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黑帮AU】天火(20)完结—生子预警

(20)

明台打电话来的时候,明楼不在上海,他放下电话就叫人订机票,几个小时之后飞机转汽车,直接开到医院。

明台在门口等他,他一脸的镇定自若不苟言笑,却在下车时左脚绊右脚差点来个马趴,明台也不敢笑,紧走两步扶住明楼,明楼推开他,咳了一声问:“情况怎么样?”

明台说:“一切顺利,阿诚哥和孩子都很好。”明楼长出一口气,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阿诚在哪儿?”明台说:“我建议还是先看孩子。”明楼看他一眼:“为什么?”

明台笑了一下 :“阿诚哥……因为你没及时陪他很生你的气……虽然我检查了好几遍,但你知道,阿诚总是能从不知什么地方变出把枪,所以……你还是……等他气消了再说吧。”

明楼勉强维持住脸色,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那就……先看孩子。”明台心里乐的不行,简直要笑出声,连忙用咳嗽掩饰过去,带着明楼去看孩子。

男孩,全身红通通的,闭着眼哭,看不出眼睛大小,眉毛和睫毛也没有,只是一层绒毛,就是头发好,又长又柔软,黑里夹着几缕棕黄。

明楼皱着眉看半天,半晌说了一句:“真丑。”明台在一旁噗的笑出声。

明楼很快就打脸了,他完全不知道小孩子的变化可以这么大,不过一年工夫,完全变成一个黑头发白皮肤大眼睛长睫毛的小天使。

现在明台已经可以独当一面,阿诚也会帮忙,所以明楼很少出面,在家的时候多了,心情好时,也会主动从保姆阿香手里抱过儿子来玩一会儿。

小小明很淘气,比他叔叔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会揪明楼的头发,扯他的嘴巴,把口水抹在他脸上,有时还会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两个牙印儿。

他乖的时候,明楼很疼他,把他抱在怀里摇晃,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玩。

如果他淘气,明楼就揪起他的脖领子把他拎起来,像丢一只小狗一样丢给阿香。

他本来会更疼他,如果他更乖一点,如果他更像阿诚一点,很可惜,他长的像明楼多一些。

明楼完全不会照顾孩子,常会被阿诚骂,比如这天,难得小家伙不哭闹,明楼把他抱在腿上,喂他吃饼干。饼干入口即溶,明楼一小块一小块填进他嘴里,孩子吃的很开心,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

“哎呦明先生!”阿香走进来的时候看见了,立刻叫起来,“您可不能喂小少爷吃这么多饼干,阿诚先生看见了会生气的。”明楼喂的正得意,难得儿子这么听话,让他颇有成就感,怎么会听阿香的话,更何况阿诚现在也不在家。

“这有什么关系,”他一边毫不在意的说一边继续喂,“你没看他吃的多开心?”“可是……”阿香突然闭了口,明楼发觉房间里的空气骤然冷下来,回过头,阿诚站在门口正盯着他看,他一僵,连忙站起来作出笑脸:“阿诚,怎么这么早回来了?——阿香,快给阿诚倒茶。”

阿香默不作声的过来抱走小少爷退了出去,顺手关上门,心想,明先生您自求多福吧。

房间里,明楼迎着阿诚的目光笑的一脸僵硬,阿诚慢慢的朝他走过去,明楼下意识的想摸枪。“明楼。”阿诚终于开口,还带着笑,明楼却觉得毛骨悚然。“明楼,”阿诚说,“如果再让我看到你给儿子喂甜食,我就卸了你的胳膊,听明白了吗?”

明楼后脊背发凉,连忙陪着笑走过来说:“好,好,都听你的。”揽过阿诚的腰,顺势亲在脸上,阿诚不太有诚意的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算了。

“和梁仲春的生意谈的怎么样?”明楼问,阿诚若无其事的说:“四成利,怎么样?”明楼噎了一下:“四成?你可真敢要。”阿诚得意的笑了一下,随即又绷了脸说:“生意交给我,你在家把儿子看好就行了,不准给他吃乱七八糟的东西。”

“好,好。”明楼顺从的点头,揽着阿诚就往卧室带。阿诚觉察出不对的时候,已经被推倒在床上。

“大白天的你干什么!”阿诚挣扎,可是明楼的体重不是那么容易被推开的。明楼不慌不忙的吻他的颈窝,一边说:“最近几天你回来的都太晚,做也做不成,今天好容易回来的早……再说,我们是不是该考虑生个女儿?”

“生什么生!要生你自己生去!”阿诚这样说着,躲避明楼的亲吻,可是哪里躲得了,明楼的信息素把他紧紧缠住,打乱他的呼吸,他之前的气势汹汹完全软化成一滩春水,明楼满意的纠缠住他的舌,把手伸进他的衬衫……

手机突然响起来,明楼试图不理会,但阿诚果断的把他翻到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喂,明台,”阿诚坐起身,眉头皱起来,“好,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去。”

他站起身整理衣服,明楼恼怒的问:“那小子找你干什么!”阿诚说:“生意出了岔子,我得马上去一趟。”“不准去!他一个人就够了!”阿诚听也不听,弯下腰随便的亲亲明楼的脸,漫不经心的说:“乖,听话,我很快回来。”转身毫不留恋的出门。

明楼丧气的咒骂几句,仰面朝天的躺回床上。听到院子里的汽车声,他猛地坐起来,站起身往外走,高声叫:“阿香,阿香,把小少爷抱来,我要喂他吃蛋糕!”

好吧,既然阿诚不管他们了,那他就把这小子喂成个小胖子好了。

阿香一脸鄙夷:“明先生,您和阿诚先生斗气也不至于对孩子动手吧。”她怀里的小小明不知是不是听懂了爸爸的话,开心的尖叫起来,朝着明楼伸出两只小手拼命摇晃。

明楼微笑着,走向自己的儿子,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生活,温馨,幸福,美好,这是那个人带给他的,无论这座房子外有多少风雨,他都会和那个人一起,支撑起这房子里永远的安宁。

(完)

PS:

楼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Σ(っ °Д °;)っ   把开头那个炫酷的楼总还给我〒_〒

评论(40)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