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8)

台诚单箭头警告

(8)

“下课。”阿诚说完,夹着讲义朝教室外走去。

几个女生抱着笔记跑过去围住他,他明知她们并不是真的问问题,只是想多和他说几句话,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温和的一一答复。答的差不多了,他看看表微笑着说:“抱歉,我还有事,今天就到这里,好么?”

离开教室,他脚步轻快的走在校园里,手机上留着明楼的消息,约他一起吃晚饭,庆贺他第一天代课。

那天之后,明楼和他联系过几次,不过是像以前一样聊天,吃饭,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举动,这让阿诚觉得安心。

他主动打破那一层隔膜,不表示他真的打算和明楼开始一段恋爱关系。他还不太了解自己的心,他只知道他想见他,却不知道见到他后究竟想怎样。

明楼的车照例停在学校附近的小街上,尽量不引人注目,毕竟如果被阿诚的同学看见,必然会引起各种不堪的猜测,他们不想多事。阿诚像往常一样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轻快的跳上车,还没坐稳就问:“去哪儿吃饭?”

明楼看着他笑:“你怎么总是对吃饭这样有兴趣,年轻人胃口果然好。”阿诚撇嘴:“年轻人?难道你老吗?”明楼点头:“我很多年前就已经老了,可是跟你在一起,我就觉得自己又年轻起来。”

阿诚不太敢看明楼的眼睛,他转开目光笑了一下:“还没说要到哪儿去呢。”明楼发动车子:“上次你不是说想吃海鲜吗?有家做的不错。”阿诚开心的举起双手大喊:“耶!——”喊完才发觉失态,慌忙收回手,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可惜脸还是有点红。明楼从后视镜里看着,勾起嘴角,眼角存着温柔的笑意。


明楼很早就发现,阿诚吃饭极认真,极虔诚,仿佛对着神像的圣徒,而且吃的很快,也很多。明楼非常嫉妒他吃不胖的体质,看看自己,他叹一口气,把一筷子鱼夹到阿诚盘子里。

“真羡慕你的好胃口。”明楼一边剥一只肥美的虾,一边叹着气说。阿诚抬起头咽下一口鲍鱼说:“直到上大学,我还会在梦中饿醒。”明楼一皱眉,阿诚接着说:“其实不是真饿,学校食堂很实惠,我能吃饱,可是仍会做噩梦,梦见在孤儿院里,我很饿,可是什么吃的都没有,然后我就哭着醒了。”

明楼静静的看着他,阿诚在笑,语调非常轻快:“杰克伦敦的小说里,有个在长期饥饿中生存下来的人,被救之后每天晚上都要在枕头下藏饼干,因为他太害怕挨饿了——我大概也是有饥饿恐惧症的。”

明楼没有说话,只是把剥的干干净净的虾放进阿诚的盘子里。他从小锦衣玉食,从来只有别人伺候他,他从没伺候过别人,可是他就是喜欢给阿诚剥虾剥蟹,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有过悲惨境遇的人明楼见的多了,事业有成的,多是拿过去的凄惨衬托今天的辉煌,一事无成的,则会用卖惨骗得大家的同情。单只有阿诚,他讲自己的童年,仿佛在讲一件有趣的事,不以为喜,也不以为悲,就只是自己经历过的一件事,无论悲喜,他都接受。

服务员端来两碗海参汤,他做个手势,把两碗都送到阿诚面前。阿诚只是抬起头冲他笑笑,就用勺子舀来喝。明楼知道阿诚是个极有礼貌的人,这样不推不让,倒是表明了一种亲昵,这亲昵让明楼欣喜。

饭后,他们慢慢的开着车聊天,然后一路开回阿诚学校。

仍旧在一条偏僻的小街上,阿诚下了车,明楼也下车。阿诚笑着说再见,明楼不做声,慢慢的走近他。阿诚后退,明楼逼的太近,他退到墙角。明楼的影子落在他身上,他觉得有点呼吸不畅。

“明……”他不知道该喊什么,“明先生”显得生分,“明楼”又似乎并不合适。还在犹豫,明楼就吻了下来。他有点惊慌,想躲,又躲不开。明楼的吻带着不容逃避的霸道,他被翻搅的昏昏沉沉,他推着明楼,却推不开,明楼把他顶在墙上,凹凸不平的墙面硌到他的腰,他却因为明楼的吻顾及不了。

一阵气息混乱和欲望勃发之后,明楼放开了他,他低着头混乱的说:“我还不……太快了,我没有……”明楼仿佛一句也没有听到,他细心的整理阿诚的衬衣领口,给他扣上被扯开的扣子,然后抚平褶皱。“回去吧。”他若无其事的说。

阿诚倒没有了话,只好点一点头,转身朝校门走去。他没有回头,可他知道明楼一直看着他。等他走进校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是一条明楼发来的消息,只有两个字——晚安。



代课之后,他变得忙碌。阿诚是个极认真的人,为了备课,他会查阅大量资料写教案,力求把课讲的深入浅出。

他的课很受欢迎,说实在的,其实哪怕他照着教案读一堂课也会有人爱听,自然是因了他的样貌。他只是学长而非真正的老师,所以更容易让人亲近,夹在作业里的情书层出不穷,让他有点头疼。外系的女生也会来听他的课,教室里常常挤得满满当当。

可当他发现明台也来听他的课时,就有点吃不消了。下课后,明台果然跟上了他,他叹了口气说:“你自己的课还总翘,怎么来听我的课?”明台笑嘻嘻的说:“这不到中午了吗?和你一起去食堂吃饭。”

阿诚左右看看:“郭骑云和于曼丽呢?你不是总和他们一起吗?”明台撇嘴:“他们没来上课,再说,我干嘛非要和他们一起?”阿诚看了他一眼:“他们连76号都陪你去,你居然说这种话。”

明台举起手:“别别别,阿诚哥你可别教育我,我跟他们好着呢,这不专门来找你嘛。”阿诚笑了一下:“你该专门去找于曼丽才对,人家小姑娘整天跟着你们两个男生到处跑,你可不能亏待了她。”

明台眨了眨眼:“阿诚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阿诚仍然笑,眼神却很严肃:“我什么意思你不懂,于曼丽什么意思你总该懂吧。”

明台没说话,阿诚抬腕看了看表:“给他们打个电话,我们一起吃,我请客。”明台突然按住他的手,他愣了一下,明台的眼睛看着旁边。

“我打电话,不过,我请客。”

评论(49)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