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10)

台诚单箭头警告

(10)

阿诚醒了之后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轻手轻脚的起床,谁知刚坐起来就被人拦腰搂住猛地一用力,他又摔回软绵绵的床上。

“起这么早干嘛?陪我再睡一会儿。”明楼呼出的热气喷在他耳朵上,他试图躲避,躲避不了,只好扭过头看窗外,竭力不尴尬的说:“我看看昨晚的雪下的多大。”

床紧挨着窗子,窗帘拉了一半,可以看见外面依旧灰茫茫的天。

“我们这里哪会下大雪。”明楼的声音里带着朦胧的睡意,“昨晚我们回来的时候雪就已经停了,忘了?”

阿诚没说话,昨晚的事,他很多忘记了,但也有很多记得太清楚。

(下面是一点一百多字的肉渣,真的什么都没有,但鉴于有次什么都没写就被删除,所以还是放到微博

微博地址

查找新浪微博“银狐74174”也可)

“今天就别走了,”明楼说,“陪我一天吧。”“不行,”阿诚说,“今晚还答应了明台请他吃饭呢。”明楼沉默了一会儿,淡淡的说:“昨晚和你一起在广场的是他吧。”阿诚说:“是。”

明楼坐起来,从床头抽屉里摸出一支烟,点着了,深吸一口。“他这个孩子从小被惯坏了。”他有点冷淡的说,“想要什么就一定得得到什么,真是任性的很。”

阿诚对着他的烟皱了皱眉,翻过身对着窗户说:“我怎么听着说的像是你?”明楼看他,他继续说:“你比明台大的多,也就是说,生明台之前,你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是家里的独子,明董事长也宠爱你,你才是被惯坏了。”

明楼笑了,眼角带着柔和的纹路。他从后面搂阿诚,阿诚甩了一下,忿忿的说:“你想把被子烧个窟窿吗?”明楼看看手里的烟,回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回身又抱住阿诚,阿诚象征性的挣了挣,就不动了。

“除了大姐,也就是你敢骂我。”明楼笑着说,低头亲吻阿诚裸着的肩膀,那里留着昨晚激情的痕迹,时间久了,有点发紫。

阿诚撇嘴:“这也叫骂?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明楼笑,突然像想起什么:“对了,今天是圣诞节呢,不找找你的圣诞礼物?”阿诚转回身:“圣诞礼物?”明楼一只胳膊撑着头,朝阿诚的枕头努努嘴:“看看你的枕头下面。”

阿诚低头看枕头,心里就是一沉。他睡了一夜也没发现异样,可见礼物非常小,他想不出究竟是什么,除非是——这座房子的钥匙。

倒是一件贵重的礼物,阿诚心里苦笑了一下,如果接受了,昨晚的事是不是就变成了一桩买卖,将来也许会归到分手费里。

明楼还在看着他笑,他只好掀开枕头,还没想好拒绝的话,但是枕头下不是钥匙,而是一张卡,他疑惑的拿起来,看清上面的字,是一家甜点店的VIP卡,地址就在学校旁边。

阿诚想起来,这家店刚开业不久,是全国连锁的一家有名的甜品店,贵的离谱,可是好吃的不得了,同学们都喜欢去买,他也想,又舍不得,可是他没跟明楼提过,明楼怎么知道?

明楼明白他的心思似的解释说:“这个连锁店的老板是我朋友,他送我的卡,应该可以打折吧。”阿诚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想吃?”明楼一笑:“我不知道,不过以前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知道你喜欢吃甜点,前些日子这个朋友想再开一家分店,我就叫他开在你们学校附近。”

阿诚惊讶的眨了眨眼,所以,礼物不是房子,而且一家甜品店吗?他低头仔细看那张卡,上面写着:“试吃免费,购买一折。”他叹口气,这明显是为他定制的,如果VIP卡都是这样,店恐怕要倒闭。

他抬头看明楼,明楼笑的有点僵硬,他攥着卡坐起身,明楼赶忙问:“干嘛去?”阿诚绷着脸的说:“看看你冰箱里有什么能做早餐的,饿死了。”明楼坐在床上,看他套上睡衣,走到客厅打开冰箱翻找了一会儿,抱着一些东西到了厨房,就看不见了。

明楼慢慢的起床,换衣服,洗漱,等他再出来,阿诚已经在客厅桌子上摆了一只盘子两杯热牛奶,盘子里是四只火腿煎蛋三明治。明楼惊讶的问:“你做的?”阿诚白他一眼:“当然是我,你以前在这里住过?什么东西都有。”

明楼在桌边坐下,喝了一口牛奶,捏起三明治咬了一口:“有时候送你回学校后,我就来这里睡觉。”阿诚端着杯子皱眉:“为什么?时间并不晚。”明楼笑了一下:“就是想离你近一点,总觉得,你需要我。”

阿诚别开头盯着盘子上的花纹看,明楼的情话说的太自然,自然的让他辨不清真假,可是他听着又太受用,心里熨帖的紧,耳根处又一片火热。

明楼凑近他:“怎么样,陪我一天吧?”阿诚瞥他一眼,把手里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塞进他嘴里。

“陪你一个白天,晚上去和明台一起吃饭。——还有郭骑云和于曼丽,都因为昨晚被你叫走,才不得不请他们的客赔罪。”

明楼叼着三明治笑起来。

评论(40)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