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1)

警告:

1、台诚单箭头预警,明台单恋阿诚

2、阿诚初恋设置,不是明楼,但是楼诚衍生里某一角色,初恋纯感情,无身体关系,大部分时间作为背景出现。

其他细节还没想好,有特殊情节及时预警,如不适请不要继续。


(1)

明楼从会馆走出来,梁仲春一直送到门口,赔笑说:“明先生真不留下来多玩一会儿?”明楼摆摆手,淡淡说:“算了,年纪大了,玩不动了。”梁仲春连忙说:“明先生说笑了,您正值春秋鼎盛之时,哪里就老了。”

明楼笑一笑,并不答他。车开过来,梁仲春殷勤的给他打开车门,明楼俯身坐进车里,朝梁仲春点头示意了一下,命令司机开车。

车子开动起来之后,外面开始下起小雨,雨越下越大,车窗外,入夜的霓虹灯的灯光映在湿淋淋的街面和车辆上,流光溢彩。明楼沉默的看着车窗外的雨帘,眼中带着一丝倦意。

过了三十岁,他就常常觉得懒散而无趣,生活的激情已经成为遥远的回忆。他出身名门,睿智超群,年纪轻轻就接手了家族生意,在上海金融圈动动手指就能掀起海啸。

人又英俊倜傥,只要他愿意,各色各样的男男女女争着抢着爬上他的床。比如今晚,不用看也知道,有多少人走了梁仲春的关系,希望在那种地方与他“偶遇”,结一晚露水姻缘。

但是,他没有丝毫兴趣。

也许是高处不胜寒的生活过的太久,他习惯以毫不掩饰的高傲姿态俯视众人,不屑于像那些庸庸碌碌的男女一样沉沦欲海,算不得有意的修身养性洁身自好,只是单纯的缺乏热情加上蔑视鄙夷。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引起他的兴趣,倒是一件有趣的事。

车子拐入一扇雕花的大门,开到一座白色的别墅前,司机下车撑上伞,将明楼送进房中。

明楼一进大门,就有一个梳麻花辫的姑娘迎上来接过他脱下的大衣,客厅有人高声问了一句:“是明楼回来了吗?”明楼一边应一边大步走过去,笑着说:“大姐,您还没睡呢?”

明家长姊明镜放下手里的茶盅,点点头说:“你如今应酬回来的越来越早了。”明楼在旁边坐下,刚才那个姑娘给他倒了一杯茶。明镜看见了,说:“阿香,给大少爷把橄榄酸梅汤热一热端过来。”阿香应了一声退下去,不多时端了汤来,明楼一边喝着一边问:“明台呢?”

说起幼弟,明镜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他在房间里学习呢。”明楼扬起眉:“学习?这可真是稀罕了,咱们家这位小少爷什么时候主动学习过?”

明镜嗔怪的瞪他一眼:“明台平时是贪玩淘气,可他就不能改过自新?今天他特意带了个学长回来,说是以后请他给自己辅导功课。”“是吗?”明楼不在意的反问一句,明镜却兴致勃勃:“是啊,我就说这孩子上大学之后懂事多了……”

话未说完,楼梯响了,明楼抬头望去,见幼弟明台和一个人肩并肩走下来。

那是个瘦高个子的年轻人,皮肤白净,浓眉,一双眼睛大而圆,虹膜黑的发蓝,使得他带了一点孩子气的天真。他穿着朴素的白衬衫,又干净又清爽,看着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明镜站起身招呼道:“怎么,这位同学要走么?”明台说:“是啊,我说下雨了,要阿诚哥留一晚,可他说什么也不答应。”那个叫阿诚的年轻人得体的微笑着:“明早还有课,就不打扰了。”

明镜皱眉说:“可是雨那么大……”阿诚说:“没关系,我带了伞,现在还能赶上末班车。”明镜摇摇头,回身对明楼说:“叫司机老张送送他吧。”明楼说:“不巧,刚才我叫老张回家去了,不如这样,我去送他。”

阿诚吃了一惊的样子,连连摆手说:“不麻烦明先生了,我自己走。”明楼已经站起身,叫阿香拿来外套穿上,不由分说说了一句:“走吧。”自己先向门口走去。阿诚没办法,只好仓促的跟明镜和明台告了别,匆匆去追明楼。

学校离明家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刚上车的时候,阿诚先是礼貌的感谢一番,就没有了话。

车里一时静的尴尬,明楼从后视镜里看了阿诚几眼,见他在偷看自己,对上明楼的目光,又连忙躲闪开去。明楼笑了一笑,开口问:“听明台叫你阿诚,你姓什么?”阿诚答:“跟先生一样,姓明。”

“哦?真是巧。明台说你是他学长,你今年……”“大四了。”“找好工作了吗?”“没有,我考研,下半年继续在学校读研。”“那么你辅导明台是……勤工俭学?”阿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其实明台是有意帮我,他并不需要什么辅导,只是我现在需要筹集读研的学费,一时有点紧张。”

明楼哦了一声:“家里有困难?”阿诚笑了一下:“我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大学的费用都是我的奖学金和打工钱凑的。”明楼没再说话,汽车已经开到了学校门口。

阿诚礼貌的道谢,撑着伞下了车,明楼看他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朝他摆手,然后站着不动,仿佛自己不走他就不离开。明楼笑笑,调转车头开上马路,后视镜里,阿诚转过身朝校门里走去,后背拔的笔直。

评论(40)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