,才会被你骗。”

阿诚脸一红,扭过身说:“很晚了,我去打水给大哥洗脸吧。”

明楼微笑着看着阿诚忙这忙那,心想,有些事情,大概可以挑明了吧。

评论(34)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