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2)

(2)

“阿诚?”

明楼温和的微笑着,对着面前的孩子微微俯下身:“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多大了?”

叫阿诚的孩子惊慌失措的低着头,不做声,旁边的女人赔着笑:“大少爷,这孩子没见过世面,不懂礼貌,您别往心里去。”说着照着阿诚后脑狠狠拍了一巴掌:“大少爷问话呢,回话!”

阿诚的头被打的猛地向前一栽,明楼伸手扶住了他,瞥了女人一眼,眼中寒光一闪,吓得女人不敢再说一句话。

明楼看向阿诚,瞬间收了戾气,温言软语的问:“喜欢这车?”他们站在明楼的兰博基尼前面,阿诚跟养母桂姨来明家做工,被这辆车吸引,遭桂姨责骂的时候,明楼救下了他。

阿诚听明楼这么问,抬起头,眼睛里闪着光,让明楼想起记忆中幼时夏夜的星子。阿诚点了点头,星子轻轻摇晃着,仿佛清浅池塘中的倒影。明楼说:“今天我正好没事,带你兜兜风。”

桂姨惊惶的瞪大眼睛,阿诚傻傻的站着,明楼坐进车里开着车门朝他招手:“来啊。”阿诚的表情一下子亮了起来,仿佛云开月明,他抛下目瞪口呆的桂姨,利落的跳上了车。

——————————————————————

“体检?”新上任的私人助理捏着一张体检表,惊愕的问明楼,明楼点了一下头。

“这里有些检查涉及隐私。”阿诚指着上面的条目,明楼一笑:“你是说检查性别属性那里?——这是公司的规定,你的工作必须由Beta担任,我需要确定你的性别属性。”

他看了阿诚一眼,脸色突然冷峻下来:“突然发情这种事,我遇上一次就足够了。”

他不确定是不是捕捉到阿诚眼底一闪而逝的慌张。

——————————————————————

阿诚发情了。

明楼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也只不过二十出头,几乎没有接触过Omega,何况阿诚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完全一副还没有分化的样子。明楼带着他兜风,给他买奶油小方和甜筒,还带他去游乐场坐了摩天轮,回来的路上,阿诚突然发情了。

这是阿诚的第一次发情,他的Omega属性由此分化出来。一般人家里十五六岁的孩子,父母都特别留心,按时到医院做检查,一有征兆就及时处理,完全可以平安度过,但阿诚哪里有人关心,桂姨是不会发情的Beta,他甚至连什么是发情都不知道,第一次热潮涌起的时候他正在吃甜筒,还以为是自己发烧了,等到他们坐车回来的时候,热潮一下子爆发出来。

车厢里顷刻间被甜美的Omega信息素填满,汗湿透了阿诚薄薄的衣衫,他瘫倒在座位上,双眼失神,急促的喘息着。

明楼的头轰的一声,他慌了。好在他尚算冷静,立刻关紧车窗,防止气味泄露带来危险,一脚油门奔向最近的旅馆。

汽车尖啸着在旅馆门前停下,明楼脱下外套,把神志不清的阿诚连头带脚裹起来抱起跑进旅馆。“给我开个房间,快!把你们所有的抑制剂都拿来,有多少拿多少!”

(照例转  微博

如不方便,在微博搜索“银狐74174”即可)

第二天,明镜找到了他们,阿诚被桂姨带回家,明楼在小祠堂罚跪,三天,明镜差点打断了一根鞭子。

明镜和桂姨谈妥条件,付了数额极大的赔偿,桂姨答应第二天送还阿诚,可是第二天,明家派人去接,早已人去楼空,两人从此消失不见。

——————————————————————

秘书送来体检结果的时候,阿诚就在旁边,明楼拿起来看了他一眼,他垂着眼睑,不露声色。

明楼打开来,眉头一皱,性别属性一栏清清楚楚的写着:男性Beta。

PS:

作为老透明,被上一章热度吓呆——虽然对于大咖来说不算什么,本来今天不打算更的,赶紧写出来感谢抬爱。

评论(69)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