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楔子+1)

ABO设置,A:明楼;O:阿诚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楔子

是香气,一缕一缕飘来,如同初绽的花朵,馥郁芬芳,缠绕在他的鼻翼唇间。

他贪婪的攫取,不厌的吮吸,任那香气控制他的身体,扰乱他的心智,诱发他从没尝试过的炽热蓬勃的欲望。

他纯粹出自本能,层层剥开身下年轻的身体,像剥开一个饱满诱人的果实,他放弃一切约束和控制,放任自己沉溺其中,沉溺于死亡般的甜美。

“啪!——”

鞭子抽在皮肉上,立刻留下一道红印,可见打的人是铆足了力气的。

“跪下!”大姐声色俱厉,“你这个混账东西!看你做的好事!”

他跪着,肩头火辣辣的,却摸也不敢摸一把。大姐执鞭指着他,鞭头颤个不停:“他还是个孩子,标记一个孩子,你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名!”

他埋着头,又悔又恨,心里却满是那孩子的影子,他嘴角的笑,他眼睛里的泪,他的轻吟和喟叹——全都属于他,他是他的Omega。

他听大姐叹着气说:“为今之计,也只有和他养母交涉,给她赔偿,再把那孩子接到我们家。”

他的心里涌起难以遏制的狂喜,身上的疼痛全都不见——他的小Omega,回到他的身边,他就再也不放他离开。

(1)

明楼手里拿着一份简历,漫不经心的看着。

秘书已经给他全部筛选一遍,剩下的几个人,都是出类拔萃的。

明楼在招聘一个私人助理,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他还不打算休息,其实不用这么急,他只是不想回家。

手机响了,他瞥了一眼,是大姐明镜,不敢不接,他叹了口气,只好划开手机。

“明楼!”明镜的怒气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得到,“今天是你定亲的日子,人家姑娘等半天了,你怎么还不来!”明楼捏了捏眉心,淡淡的说:“这不是忙吗,还有几个人要见。”“明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今天不来,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家了!”

明镜挂断电话,明楼皱了皱眉,长姐如母,他不敢不从,眼看拖是拖不下去了,他只得从办公桌后站起身,对陪同的人事部经理说:“先让他们回去吧,下午再说。”

经理陪他出来,办公室门口坐着几个年轻人,见到他们都站了起来。经理说:“现在太晚了,大家下午四点钟再来吧。”“三点。”明楼纠正他说,“三点准时开始。”

应聘者们纷纷点头,他们都是Beta,这是应聘要求,作为私人助理,Beta自然是最安全的选择,而且也没有气味,——明楼非常讨厌Omega甜腻的气味。他很随意的往人群中瞥了一眼,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在一群平庸的Beta中,这个年轻人显得过分出众了一点,一眼看去他似乎非常年轻,几乎像是十七八岁年纪,细看去才发现他至少二十出头,身姿特别挺拔,英气逼人,眉目如画,他和众人一起往明楼的方向看过来,又圆又大的眸子波光潋滟,看谁都含着三分情愫。

明楼只觉得呼吸一紧,有那么一瞬间,耳边一阵轰鸣,经理唠唠叨叨的话,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几乎是立刻就做了决定,他对着经理低声说了几句,返身回到办公室,经理惊诧的眨眨眼睛,对着那个年轻人点点手:“请你来一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明楼就在房间里站着,年轻人走进来的时候房间里充满了Alpha信息素。明楼从来都特别注意收敛,但这次他想要验证什么。

可是,年轻人的脚步都未曾有半分迟疑,而且非常干净,没有任何气味。“明总。”他微笑着,不卑不亢的招呼。明楼盯着他,微微点一点头,问:“你叫什么名字?”年轻人垂下眼睑说:“姓青,单名一个诚字,大家习惯叫我阿诚。”

“阿诚……”明楼的语气里有微微的波动,“你真的姓青?那可是个少见的姓氏。”阿诚淡淡的笑:“明这个姓氏也不多见呢。”

明楼突然上前,信息素汹涌而至,阿诚不为所动,眼神坦然,明楼用低沉的声音问:“你认得我吗?”阿诚说:“谁不认识明总?”明楼说:“我是问你以前。”“以前?”“你真的是Beta吗?”

明楼步步紧逼,换做别人早已先失了气势,阿诚却无动于衷,只笑着说:“明总是说我信息造假吗?我可不敢担这个罪名。”

明楼盯着他,他也不怯,僵持不下,明楼的手机在口袋里虽然响起来,明楼没有接,手机就响个不停,明楼说:“我录用你,但我要求你今天下午就要上班,明白吗?”阿诚点点头:“没问题。”明楼说:“你先去找我的秘书,我会跟她交代。”

阿诚退出之后,明楼才接起电话,在明镜暴怒之前,开口说:“大姐,取消婚事吧,我找到他了。”

PS:

这文的走向我还没有最终确定,所以开头没做简介。

其实不是一定要写abo,只是不这样婚事什么的不能顺理成章。

最后,希望它好看一点。哎呀写一点就发真是不好意思。

评论(89)

热度(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