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12)

台诚单箭头警告

(12)

阿诚急匆匆的走在校园里,今早起的迟,上课怕是要迟到了。

教学楼下没有人,同学们都已经进了教室,他有点急,加快脚步往里走,却不想从柱子后转出一个人,不慌不忙的拦住他。

“明台?”阿诚愣了一下,“快让开,别闹,我要迟到了。”明台伸出手,按在阿诚胸口:“阿诚哥,抱歉,你今天上不了课了。”阿诚皱眉:“你出什么事了?”明台似笑非笑:“不是我出事,是你和我大哥的事。”

阿诚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盯着明台沉了声音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明台笑了一声:“阿诚哥明知故问了。”阿诚皱眉:“你究竟想说什么?”明台后退了一步:“想知道?那就跟我来。”

他转身便走,阿诚看了看教室的方向,略微犹豫一下,便果断跟着明台走下去。明台走到教学楼侧面一个偏僻的角落,在紫藤花架下停住,阿诚也到了,没有开口问,就盯着他的后背静静的等着。

明台回身,拿出手机朝着阿诚晃了晃。“昨晚我几乎没有睡,”他淡淡的说,“我一直守在一个小区里,今天早上,我终于拍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他点开视频,阿诚清楚的看见他和明楼并肩开门出来的影像,明楼的手还揽在他的腰上。阿诚垂下眼睑,深吸了一口气。“你想要怎样?”他简单的问。

明台收起手机,笑了一下,嘴角上挑,眼神却依旧阴沉。“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他的声音又冷又涩,“我大哥也知道,可是你们却一起欺骗我!”阿诚平静的说:“我已经在试图疏远你,这种事我们没办法开口对你讲,还请你原谅。”

“原谅?”明台冷笑,“这种事说一句原谅就够了?”阿诚看看他的手,明台的手插在口袋里紧紧攥着,阿诚知道里面攥的是手机。“那你想怎么样?”他冷静的仿佛被抓住的人不是他一般,“你要把视频交给谁?谁能威胁到你大哥?——哦我知道了,明董事长。”

明台咬着牙说:“大姐手里的股份比大哥多,如果她想,她可以把大哥踢出董事会。”阿诚说:“你和明楼都是她的弟弟。”明台冷笑着抬高嗓音:“他是长子,大姐一直惦着要他早早结婚生子,决不会由着他胡来!”

阿诚沉默着,明台和他对视,许久,愤怒的火焰在阿诚冷静的目光中渐渐熄灭,他的声音软了下来:“我本想去找大哥,可是怕他耍什么花招,又怕由他来向你提分手伤到你——阿诚哥,你们不会有什么结果,你根本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阿诚看着明台,明台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眼圈发黑,嘴唇泛白,他能如此小心的收敛怒气,怕是昨晚花了一夜工夫平复心绪才有的结果。阿诚有些心酸,也有些心疼,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血气方刚的年纪,能说出这样示弱的话,可见确实是为了尽可能的不伤害自己。

阿诚叹息一声,上前用力抱住明台,明台的身体在他怀里僵了一下。阿诚说:“谢谢你明台,谢谢你。”明台闭上眼睛回抱住阿诚,阿诚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其实我并没有任何的把握,我也不知道我和他能走多远,其实我就像你一样,只是放不下手罢了。”

明台推开阿诚,阿诚坦然地迎着他愤怒的目光,细心的整理他皱巴巴的衣领,最后握住他的肩膀,微笑着:“谢谢你为我担心,但是请放心,我并不是那么容易受到伤害的。既然决定要玩,我就玩得起。”

明台皱起眉:“你和他,不是认真的?”阿诚苦笑了一下:“认真不认真,其实很难分清,就像你,你真的以为自己在认真的爱我吗?”

明台愣了一下,顿时涨红了脸怒道:“你不信我!”阿诚去扶他的肩,被他猛地甩开。阿诚柔声说:“我不是看不起你,也不是不信你,但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明台还是一脸怒色,阿诚微笑着,带着淡淡的苦味:“很多年前,有一个人,我以为我是爱他的,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种少年时的依恋并不是爱。”

明台眼中的愤怒变成了惊愕,阿诚仍在笑:“我虽然只比你大两岁,但我所经历的远远超出你的生活,所以,我想我还有资格说这样一句话,你喜欢我,你对我好,我都很感激,但是多年以后你会明白,我吸引你的,不过是我的所谓特殊,你身边从未有过我这样的人,从未有人像我一样对待你,你觉得特别,你觉得喜欢,而这种喜欢不过像盛夏的树叶,虽然茂盛,到了秋天也就掉落一地。”

阿诚修长的手指轻轻抿开明台紧皱的眉头,温和的微笑:“当你找到你真正爱的人时,就会知道,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今天你为我伤心,为我与你大哥龃龉,都不值得。”

明台紧抿着嘴唇,突然开口:“你呢?你对我大哥是真爱吗?他对你是真爱吗?”阿诚勾起的嘴角带着一点凄凉:“我不知道他,但是我,我愿意和他在一起。”


明楼一回到家就觉察到明台的异样,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今天是周末,明台回来,明镜便下了命令要他也一起回来团聚,晚饭之后,明台当着明镜的面走到明楼跟前说:“大哥,我们一起出去散散步吧。”明楼放下报纸抬头看他,明台笑的太假,明楼看一眼明镜,明镜眼睛盯着电视,不在意的说:“跟明台去吧,也好锻炼锻炼身体。”

明楼把报纸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桌上,站起身微微一笑:“既然大姐发话了,我就跟你去散步。”

他们一前一后出了门,明台走的有点急,明楼跟在后面,不动声色的打量他。这是一条林荫小道,入夜之后,行人寥寥。明台站住,猛一回身,一拳揍了过来,明楼万料不到他会对自己动手,饶是立刻向后躲闪也已经来不及,拳头重重的擦过他的下巴,疼的他吼了一声:“你疯了,明台!”

明台不说话,还要打,明楼着实气坏了,闪身让过他的拳头,顺势一拉,明台站立不稳,抢了几步栽到地上。明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冷的说:“你要疯也先把话说清楚。”明台翻身坐起,用手背蹭蹭磕破的嘴唇,冷笑说:“你做的好事,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明楼阴沉着脸:“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明台站起身,拍拍手:“从小到大大姐宠着我,你却对我严厉,不准我这样不准我那样,要我好好做人,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做人的?”“闭嘴!”明楼厉声说,“再胡说八道我打断你的腿!”

“胡说八道?”明台毫不退缩的跟着叫起来,“你和阿诚哥的事,我是胡说八道吗!”明楼的瞳孔倏的地缩紧,半晌,他沉声说:“你都知道了。”明台冷笑:“是啊,我都知道了,如果不是碰巧,我还蒙在鼓里,你横刀夺爱不算,还瞒着我,让我成了个一厢情愿的傻瓜。”

明楼眼睛看向旁边:“并不是故意隐瞒,但也没什么理由告诉你。”明台笑了一声:“大哥,你做任何事都有充分的理由为自己辩护,无论对错,但是总有人不听你的理由,只看证据。”

明楼看向他:“你是什么意思?”明台掏出手机晃了一下又放回口袋:“我录了视频,你和阿诚哥在一起的视频,手机里存着,我的邮箱里也存着,如果我拿给大姐看,你知道她会怎样做。”

明楼沉默着,明台毫不相让的和他对视,明楼点一点头,笑了。“你并不会这样做,对吗?”“你怎么知道我……”明楼摆摆手:“如果你真的要告诉大姐,刚才就不会打我,你只是想发泄一下。”

明台紧紧咬着口腔里的软肉,不说话,明楼轻轻拍拍他的肩,笑一笑:“这件事终究是会被大姐知道的,说实话,我并不怕她,我只是不想让她伤心难过。所以,能不告诉她就先不告诉她。至于你……”

他微叹一口气,轻轻揽住明台的肩:“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评论(39)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