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驯染(7)小阿诚的情书风波

(7)

沙发上丟着一本阿诚看了一半的书,明楼把它拾起来,从里面掉出一封信。

明楼本没打算拆看,但是信封引起他的注意。这不是一封通过邮局寄送的信,上面只写了“明诚收”三个字。明楼心中一动,抽出信来摊开,扫了几眼就明白,这是一封字体端秀文采飞扬的情书。

明楼的火顿时冒了出来,捏着这封情书就出了门,阿诚正在客厅帮阿香打扫,明楼出来的时候他正挽着袖子擦桌子。阿诚极爱干净,抹布洗的干干净净,叠的方方正正,在光洁的桌面上卖力的擦来擦去。

“阿诚!”明楼厉声道,“到书房来!”阿诚吓了一跳,手里的抹布落进水盆里,咚的一声。连阿香都是一震,鸡毛掸子差点把花瓶划拉到地上。阿诚回过神,“哎”了一声,把袖子整好,跟着明楼进了书房。

一进门,明楼就把那封信摔在他面前,冷笑道:“我送你去上学是让你成才,不是让你闲来无事学大人谈恋爱。”阿诚有点莫名其妙,捡起那封信看了几眼,顿时红了脸。明楼看在眼里,只觉得刺眼的很,怒气又平添了几分,吼道:“说!这是谁写给你的!”

阿诚把信纸揉作一团,低着头说:“是一位同学,我并没有回应他。”听了这句关键的话,明楼的情绪略略平复了些,又问:“她给你写过几次信?”阿诚说:“只这一次,我早该丟了的,一时忘了,以后再不会了,请大哥原谅。”

明楼知道阿诚从不说谎,怒气才算消散了些,他缓和了语气说:“阿诚,你还小,别让这些事影响了你的学业。”阿诚仍旧低着头,只微微点了点。

明楼不知道的是,这封信并不是阿诚收到的唯一的一封,不是阿诚说谎,只是每次送情书告白的人都不同而已。

阿诚长得好,吃穿用度都和明台一样,俨然大户人家的少爷,何况又聪敏,成绩优异,人又和善,自然招人喜欢。

如今讲求自由恋爱,学校里开明,多有学生主动追求喜欢的人,除了偷偷塞信,阿诚甚至在放学路上被拦住过。阿诚心软,总是温言拒绝,若是偷偷塞情书,他便将书信及时处理掉,所以明楼从不知道。

这封信之所以被明楼发现,是因为阿诚一时犹豫,没有即刻丢掉,倒不是他对信的主人真有心思,而是因为,信的主人是个男生。

阿诚最近有点疑惑。

他一直觉得女孩很好,漂亮,可爱,他对她们彬彬有礼,也愿意保护她们,但是,却从没想过和她们有任何的亲密行为。

但是,他喜欢大哥对他的种种亲密。

古代的小说也读过,外国的翻译作品也见过,他对这种异于常人的癖好并不觉得惊怖,只是,他想知道,那些被拥抱被亲吻时的悸动,是因为他特殊的癖好,还是因为那人是大哥。

阿诚终究应了那男生的约。其实算不得约会,不过是放学时叫明台先走,他多留一会儿,地点选在学校边的树林。

男生其实很好,俊秀挺拔,又是一笔好文采,在学校里小有名气。对着阿诚,尽管满心欢喜,也表现的有礼有节。

男生说了几句类似“多谢你赴约”之类的话,阿诚只低着头不应声,一时尴尬极了。男生正试图找个话头,阿诚突然抬头问:“你真喜欢我?”男生一怔,脸顿时红了,但他诚恳的点头说:“是。”阿诚说:“那你肯抱我吗?”

男生着实吓一跳,后退了一步,见阿诚问的真切,一脸严肃,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阿诚话出了口,才觉得不妥,自己这番测试,对人家实在不公,于是叹口气说:“算了,算我唐突。”

他转身要走,男生一时情急,上前两步从身后抱住阿诚。阿诚猛地停住脚步,——男生比他高,呼吸打在他的耳边,急促而灼热,他感受到了热度,却并没有大哥抱他时那种细细密密的酥麻感。

男生的嘴唇贴在他的额角,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嘴唇的温度,呼吸的频率,甚至男生身上干净的肥皂味,但是,他的心跳甚至没为此多跳一下。

他觉得够了,刚要挣脱,却听有人怒吼道:“放开阿诚哥!”一个人冲过来猛地把男生拉开,顺势一拳就揍了上去。阿诚一吓,忙去阻拦,嘴里叫着:“明台住手!”

阿诚叫明台先走,明台机灵,转了个圈又回来,想看看阿诚哥到底有什么秘密,却不想正撞上这个拥抱。别看明台淘气,他知道阿诚对他好,他也亲近阿诚,在他眼里,阿诚这是被人欺负了,他哪里忍得下,吼一声就冲上去,阿诚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拉开,一叠声对着男生道歉,强拉着明台离开。

阿诚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不要对大哥大姐讲,明台愤愤说:“他欺负你!”阿诚苦笑:“不是,是个误会。”他不便对明台多讲,只求他替自己隐瞒,明台一脸不平之色,不太情愿的点头。

他们回去的自然晚了些,阿诚推说学校里有事耽搁,明镜唠叨了两句就叫他们吃饭,明楼却不动声色的将他们两个打量半天。

情书的事并没有过去多久,明楼心里多少还有些耿耿,他见阿诚故作坦然,明台又有点愤愤,便知道他们有事。

明楼并未说破,饭后,他趁着阿诚收拾碗筷的工夫,把明台叫进房间询问。明台毕竟小,又不如阿诚稳重,再加上他最怕明楼,明楼连哄带吓,没几句话他就全招了。

他自然说的是自己所见,阿诚哥被一个男生抱着,还护着他不让自己打。明楼初听之下,也以为阿诚受了欺负,只气的无名火起,可他立刻又想到那封情书,突然间意识到,那笔洒脱的字体分明是男生写的,他只觉得轰的一声,先是一阵麻木,紧接着心口一痛,仿佛被人用手生生揪住了用力扯去。

明台见大哥脸色一变,连忙问:“大哥你怎么了?”明楼挥了挥手叫他离开,明台不敢多问,赶紧出门,在门口遇到了阿诚。阿诚见他神色不对,问他,他说:“快看看大哥吧,大哥好像不舒服。”

阿诚一慌,连忙推门进去,嘴里说:“大哥您怎么了,是不是又头疼了?”话没说完就猛地站住,明楼站在屋子中间看着他,眼神说不清是恼怒还是凄惶,看的他发慌,只能低低的叫了一声:“大哥……”

明楼沉着嗓子问了一句:“明台说的可是真的?”阿诚马上明白,心一慌,可是又无法隐瞒,只得硬着头皮说:“明台是误会了……”明楼立刻打断他问:“是给你写情书那个人?”阿诚呆了一下,明楼便知道自己猜对了,眼神骤然一变,阿诚慌忙解释:“其实我是……”

“喜欢他?”明楼突然问,阿诚瞪大眼睛,反应过来的时候脸色又青又白。“没有!”他高声叫着,急切的辩解道,“我没有喜欢他,就只是……只是……”

他说不出口,他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可是又怕明楼生气,急的眼圈全红了,只好望着明楼的眼睛,让明楼看他澄澈如水的眸子,让明楼看进他的心里去。

明楼的心终是软了,他的聪敏睿智,却在这双眼睛面前毫无用处,只得叹息一声把小孩搂进怀里。阿诚在他怀里闭了眼,大哥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衬衫传到他心里,他忍不住深深吸气,去嗅大哥的味道,小小的心子跳的又急又快。

只有大哥能让他悸动,让他安心,让他的快乐变成幸福,让他的悲伤化为平静。他说:“大哥,我错了。”然后抬起头去吻明楼,第一次主动的亲吻,不是被迫的应和,是纯粹的喜欢,喜欢和大哥唇齿相触,气息相融。

他攀住明楼的脖子,明楼的手扶在他细而柔韧的腰上,亲吻许久,阿诚才又把头埋进明楼怀里,轻声说:“阿诚不喜欢他,阿诚只喜欢大哥。”

评论(45)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