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4)含谭赵

(4)

阿诚走上楼去,从楼梯间的窗口向下望,明楼的车子慢慢开动,他才回身走向自己的住处。

用钥匙开门的时候,身后有一个人贴了上来,他的身子僵了一下,身后的人低声笑着说:“好久不见了,明诚。”

阿诚走进房间,开了灯,径直走到冰箱前,取出一罐啤酒打开仰起脖子喝了一气,用手背擦擦嘴,背对着男人冷冷的问:“你来干什么?”

男人四下看看,走到沙发边惬意的坐下,一条腿跷在另一条腿上。“来看看你进展如何,也来看看你有没有乖乖听话。”他恶意的笑着。

阿诚握着啤酒罐转过身,靠在桌子上,淡淡的说:“我一直在用专用电话卡汇报情况,怎么,对我不放心?”男人漫不经心的拿起果盘里的一个苹果咬了一口:“那个小医生是怎么回事?”

阿诚挑了一下眉:“互相利用而已,你知道,明楼怀疑我的Beta身份。”男人歪着头嚼着苹果:“为什么不找自己人?”阿诚冷笑:“赵启平更方便。”“如果他泄露了你的身份呢?”男人停止咀嚼盯着他。阿诚勾起嘴角:“那不正是我们的目的吗?”

男人慢慢的嚼着,嗯了一声,又翻起眼睛盯他一眼:“他毕竟是你的Alpha。”“我知道,”阿诚机械的说,“你们也知道我恨他。”男人笑起来,丢下苹果站起身,走到阿诚面前,他没有阿诚高,需要略微抬头才能对上阿诚的眼睛。他狎昵的笑着:“扳倒他,也算是给你报了仇,你是不是得谢谢我们?”

他的手绕到阿诚身后摸向阿诚的屁股,被阿诚一把叼住手腕顺势一扭,将他脸朝下砰的一声按在玻璃茶几上,男人一边叫痛一边咒骂。阿诚淡淡笑道:“站稳了,高木先生。”

高木走了之后,阿诚迅速关好门,附在门上听了一会儿,走到窗口拨通一个电话。

“听我说,最近要小心,你……”他迅速挂了电话——谭宗明!好吧,今晚给赵启平打电话太不明智了。

他见到赵启平是在三天之后,他只是想提醒赵启平注意安全,两句话的事,可是赵启平非要见面,就在76号会馆。

两个人坐在吧台边喝酒,音乐声很大,他们靠在一起对着对方的耳朵说话,赵启平把下巴搁在阿诚肩上,外人看来不过是又一对勾搭上的炮友。

阿诚仰起脖子喝酒,喉结慢慢滑动,咽下一口,微微皱了一下眉,眼睛看着光影斑驳的人群说:“有人知道我们认识,你给我帮过忙,你要小心。——不过,跟着谭宗明,应该不会有危险。”

赵启平漫不经心的哼一声,阿诚问:“为什么非要见我,不怕又被谭宗明误会?”赵启平嗤的笑一声:“当然是为了让他误会。”阿诚歪过头来看他:“你别作死啊,他对你很好。”赵启平坐直身体,一口把酒喝干,对着调酒师做个手势,调酒师又给他送来一杯。

“我知道他对我好,”他用修长的手指玩着玻璃杯,“可是,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他对我的好,能维持几时呢?”阿诚看他一眼,他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我只是断断续续的给他一些刺激,让他有点危机感,也许,我们能维持的久一些。”

阿诚别过头去。赵启平看看他,换了语气问:“你呢,你为什么要欺骗明楼?”阿诚冷淡的说:“不关你的事就别问,知道越少对你越安全,说起来,我们也就是认识而已,你离我越远越好。”

赵启平挠了挠头:“你是个被标记的Omega,标记你的人不会是明楼吧。”阿诚啪的把酒杯墩在吧台上,抬高了声音:“你越界了,赵启平。”赵启平举起手:“好好好,我不问,但是你明明知道这里有明楼的眼线却肯到这里来见我,难道不也是想要让他知道吗?”

阿诚沉默了一下,一笑:“好,你就当做我和你一样好了。” 他站起身:“那边有几个人在盯你,应该是谭宗明的人,我可不想再把明楼叫来,先走了。”赵启平翻个白眼:“没劲。”

阿诚端着咖啡走进明楼的办公室,明楼正在讲电话,他把咖啡放在明楼手边,转身要走,明楼朝他点了点手,他站住,等明楼放下电话。

“明先生,什么事?”他恭敬的问,明楼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点了点头:“不错。”放下来说:“公司最近很忙,家离得太远,来回不便,你给我在附近找一处合适的房子,不需要太大,方便舒适就好。”阿诚点头,明楼若无其事的加了一句:“你陪我一起住。”

阿诚僵了一下,叫了一声:“明先生,这……”明楼看他一眼:“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私人助理不是吗?我的日常生活都应由你负责。”“可是我只负责和工作相关的……”“这就是和工作相关,我说过因为工作紧张才找房子,在这里照顾我也是你的本职工作。”

阿诚咬着牙,两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干涩的说:“好的先生。”

明楼在监视他他知道,但他没想到他不只是派人跟踪,他要亲自上阵。跟他住在一起,自己和外界联系就更难,这正是明楼想要达到的目的。

他转身出门,明楼的目光盯着他背上,等门关上,他低头看电脑上收到的信息:“赵启平,六院骨科副主任医师。”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医生?

嗯,医生。

评论(35)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