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13)

台诚单箭头警告

(13)

“你真要删掉视频?”于曼丽握住明台的手腕,盯着他的眼睛问。

郭骑云在旁边打了个酒嗝,结结巴巴的说:“不然怎么着?你以为他真会告发他大哥?”于曼丽不理他,仍然盯着明台说:“你可想好了,没有证据,就算你跟你大姐讲了,你大哥也会舌灿莲花的洗脱的一干二净。”

明台不耐烦的甩开她的手:“我留着干嘛?我不喜欢他不喜欢他听见了吗?以后不要跟我提他们,一个字也不要提!”他手指一动,点了删除,于曼丽眼看着视频在手机上消失,她想了一下,又问:“你邮箱里还有个备份?”明台端起啤酒杯:“还有,等我有空了就去删了。”

于曼丽坐直了身体,不再说话。

明台的邮箱密码于曼丽知道,倒不是明台刻意告诉她的,只是明台实在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用自己的生日设置了,于曼丽试了两次就打开了。

她把视频下载到自己电脑上,然后又看看明台通讯录里标注着“大姐”的邮箱地址,犹豫了一下。

她自认不是个天真善良的女孩子,她的行事标准就是“明台”,其实阿诚另有所爱本是一件对她极有利的事,但是她不忍明台伤心。她想报复明楼和阿诚,她听明台说过明镜的态度,只要把视频发给明镜,明楼必然吃罪不起,难免焦头烂额,也算给明台出了这口气。

可是……她犹豫了很久,终究叹一口气,关闭了界面。——明台知道了,怕是要伤心吧,何况,他也是最容易被怀疑的对象,不能害了他。

于曼丽关上了电脑,黑掉的显示屏里映出她面无表情的脸。

关于明台的事,阿诚和明楼并没有做过多的交流,只是都暗中松了一口气。对他们来说,牵连到明台都是一件沉重的事情。明楼为了庆祝似的对阿诚说:“我要去海南办事,你也放寒假了,跟我去海南玩几天?”

阿诚摇头:“我还要打工。”明楼皱眉:“代课之后你不是不打工了吗?”阿诚笑笑:“奖学金够我的食宿费用,学费还得靠打工,我刚刚面试过,给xx酒店做服务生,薪水相当可观。”

明楼没有再说话。三天之后,酒店告诉阿诚人员已满,不再聘用他,明楼听说了安慰他说:“不如跟我去海南,你帮我做事,我按天计酬给你发工资。”

阿诚总怀疑被辞退与明楼有关,但没有证据,只好装作不知。他跟着明楼直飞海口,谈生意只用了三天时间,完了事,明楼并没有急着回家,带着阿诚到了三亚。

明家这里有别墅,平时雇了人看守打扫,随时来住都很方便。别墅就建在海边,门口的一片海根本就是自家的私人海滩。阿诚四下打量一圈,暗中摇摇头,果然有钱人的生活是自己无法想象的。

休息了一夜,明楼带阿诚坐自家的游艇出海。天气很好,风平浪静,但大海深处仍少不了颠簸。阿诚对游艇内的豪华并无兴趣,海景也来不及看,就晕船晕的吐了三回,青着脸蜷缩在沙发上。

明楼皱着眉坐在他身边,揉着他乱蓬蓬的头发说:“你怎么会晕的这么厉害?”阿诚苦笑了笑:“我本来就晕车,何况是船。”明楼握住他冰凉的手:“你早说,我也不会带你出海。”阿诚把头埋在明楼怀里,含糊的说:“我不是怕扫了你的兴吗?我们之间,凡事还不是你做主,你让我来,我不就来了。”

明楼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就故作不知,轻轻拍拍他说:“你忍耐一下,我们现在就回去。”

阿诚卧床一天,明楼叫了钟点工做了清粥小菜,亲手一勺一勺的喂他,阿诚也不推辞,靠在床头安心的任他照顾。明楼的手机响了,他放下粥碗去接电话,很自然的走到窗台上,顺手拉上玻璃门。

阿诚听见他叫大姐,后面的话便听不清了,自己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拿起来打开,跳出明台的短信:“大姐催大哥回来,要让他相亲呢,你可要看住他。”

阿诚拿着手机向阳台看去,明楼和颜悦色的讲着话,笑着点头,他低下头删掉明台的消息。

明楼挂断电话走进来,见阿诚自己端着碗喝粥,想要接过来接着喂,阿诚躲了一下眼睛看着粥碗说:“马上吃完了,不用了。”

吃完饭,明楼到厨房洗碗,阿诚靠在门框上看他,明楼回身看见了,一边整理碗碟一边说:“你还虚着呢,快去床上躺着,我一会儿就好。”阿诚笑了笑,说:“我想回去了。”

明楼抬起头看他一眼,阿诚说:“没什么好玩的,又不舒服,想早点回去。”明楼的眼睛极快的在他脸上转一圈,阿诚略显苍白的脸上看不出破绽。明楼复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淡淡的说:“好。”

回到上海已经是年底了,明家有很严格的家规,新年时全家必要团聚在一起,明楼惦记阿诚大年夜孤单,还在想办法,没料到阿诚先找他告假说要回老家。

明楼听了就是一皱眉,阿诚哪里有什么老家,连早先的孤儿院不也拆了吗?阿诚明白他的心思,笑着解释说:“孤儿院里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约定,每年新年都要见面团聚一次,叙叙旧情。”

明楼不太高兴,但又没有什么立场反对,只好说:“早些回来,给我电话,我去接你。”阿诚点点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说:“家里要你做什么事,你尽管去做,不用顾虑我。”

明楼低着头,在阿诚想要走开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拉住他,力气很大,弄疼了阿诚的胳膊,阿诚皱了一下眉。

“你知道我大姐要我做的事了?”明楼眼睛看着前面问,阿诚不说话,明楼想说什么,又咽下去,好久才说:“我会处理好的,不会影响我们,明白吗?”阿诚低下头笑了笑。

他怎么会不明白呢?明楼一早就在故事里告诉他,他那种地位的人,享齐人之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们在商海翻云覆雨,自然也有手段让妻子情人各安其位。

于是,他柔顺的答道:“明白了。”

评论(37)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