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驯染(12)阿诚初到明家的日子

依旧来自某人提供的梗

(12)

阿诚十岁到了明家,桂姨身边被虐待被践踏的生活使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同样是被领养,他从来不敢像明台那样撒娇淘气,无法无天。他甚至改口都改不过来,脱口就叫大小姐大少爷。

明镜觉得怜惜,叹着气对明楼说:“你还是多体贴体贴这孩子吧,怪可怜的。”明楼点一点头。阿诚是明楼“捡”回家的,他对明楼有一种类似于雏鸟情结的依恋,明楼对他,也格外偏爱。

全家人一起吃饭,阿诚对着精致的餐具和丰盛的饭菜手足无措,只敢夹自己面前的菜,也只敢吃素菜。明镜把一块排骨夹到他碗里,他吓得赶紧站起来,磕磕巴巴的说:“谢谢大小姐。”明镜皱皱眉:“早就说了要叫大姐,太客气了怎么做我们明家人?”

阿诚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明楼拉他坐下,笑着安抚他说:“大姐没生气,来,吃饭吧。”阿诚这才抖抖索索的夹起排骨,还没咬到嘴里,筷子滑了一下,排骨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阿诚慌忙俯身去捡,太慌张了,不小心碰到盛满饭的碗,掉在地上,啪的一声脆响,四分五裂,米饭也撒了一地。阿诚吓呆了,当初他洗碗摔破了一只,桂姨用藤条差点把他打死。

他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蹲在地上就去捡边缘锋利的碎片,手腕被人猛地抓住,明楼温和的说:“来,我带你去厨房再盛一碗。”

明楼拉着他站起身,回身对女佣吩咐道:“把这些收拾一下。”然后拉着阿诚的手,带他到厨房,又拿了一只干净的碗盛了满满一碗米饭,回到桌边。地面已经打扫干净,明楼挨着阿诚坐下,把红烧排骨拉到他面前,说:“吃吧,都是你的。”明台委屈的看看明镜,明镜头一次没给他做主,他也只好撇着嘴低下头扒饭。

阿诚用手背擦擦眼泪,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晚饭后,阿诚帮女佣收拾,明楼叫他,他连忙跑过去,张口要叫“大少爷”,见明楼像预料到似的微笑着朝他摇摇头,他才结结巴巴的改口叫:“大……大哥。”“哎。”明楼摸摸他的头说,“我放好了热水,来洗个澡。”阿诚说:“好。”

明家的浴室有一个正宗的西式浴缸,水已经放好,热气腾腾。明楼帮阿诚脱衣服,阿诚犹豫了一下说:“大少……大哥,我自己来。”明楼脱下阿诚的外套,笑着说:“别客气,我只是怕你不熟悉这里的东西,我先帮你洗着,下一次你再自己来。”

阿诚只好脱了衣服坐进浴缸,明楼拿了一条雪白的新毛巾给他擦洗。阿诚瘦骨嶙峋,身上带着深深浅浅的伤痕,明楼的脸色阴沉下来,一股戾气在他心里翻腾,他那时骂了那女人,现在却后悔骂的太轻,那样恶毒的人,该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这样想着,手里就停下来,握着毛巾停在阿诚的后背上,阿诚见他不动,疑惑的回头喊了一声:“大哥?”明楼才反应过来,对他说:“把头低下来,我给你洗头。”

阿诚乖乖的低着头,明楼舀水浇湿了他的头发,挖了一块洗头膏,给他揉搓起来。泡沫很多,阿诚好奇的伸手去接飘下来的泡泡,明楼把手上的泡沫抹到他的鼻尖上,然后笑起来,阿诚愣了一下,自己用手摸摸,摸了一手泡沫,他也笑了。

那是他很久以来第一次纯粹出于快乐的笑,明楼觉得自己的心变得非常柔软,阿诚仿佛是一只受伤的雏鸟,他要治疗他,抚养他,给他所有的怜惜和宠爱,等到他羽翼丰满,一飞冲天。

阿诚做噩梦,明楼便要他跟自己睡,那时阿诚已经开始跟着明楼认字。明镜本来要送阿诚上学的,明楼说阿诚年纪不小,却一个字也不识,跟着高年级读不懂,跟着低年级又怕阿诚自卑,所以他亲自来教,教上一两年再去上合适的年级。

于是,阿诚每天都跟着明楼认字,写字,明楼还教他算术和英语,阿诚聪明,又极刻苦,不到一年就掌握了同龄孩子应该掌握的知识,后来便正式上了学,那是后话。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明楼睡前喜欢留着床头小灯读书,阿诚来了之后,他又养成一个新习惯——教阿诚温习当天学的功课。

阿诚靠在明楼怀里,明楼的手掌摊开在膝头上,阿诚小小的手指在明楼手心写写画画。明楼提问,他就写字作答,明楼觉得手心痒痒的,心也一并痒痒的,阿诚认真写字的样子非常可爱,头微微低着,刘海垂在眼睛上,明楼想着明天要带他去理发,又想,该给他买件新衣,他现在穿的都是自己小时候的旧衣服,虽然也不错,但他该有自己的衣服。

“大哥,”阿诚仰起头看他,眼睛在台灯的映射下闪着星星点点的光,“大哥,我写的"楼"字对吗?”明楼温柔的笑着,嘴唇贴了贴他的额头:“完全正确。”

第一个新年到来的时候,阿诚才来没多久,明台告诉他,明家的规矩,大家都要准备礼物送给别人。阿诚问:“你送什么?”明台拿出一个小盒子开心的说:“我用零花钱给大姐买了一个胸针,可漂亮了,大姐戴上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啦。”

明台和明镜感情最好,阿诚有点羡慕,他也想给明楼送件礼物,但他看见那个胸针,脸色有点发白——那是件非常精致的饰品,明显价值不菲,而他没有钱。

之后的一段时间,明楼发现阿诚写字写的更勤了。阿诚刚开始学写字,会写的不多,写的也不好,勤练是好事,但奇怪的是每次他走过去,阿诚都会迅速的收起来,还用央求的口气说:“大哥,您先离开好吗?拜托了。”

明楼摸不清他到底在搞什么小心机,有点不高兴。他从来不是心胸狭隘的人,但是他不喜欢阿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他有意显出不高兴的样子,以为阿诚必会妥协,没想到阿诚虽然一脸愧疚不安,却并没有让步的意思,只好作罢,心里的不悦就更多了三分。

转眼到了大年夜,明家吃团圆饭,热闹非常。阿诚穿着明楼给他买的新衣服,依旧安静的坐着,却不似之前的生分,脸带笑意,眼角眉梢都喜气洋洋。

明台蹦跳着跑到明镜身边,送上他的礼物,明镜又惊又喜,把明台搂在怀里亲了又亲,眼睛里也噙了泪。明台问:“我的红包呢?”明镜笑:“有,有,你和阿诚都有。”

她看了明楼一眼,明楼拿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红包,一个递给明台,拿着另一个来到阿诚面前。阿诚受宠若惊的站起来拒绝道:“我……我不用……”明镜在一边故意皱起眉说:“你又要惹大姐不高兴吗?”

阿诚笑起来,明楼也笑,拉过他的手塞进手里说:“钱不在多少,只是大姐和我对你们的祝福罢了。”阿诚这才收了,不好意思的低头说:“我还给大哥准备了礼物。”“哦?”明镜逗他说,“只给你大哥送礼物不给我送?”阿诚有点急了:“明台说要给大姐送,我才说给大哥送的。”

大家都笑起来,明楼拍拍他的肩膀说:“大姐开玩笑呢,我的礼物呢?快拿出来也好让我炫耀一下。”

阿诚站起身跑回房间,不多时小心翼翼的捧出一叠纸,鼓起勇气红着脸说:“我给大哥写了两个字。”“哦?”明楼和明镜互相看看,都有点吃惊,阿诚才认识几个字而已,哪里就会写什么字了?

明楼上前帮着阿诚把纸展开,偌大的宣纸上,用毛笔工工整整的写着两个大字:“明楼。”

一时间屋子里鸦雀无声,明楼的心猛地一热,只觉得鼻子发酸,眼泪快要涌出。这两个字又端正又漂亮,完全看不出出自一个几乎不识字的孩子之手,他想起阿诚的埋头苦练,想起自己的猜疑不满,心里一痛,走过去把阿诚紧紧的搂在怀里。

“谢谢你阿诚,”他沉声说,“你的礼物我太喜欢了。”阿诚开心极了,心轻盈的仿佛要飞起来。明楼说:“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希望你喜欢。”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长条盒子,递给阿诚,阿诚打开,是一只正宗的派克钢笔,金光闪闪。

阿诚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他小心的取出来,泪光闪闪的看着明楼说:“谢谢大哥。”

那是阿诚最珍爱的笔,他用它完成学业,留学巴黎,在伏龙芝进修的时候,他用它给明楼写信,在信封上端端正正的写着明楼的名字。

从阿诚十岁起,明楼就觉得,阿诚写的“明楼”二字,是这世上最美丽的文字。

评论(38)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