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3)

警告:

明台单恋阿诚

(3)

此后的一段时间,明楼都没有和阿诚有什么交往。阿诚每周三天来给明台辅导功课,按时来,按时走,从来不多作耽搁。明楼有时遇上了,也不过打个招呼,话也不会多说一句。

转眼到了暑假,阿诚最后一次来的时候说,他假期会继续打工,研究生的学费已经凑了个七七八八,再多打两个月工,也好给自己赚些生活费。那之后,他一个多月没有在明家出现。

八月份的一天晚上,明楼依旧由梁仲春陪着,从76号会馆出来,外面正在下暴雨,一时水流如注,梁仲春殷勤的给明楼撑着伞,等明楼的司机把车开过来。

路对面的便道上,有一个人在冒雨而行,旁人都跑的飞快,偏他呆呆傻傻,早叫大雨淋的湿透。明楼多看了一眼,觉得眼熟,心里咯噔一下——这可不就是阿诚?

他从梁仲春手里夺过伞就跑过去,将伞塞到阿诚手里,然后脱下外套裹在他身上。阿诚仰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水,不知是雨还是泪,明楼问他:“去哪儿?”阿诚茫然的重复:“去哪儿?”明楼叹一口气:“我先给你找个地方洗洗澡吧。”

远处的梁仲春瞪大眼睛看看左右:“那个人是何方神圣?”

明楼本想带阿诚回家,想了想,还是就近找了家酒店订了一个房间。把阿诚推进浴室,他坐在房间里抽着烟等着。

一刻钟后,阿诚穿着浴袍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水顺着发梢滴滴答答,他愣愣的冲着明楼点点头,轻声说:“谢谢。”明楼把烟蒂拧灭在烟灰缸里,问他:“怎么了?”

阿诚在床边坐下,耷拉着肩膀,完全不见平日里的挺拔。“我的银行卡被人盗刷了。”他声音呆滞的说,“我刚才才发现……我也不知怎么泄露了信息,里面的钱全都……我的学费……马上要开学了……”

他语无伦次,明楼却已经明白了,他笑一笑说:“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不必这么失魂落魄,天无绝人之路,何况能用钱解决的从来不是大问题。”阿诚苦笑了一下:“对您来说当然不是问题,可是我……”“我可以替你付学费。”

阿诚猛地抬起头来,明楼微笑的看着他,他眼睛闪过一道光,但立刻就黯淡下去。“可是……”他迟疑的说,“学费是我攒了很久才攒够的,您借给我的话,一时半会儿还不了您……”明楼淡淡说:“那点钱我还不至于急用。”

阿诚显出又是欢喜又是忐忑的神色,他不想亏欠人情,却又不得不向明楼借钱。犹豫很久,理智战胜了自尊,他终于垂下眼睑点一点头,轻声说:“多谢。”

明楼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讲到一半上下打量打量阿诚,阿诚傻傻的等他讲完电话,明楼对着他一笑:“等一下吧。”

半个小时之后门就敲响了,明楼去开门,回来时拎着两只纸袋丢给阿诚。“你的衣服都湿透了,先凑合穿这套吧。”他说,然后把一张卡放在桌角:“里面的钱你自己取,密码是xxxxxx,除了学费,生活费也留够。”

阿诚从袋子里拿出衣服,看一眼牌子就吓了一跳:“明先生……”明楼摆摆手:“我先走了,你就在这里睡吧,明早雨停了再走。”“明先生……”明楼只说了一声“晚安”,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只留阿诚呆呆的望着门的方向。


明楼做事向来志在必得,没有人比他更懂得欲擒故纵以退为进,他有意不说要什么,他吃准了阿诚绝不会安然接受他的钱。

第二天晚上他回家,车开过离家最近的路口,路边有人招手,他叫司机停车,从车里走出来。阿诚跑向他,气喘吁吁的伸出手,手里拿着那张卡。

“谢谢您的卡,”阿诚说,“我已经把钱留够了。”明楼随意的把卡塞进口袋,看了看手表,问:“你在这里等多久了?”阿诚不好意思的说:“两个多小时吧。”明楼一皱眉:“怎么不送到家里去,或者送给明台也好。”阿诚低下头笑了一声:“这里面钱太多了,不亲手还给您,我不放心。”

明楼微叹一口气:“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饭。”“不我……”“上车吧。”明楼走向汽车,司机早已独自离开。他打开车门,回身看阿诚,阿诚犹豫着,终究还是走过来。

吃过饭,明楼送阿诚回学校,临分别的时候,阿诚突然说:“明先生能把手机号给我吗?我还您钱的时候也好联系您。”明楼报了号码,阿诚打过来,他也记下阿诚的手机号。
        
一切都进行的顺理成章。

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明楼回家吃晚饭,饭桌上不见明台,他就问明镜,明镜叹口气说:“说是有个同学过生日,这孩子也是,就爱凑热闹。”

“哦?”明楼随口问,“哪个同学?”明镜说:“还能是谁,不就是给他辅导功课那个,旁的人他哪会多管这闲事。”明楼的筷子停了一下,——阿诚?

他匆匆扒了几口饭,回到自己房间,拿出手机翻到阿诚的号码,盯着看了很久,直到屏幕暗下去也没有拨出号码。

大约十一点左右,他听见明台回来的声音,明镜抱怨他回来的太晚,又张罗着让阿香给他热糖水喝。明楼坐在窗前,看外面幽黑的夜色,和星星点点的灯光,拨通了阿诚的手机。

手机立刻被接起来,阿诚的声音清晰的仿佛就在面前:“明先生?”明楼看着窗外的月亮说:“生日快乐啊。”那边沉默了片刻,阿诚才回答说:“谢谢。”明楼听出声音里隐藏的欢喜和感动,他垂下眼睑勾起嘴角微笑。

PS:

更得少的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但是下面的情节可能比较长,所以就这样吧。

评论(21)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