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11)

台诚单箭头警告

(11)

阿诚听课的时候,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个不停,他按掉,又震,他只好发消息过去:“上课呢,干嘛?”

不多会儿消息来了——“我叫人买了菜,今晚想吃你做的菜”。阿诚笑着摇了摇头,把手机装回口袋。

他很早就回去了——明楼买的房子,他早意识到他会有一把钥匙这里会变成他的第二个住处——手里提着甜品店的慕斯蛋糕。明楼还没来,冰箱里果然塞满了菜,明楼请了钟点工按时来打扫买菜,阿诚翻了翻,把自己要用的挑出来。

明楼回来的时候,阿诚在做汤,客厅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糖醋小排和清炒芦笋,明楼忍不住捏了一块排骨丢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走进厨房看了一眼阿诚做的紫菜蛋花汤,有点担心的问:“菜够吃吗?”

阿诚头也没回:“还有慕斯蛋糕,如果你不够我就不吃了。”明楼赶紧说:“别别别,够了够了。”阿诚把汤一勺一勺的舀进碗里,转身递给明楼,嘴里说:“到了这个年纪要注意养生了,饭要吃七分饱,——说起来以前在外面吃饭,你不是吃的不多吗?”

明楼接过来端到餐桌上,回身去接阿诚盛好的两碗米饭,两个人一起在桌边坐下:“这不是你做的吗?你做的比饭店里的好吃。”阿诚嗔怪的看他一眼:“这话说的也太假了吧。”明楼笑着去夹芦笋:“重要的不是菜,是做菜的人,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阿诚不理他,夹了最大的一块排骨送到明楼碗里:“别花言巧语了,吃饭。”

吃完饭,明楼习惯性的一推碗,打算去喝口茶,没想到被阿诚一个眼神拦住:“该你洗碗了。”明楼挑起眉,——他什么时候做过家务?——于是他理直气壮的答:“我不会。”

“不会可以学,我教你。”阿诚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若无其事的说,“我做饭,你就得洗碗,这才公平。”明楼看他没有妥协的意思,叹一口气挽起袖子。

摔了两个盘子之后,明楼总算洗完了碗。他一边整理袖子一边走出来,阿诚在泡茶,把倒好的一杯顺着桌面推过来,明楼在旁边坐了,端起来喝,感慨的说:“我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是第一次洗碗。”

阿诚低头喝茶,强忍着笑,明楼看他一眼,有意逗他,便说:“我认识的一个老板,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连鞋带都是太太系的。可是在他情人那里,他居然会在花园里锄地。早先我笑话他,现在我还不是一样。”

讲完发现阿诚的脸色一变,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明先生”历来是绝不会说错话的,现在谈个恋爱居然把情商谈没了?明楼等着阿诚发火自己就马上道歉,可是阿诚没有发火,只是把茶喝了,若无其事的盯着杯子说:“怎么是红茶,还是绿茶好喝。”

明楼倒不好再说什么,于是顺着阿诚的话说:“想喝绿茶还不容易,明天我就给你带点正宗的西湖龙井尝尝。”


阿诚始终都很理智,因为明楼的身份太特殊,他们之间地位差距悬殊。明楼的失言让他发觉他在明楼心里不过是新鲜的刺激,他生活中没有遇到过的特别,就像是在家外面养的一个情人。不管他追他的时候如何用心,等他不再新鲜,等他不再特别,他就会利落的离开,头也不回。

虽然理智,可是自己终究还是抵挡不住明楼的温情,明知不会善终,却仍然不愿离开。

这段日子他有意的避开明台,接受了明楼,就没办法面对明台不加掩饰的热情。何况,那个聪明的丫头于曼丽,也警告过他。

那天也是应了明台的邀请四个人一起出去,阿诚来得早,明台和郭骑云还没到,于曼丽却破天荒的早早到了。阿诚和她打了招呼,就一起等着,没想到于曼丽靠近他,张口就说:“其实你不该来的。”

阿诚没有明白她的意思,笑着说:“怎么?你们有秘密?”于曼丽没有笑,一脸难得的严肃:“我是说,如果你不喜欢明台,就不要答应他的约会。”

阿诚收起笑容,于曼丽低头玩自己的指甲,淡淡的说:“明台是个傻瓜,喜欢谁就会一股劲儿的对谁好,你要是真喜欢他倒也不枉费他花的那些心思,可是既然你不喜欢他,就别用一丝希望吊着他。”她仰起头,眼里寒光一闪:“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利用他的感情伤害他,我可不会放过你。”

阿诚看着她,他早就看出于曼丽对明台的心思,却没想到这个姑娘这么有勇气,她不去争抢是因为她知道明台不喜欢她,可是这并不妨碍她默默的守护明台。

这么想着,自己竟有些自惭形秽起来,于曼丽说得对,他该再决绝一点,嘴上说着不疏远是怕明台伤心,可其实这样才是更大的伤害。

阿诚微微点一下头。“我明白了,曼丽,”他说,“抱歉我今天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了,明台问起就说我突然有事。”于曼丽抬头看他,一勾嘴角:“多谢了。”


这之后,他就找各种借口拒绝明台的邀请,明台再聪明不过,几次之后他就知道阿诚是故意躲他。明台迅速的考虑了一下,虽然代课之后阿诚的女粉丝多了很多,但最近并没有发现阿诚和哪个女生走的近,不过,阿诚确实常常不见踪影,他有点怀疑。

明台对自己可能有对手这件事并不是特别惊讶,这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自己看上的人,怎么可能不好不优秀不吸引人?但他也不怕,他在自信这一点上颇有点像明楼,我认准的,必然会是我的。当然,首先他得先搞清楚自己的对手。

于是他决定跟踪阿诚。那天傍晚,他跟着阿诚出校门,沿着一条岔路走进一个小区。明台并不做悲观的假设,他觉得阿诚来给某家人做家教也再正常不过,直到他看见阿诚掏出钥匙打开一家房门。

他躲在角落里琢磨着阿诚做钟点工的几率有多大,电梯门又开了,他看见他大哥走到那个门口敲门,阿诚打开门,大哥笑着走了进去。

PS:

嗯,那个在情人家锄地的老总是我听同事说的。

评论(45)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