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17)

台诚单箭头预警

(17)

明楼睡了。

阿诚坐在旁边看着他,明楼的表情松弛下来,线条柔和,全然不见平日里的冷峻,阿诚叹了口气。

按明楼的说法,是相亲女友因为他提出分手而报复,明镜勃然大怒,以取消明楼董事会职务为要挟,而明楼断然拒绝,就被扫地出门。明台也是这样向他描述的。

他的眼眶有点湿,他觉得对不起明楼,不是因为自己的拖累,而是因为他曾经不相信明楼对他的感情。“原来他这样爱我。”阿城想着,就笑了,眼睛里却氤氲着水汽。

他去厨房给明楼做饭,手机响了,是导师,导师问:“你今天不是说好来我这里办交换生手续的吗?”阿诚略微迟疑了一下,导师有点不耐烦的说:“时间非常紧迫,如果你今天不能做出答复,我就必须找别人。”阿诚舍不得,他知道即使到他博士毕业,他也难再有这样的机会,可是看看床上的明楼,他咬了咬牙,说:“抱歉,我家里有事,不能去了。”

他必须做出这个牺牲,他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明楼,否则就是不仁不义。挂断电话,他的心变得轻松而坦然,他温柔的看向床上的男人,他现在只有他了,他也只有他,只要他们在一起,他愿付出任何代价。

明楼似乎被刚才的电话声吵到,动了动,迷糊的睁开眼问:“谁的电话?”“没事,打错了。”阿诚这样答着,走过去柔声问,“饿了吗?想吃什么?”他伸出手去摸明楼的额头,被明楼抓住合在手心。“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都好。”

吃饭的时候,明楼突然问:“如果大姐永远不许我回董事会,我们怎么生活?”阿诚放下筷子,认真的说:“我想过了,实在不行,我可以放弃学业,有本科文凭就够了,找一个像样的工作不成问题,只是——要委屈你和我一起过苦日子了。”

明楼看着他认真的脸,想笑,又笑不出来,只能拍拍他的肩,轻声说:“傻孩子,我只是被解除了职务,股份和名下的财产都在,不要说自己,就算养你也养的了。”放在以前,阿诚听了一定会生气,可这次没有,反倒笑着说:“好,如果我毕业找不到工作,就全靠你了。”

明楼微笑,他知道,凭阿诚的本事,决不至于找不到工作,所以,他永远不会要他来养。


明楼无所事事,天天在家呆着,阿诚倒是两头跑的欢,午饭也不去食堂了,回家给明楼做,明楼觉得自己仿佛一个废人,什么也不会,于是有点尴尬的说:“不如我找钟点工做饭吧。”阿诚一边切菜一边笑着说:“我做的了,钟点工做的哪有我做的好吃。”明楼笑:“好,好,你做的最好吃。”

他靠着门框看阿诚忙碌,突然觉得自己三十多年追求的东西在此刻仿佛一文不值,他宁愿抛弃一切就只是这样看着阿诚的背影。

可是,他知道,这种念头只是暂时的,这世上有些东西是不能放弃的,虽然很世俗,但也很现实。

这期间明台来看过他,明台这孩子到底心软,虽然因为阿诚的缘故怨恨他,但终究一奶同胞,真出了事还是担心他。他便借机询问明镜的态度,明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虽然表面强硬,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何况她对阿诚印象很好,现在虽然还是骂你,我看态度缓和了很多,大哥,我看过不了多久她就会让步了。”

明楼淡淡的笑。阿诚的决定和明镜的让步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凡事讲求稳妥,不肯冒险,自然不会真让自己落到一无所有的境地。当初明台拿视频威胁他的时候他就说过,告诉明镜这件事威胁不了他,他只是不愿让大姐伤心。但是,到了必须公开的时候,他也能保住自己。

于是,他对明台说:“替我向大姐说说情,我想见她一面。”


明镜就像明台说的,无论表面如何强硬,心肠却软的很,尤其对自己的弟弟。

父母去世的早,长姐如母,为了照顾两个弟弟,她四十岁了也没有结婚,不过是为了看着两个弟弟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可是明楼老大不小的年纪却闹这一出,实在让她头疼,一时接受不了。

明台报信说明楼求她见面,她便立刻软了心肠,想来弟弟是服软了,她连忙答应,还嘱佣人阿香炖上大少爷最爱喝的汤,等明楼来了喝。

可是,明楼是来请罪,却不是来投降的。明楼垂手站在她面前,诚恳的求情,却不让步。明镜想发怒,却发不出来。怒气拖了这么久,早就散了一半,她心疼弟弟这些日子不在身边,不知饮食起居上亏了多少,心里疼惜,就发不出火。

她沉默许久,终究化作一声叹息,她问:“明楼,你认真的告诉我,你和他,能维持多久。”明楼沉默了一下,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没试过,可是至少,现在我想和他在一起。”

明镜问:“如果我一定不同意,你是不是就再也不回家了。”明楼说:“大姐永远是我的大姐,这里也永远是我的家,我相信大姐通情达理,不会忍心让我们姐弟分离。”明镜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你这孩子这张嘴,真是让人无可奈何。”明楼也笑,走上前握住明镜的手说:“阿诚是个怎样的孩子您不是不知道,我和他在一起,难道您还不放心?至于其他琐事,以后再说。”

明镜没有办法,只好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云开月明,一场危机过去,阿诚轻松了不少,他没有哪怕一瞬间为自己拒绝去巴黎大学上学的决定后悔过,他只是为明楼恢复职务高兴,为他们能堂而皇之的在一起开心,明楼甚至把他带回家,阿诚有点诚惶诚恐,明镜虽然还做不到热情招待,最起码礼数周全。

事情按着明楼预定的轨道稳妥前进,唯一知道内情的人,不会和阿诚有任何交集。但是,大概是命运想要跟这位志得意满的明总开个玩笑,转过年来的某一天,阿诚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陆女士。

陆女士作为知名企业家,到阿诚的学校做演讲,阿诚负责接待她,她认出了阿诚。

虽然视频早被明楼勒令删除,但画面很清晰,她对阿诚印象很深,再见到真人,不由得心里赞叹了一下,果然只有这样的人物才会入得了明楼的眼。

演讲结束之后,阿诚帮陆女士收拾东西,见陆女士一直盯着他,有点不自在的笑笑:“您有事吗?”陆女士摇摇头,笑着问:“你叫什么名字?”“明诚。”“哦?”陆女士挑起眉,“姓氏也一样啊,你们真有缘。”

“我们?”阿诚有点糊涂。“你和明楼啊。”陆女士笑,阿诚的脸色立刻变了,这也让陆女士确信自己没认错人。“对不起,我不懂您在说什么。”阿诚否认,陆女士说:“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实际上,我还帮过你们的忙。”

阿诚惊讶的看着她,陆女士以为当初是明楼和阿诚一起定的计策,于是颇有点得意的说:“当初就是我把你们在一起的视频交给明镜。”

阿诚变色:“你就是……”“我就是和明楼相亲的对象,”陆女士毫无戒心的说,“明楼给我视频让我交给明镜,原来是为了破釜沉舟,他可真有胆识。”

评论(63)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