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U】冰消雪解(18)决裂

台诚单箭头警告

(18)

那天放学后,阿诚没有回家,他在校园里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太多,他需要好好理一理头绪。

他找了很多理由为明楼辩解,比如明楼根本不知道他要去法国的事,比如明楼更不知道胡汉新就在那里,可是,理智在问他,如果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明楼明明可以对着明镜直接坦白,为什么要借他人之手,为什么要编排这样一场苦肉计?

他从来都很清楚明楼不是简单人物,但从没有像此时这样惊慌恐惧,这几个月的亲密无间荡然无存,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这个人,和他在一起,自己永远不知道他哪句话真,哪句话假,连同那些甜言蜜语也一并面目可憎起来。

他呆呆的坐到很晚,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因为上课关了静音的手机在口袋里不停震动,他掏出来,是明楼的电话,一共18个。往常他会因他的惦念而心生暖意,可现在,他在怀疑明楼不过又是演戏,只为抓紧他,套牢他,让他无处可逃。

他没有接,起身往家走,背影不似往日挺拔,脚步有些踉跄,刚出校门马路对面就遇到来找他的明楼。明楼一脸掩饰不住的焦急,在看到他时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车很多,他一时过不来,阿诚也过不去,他们被车流阻隔在马路两边,断断续续的车灯光让他们的身影明了又暗,阿诚有点恍惚的看着,突然觉得他们再也走不到一起了。

但他终究还是跟明楼回了家,明楼说他买了外卖,有粥也有面,问他想吃什么。阿诚坐在沙发上,抬着头看着他,明楼一定看出了他的异常,但他不提,仿佛在逃避,就像他一样。

他在想要不要就这么装聋作哑下去,不必和明楼闹翻,不必冒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的风险,可是事实就这么明晃晃的摆在他面前,不容他视而不见。他低下头,笑了一声,眼泪就挂在睫毛上。

“明楼,”他说,“今天我遇见一个人。”明楼说:“哦,谁呀。”阿诚说:“姓陆的一位董事长。”明楼的心猛撞了一下,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说:“啊。”阿诚说:“她说你把我们在一起的视频给她,让她去向明镜告密。”

明楼笑了一声:“哪来的人,怎么就胡说八道的。你不会信吧?”阿诚说:“我本来不想信的,但除了她谁能这么清楚的知道我们的事?”明楼敛了神色,冷静的问:“如果真像她说的,我有什么好处?”

阿诚抬起头看着明楼的眼睛,明楼对着他水雾蒙蒙的眼睛,心底有些慌乱,阿诚执着的看着他,问:“你一定知道我要走的事,还可能知道他的事,对吗?”

明楼被他看的心乱如麻,脱口说道:“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你要去法国,更没有提过……”他立刻反应过来,马上住口,也已经晚了,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阿诚了然的看着他,笑了,眼泪落了下来。

“你不想让我去法国读书,就扯了这么多谎,我就想问,你对我说的,有几句是真话?”明楼的脸色阴沉下来,既然说穿了,他也就只能兵来将挡。“你去法国,就只是读书这么简单吗?”

阿诚点了点头:“你果然是知道汉新的事的,如果你调查过,就该知道,他有男朋友了。”“是啊,”明楼带了一点讥讽的语气,“他也喜欢男人,他的男朋友和你很像,这意味着什么?”

阿诚笑了一声,转过头:“你觉得我们会旧情复燃?”明楼冷冷的说:“你说过他在你心中有多重要,看起来他也一样,你们那么多年没见,如今要在远离我的地方度过一年的时间,除了这样做,我没有办法确保你们不会旧情复燃。”

阿诚站起身,抬高声音:“那你不会亲口告诉我吗?如果你告诉我,我会……”“你会不去吗?”明楼打断他。阿诚的表情僵了一下,是啊,他会不去吗?他不会放弃机会,因为他知道明楼的担心是无中生有,他确信自己不会背叛明楼,所以,他不过是一边安慰明楼,一边不放弃自己的选择,这在他是理所当然,在明楼,却是无法接受。

他听明楼咄咄逼人的说:“你说我欺骗你,你呢?出国的事,胡汉新的事,从没跟我说过一句,如果不是我去打听,你恐怕只会在去法国之前告知我一声罢了。你真觉得这些都不关我的事吗?胡汉新,如果不是你心中有愧,你怎么会提也不提?”

阿诚终于明白他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不是缺乏沟通,而是缺乏信任。他们不沟通,因为他们都觉得沟通无用,就像阿诚不相信明楼会对胡汉新毫不嫉妒,就像明楼不相信阿诚会为了让他安心不去法国。

说到底,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算太短,但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东西太多,使他们无法真正的靠近对方。阿诚又笑了,明楼盯着他,露出紧张的表情,阿诚觉得浑身无力,这场感情的痛苦和它的甜蜜一样多,如果他们就这样走下去,不是因为这件事,就会因为那件事,最后还是一样无法挽回。

他轻声说:“如果我们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恐怕就会彼此信任,而不会像这样互相猜疑。”明楼上前一步叫:“阿诚。”阿诚摆摆手:“我们需要冷静一下,我们都需要,我今晚回宿舍去了,你不要再找我,我不想见你,至少现在不想,明白吗?”

他转过身慢慢的走出去,明楼僵硬的站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巨大的惶恐感充斥了他的心,他头一次觉得无能为力,阿诚要离开他,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他想抱住他,阻止他,哪怕把他囚禁在自己身边。但是他不能,那是连他自己也会厌弃的。

于是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阿诚走出他的视线,走出他的生活。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捏了捏眉心,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

“明台?”他说,“你在学校吗?你去校门口接一下阿诚……是,他心情不太好,你陪陪他……我们,吵架了,总之你帮我看着他,有事及时告诉我。”

放下手机,他扶着沙发扶手慢慢的坐下去,把身体深深的陷进沙发里,俯下身,把脸埋进两只手的手心,头疼欲裂。

评论(44)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