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4)

警告:

明台单恋阿诚

(4)

明台从来没有这么盼望过开学,开学他就大三了,愈加清闲,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找阿诚。可是开学之后他才发现打错了算盘——他倒是有时间找阿诚,可惜阿诚并没有时间见他。

阿诚拒绝继续给明台补课,表面上的理由是和他兼职的工作时间冲突,实际上是他无法赚明台的钱去还明楼的账,这让他觉得愧疚。

为了还钱,他除了在甜点店打工,还在周末去送外卖。明台很难约到他,好容易听说他晚上有空,打电话过去,阿诚却为难的说:“真对不起,明台,我晚上临时有事,实在不好意思。”

明台恼怒的很,也只能说:“好吧,那就下次再约。”如果让他知道阿诚拒绝他是要赴他大哥的约,他大概会气的大闹一场吧。


阿诚当然不是真的和明楼约会,他是还钱。

阿诚做事极有规划,他一早就打算分期付款,甚至把利息都算好,每个月自己要还多少一清二楚。这是他第一次还钱,他打电话给明楼,明楼说晚上见他。

傍晚,他在学校附近的路口等着,在说定的时间,明楼开车来了。阿诚本想还了钱就走,但明楼并没有下车,反倒把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说:“上来吧。”

阿诚只好上了车,还没等他把钱从包里翻出来,明楼就开动了车子。阿诚说:“明先生,我是来还钱的。”明楼看也不看的说:“既然来了,一起吃个饭吧。”阿诚说:“我已经在食堂吃过了,我还是……”“我还没吃饭。”明楼打断他,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我已经跟家人说不回去吃饭了。”

阿诚无话可答,只好跟着明楼进了一家小店。店很小,却很精致,阿诚不懂行,不以为意,其实这家店是一位米其林餐厅的大厨离职之后开的私房菜馆,平时根本订不到位置,但对明楼却是例外,他无论何时来都有专座。

老板亲自招待明楼,见明楼带的不是客户也不是家人,心里奇怪,不由得对阿诚多看了几眼,但也不敢问。

明楼挑挑拣拣的吃着菜,一边和阿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明楼就是有这种本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任何人对他产生好感,他有目的的体贴和关照,却从来表现的了无痕迹,他的花言巧语,都真诚的仿佛句句出自真心。

除了生意场上,几乎没有人值得他动用这样的手段,阿诚很特别。他当然是漂亮的,眉目如画,身材也好,明楼肖想过他牛仔裤包裹下的屁股。但是他也没有漂亮到让阅人无数的明楼一见就惊为天人的地步。

明楼看中的是他身上一种特别的东西,温和而坚韧,透明却复杂,经历苦难却依旧保有的善良和看透炎凉但仍然留存的纯真。

他缺钱,却不是花钱就可以得到。明楼觉得有趣,而这世上,让他觉得有趣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阿诚还他钱,他就收下,毕竟还钱是目前和阿诚见面的最佳借口。吃过饭,他依旧开车送阿诚回学校,阿诚下车之前,他突然说:“你今晚有点不太高兴啊。”

阿诚连忙笑道:“怎么会。”明楼看他一眼:“我请你吃饭你又在计较了是吧。”“我没……”“听说你们学校附近的酸菜鱼不错,哪天请我吃一顿?”

阿诚的眼睛亮起来,他抿起嘴笑着说:“好啊,过两天有空了我给你打电话。”“您”变成了“你”,他也没有发觉,明楼倒是很在意,也很满意。——那么说,几天之后,他们还会有一个约会。



时间比明楼预想的要早,那个周末他就接到了阿诚的电话。

电话那边,阿诚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雀跃:“今天发薪水,我请客。”明楼能想象的出他生机勃勃的脸和满眼的喜悦和期待,这让他忍不住也微笑起来。

“好,”他说,“我准时到。”

他很早就在约定的路口等着,过了一阵子,才见阿诚远远的跑来,雪白的衣角被风吹起,在空中划出好看的弧线。

“真抱歉让你久等了。”阿诚笑着道歉,明楼微笑着看着他,像看着一个宠爱着的孩子。“没关系,”他说,“我也刚到。”

阿诚带他到一家酸菜鱼馆,店面很小,好在算是有雅间,明楼料想阿诚也不愿被同学看见,便选了雅间坐了。明楼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吃穿用度,精致讲究,哪里来过这种穷街陋巷的小馆子,但他看着阿诚兴致勃勃的给他介绍这家的鱼如何美味,不由得也来了兴致。

阿诚也是奇怪,明知明楼是怎样身份,却并不自惭形秽,跟着明楼去星级酒店吃饭也不局促,请明楼来这样的小店也不自觉寒酸。明楼对他这一点相当赞赏。

菜端上来之后,明楼举着筷子看了看,抬头看向阿诚:“喝点酒,怎么样?”阿诚迟疑了一下,明楼说:“我特意没有开车,喝点白的如何?”阿诚犹豫了一下,笑了:“好吧,既然请客,就全听你的。”

小店里当然没有名贵的酒,明楼随便要了一瓶白酒。明楼当然不贪杯,他只是想看看阿诚醉了的样子。

酸菜鱼酸辣爽口,但明楼习惯口味偏甜的本帮菜,挑挑拣拣的吃不了几口,阿诚倒是吃的开心,额头上一层晶晶亮的汗珠。明楼慢慢的喝酒,闲闲的说着话,见阿诚的酒杯空了就给他续上,一顿饭吃完,一瓶酒已经见了底。

明楼酒量很好,喝了这些酒丝毫没有醉意,阿诚的脸却已经很红了,唇色也艳丽动人,平日里就出众的眼睛此时更是波光潋滟。明楼看在眼里,心里动了一动。

他们一起出门,阿诚的脚步有些踉跄,但说话仍很清楚。明楼送他,他不让,明楼说:“我就把你送到学校门口,不进去。”阿诚摇头:“你该回家了,我帮你打车。”说着就要去拦出租车,被明楼一把揽住。

“我已经叫司机来接我了。”明楼无奈的笑着说,阿诚似懂非懂的点头,他的头靠在明楼肩上,摇摇晃晃。他醉了,但是明楼没有从他嘴里听到一句不得体的话。明楼暗中摇了摇头,——自制力这么强,该是有多强的戒备心呢?

“明楼,”阿诚突然开口,这个称呼让明楼一震。“明楼,”阿诚扒着他的肩膀笑着说,“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你像一个人,真像,像极了。”

他的声音突然间落寞无比:“你要真的是他,多好。”

评论(36)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