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2)

警告:
明台单恋阿诚(其他具体警告见第一章)

(2)

明楼坐在汽车后座上,恹恹的看着窗外。

他刚谈完生意,回家还早,可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路边晃过一家甜品店,门口一个穿着制服的服务生正送顾客出门。明楼扫了一眼,坐直身体。

“停一下,”他吩咐司机道,“你先走,把车留下,我去店里坐坐再走。”

车子停了,他下了车,朝甜品店走去。那个服务生正要进店,看见他,愣了一下,立刻微笑起来。“明先生,”他说,“天气很热,要不要来点冷饮?”明楼弯起嘴角:“好啊。”

阿诚殷勤的引他在靠窗的位置坐了,问他要什么。明楼把菜单推在一边说:“你觉得我该点什么?”阿诚很认真的想一下说:“现在店里正推几款套餐,您一个人,就点A套餐吧。”

他用手指给明楼看,明楼随意的扫了一眼,点点头。阿诚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跟在阿诚的背影上,墨绿色的制服收腰收的很紧,完美的勾勒出年轻人纤细的腰线和挺翘的臀部。

不多时,阿诚送来套餐,明楼看了看,指着红豆冰问:“套餐里好像没有这个吧。”阿诚一笑:“这是我送您的,——作为您送我回学校的谢礼。”明楼挑起眉:“你这是慷老板之慨?”阿诚笑:“当然不是,这份记在我账上。”

明楼点点头,也不推辞,舀一勺子尝尝,味道不错。明楼吃冷饮的时候,阿诚就在忙自己的工作,明楼的眼睛一直追着他。

店里的顾客多是年轻的女孩子,有些人明显是冲着阿诚来的,她们想办法拖延时间,让阿诚给她们推荐新品,引他说话。阿诚耐心的一一照办,看到她们偷拍他,也不恼,甚至还对着镜头笑。

这是个聪明又随和的年轻人,让别人很难不亲近他,很难不对他抱有好感,可是他温和的微笑下,却带着不易察觉的疏离。他似乎很容易亲近,却又似乎很难让别人走进他的心里。

“孤儿……”明楼想,“大概孤儿更容易有戒备之心吧。”

阿诚终于闲下来,他朝明楼的方向望一眼,见他吃完了冷饮,却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走过去问:“您还要点什么?”

明楼好整以暇的对着他笑:“我不要什么,只是在等你下班。”阿诚愣了一下,明楼解释说:“你今晚不是还要辅导明台吗?我猜你快要下班了。”阿诚笑起来:“是,再过十分钟就可以下班,您等我下班是有什么事吗?”

明楼指了指窗外:“既然是要到我家去,正好我可以载你。”阿诚连忙摆手:“不不,上次让您送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明楼说:“我们同路,你不来我也是要回家的,没有什么不方便。”

阿诚无话可说,只好微微点了点头。

明楼在车里等他,见阿诚匆匆跑出来,已经换上自己的衣服,依旧是白衬衫,阳光下白的透明。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阿诚一上车就这么说,明楼一边发动车一边笑道:“你这么见外可不好,我若是像你一样见外,刚才就不会吃那份红豆冰了。”

阿诚不好意思的笑笑。明楼问:“你来这里打工不耽误上课吗?”阿诚说:“临近毕业,课程很少,除了毕业论文答辩,没什么重要的事。”明楼感慨的说:“真不容易,我们家那个小少爷可什么都不会做。”

明楼只是随便一说,阿诚却认真起来,坐直身体正色说:“明先生您不能这么说,这些事都是我不得不做的事罢了,没有什么容不容易。明台出身于你们这样衣食无忧的人家,却没有放纵自己玩乐,功课为人都无可指摘,他才是不容易。”

明楼从后视镜里看着阿诚,笑一笑说:“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夸奖他,怪不得他喜欢你。”阿诚微笑:“明台本来就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孩子,学校里大家都喜欢他。”

明楼暗中点一点头,这个年轻人见招拆招,什么时候都滴水不漏,再想想自家弟弟的任性骄纵,不由对这个年轻人产生几分敬意和怜惜。是怎样辛苦的生活,才会让他在这样的年纪就能如此的识得人情,懂得分寸?

到了明家,明镜和明台见他们一起进来,都吃了一惊,明楼只说路上遇见,便载了阿诚一起回来。明镜没有多说什么,只招呼他们吃饭,明台的眼睛在阿诚和大哥身上溜了个来回,脸色不大好看。

饭后,阿诚跟着明台到他的房间,还没把书本打开,明台就问:“今晚我大哥还要送你回去吗?”阿诚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怎么会,那天是因为下雨,不然我决不会麻烦明先生的。”

明台不说话,阿诚便开始给他讲题,明台心不在焉的听着,突然打断他说:“阿诚哥,我大哥狡猾的很,你最好离他远一些。”阿诚笑笑说:“明先生聪敏睿智,我当然看得出,不过这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理由和他有什么来往。”

明台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阿诚继续讲着,他没怎么用心听,其实大学的课程远没有高中紧张,凭他的聪明也决不至于不及格,这样的补习并没有什么必要,他只是想亲近这个大他两届的学长。

认识阿诚是很容易的事,他在学校里早已收获了一群女粉丝,长的帅,成绩好,还有一把好嗓子,在全校晚会上随便唱几首歌就能出足风头。

开始的时候明台是很讨厌这样的人的,直到在社团遇到,打过几次交道,才发现阿诚为人谦和谨慎,与人相处又细心周到,受了他几次照顾,不由得心生好感。

年轻人总是对和自己不同世界的人感兴趣,明台也是如此。他这样的家世,普通人家的子弟对他不是阿谀奉承就是鄙夷轻蔑,单只有阿诚不卑不亢,分外难得。

最初只是觉得特别,不知怎么的就上了心,到现在,便是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了。

阿诚照例在八点左右告辞,明台送他出来,明楼坐在客厅看书,看他们出来,就只淡淡打了个招呼。

明台和阿诚并肩走出去,明楼目送他们直到大门关上,半晌,才把目光收回到手中的书上。

PS:

查题目的意思的时候,网上列出的例句居然来自靳以的小说。

至于我为什么一天更两个文?因为没有wifi的日子太无聊啦!

评论(6)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