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5)

上次更新很多人没看到,如果遗漏了请点进我的页面看。

(5)

阿诚跟着明楼走进明宅的时候,低眉顺眼,显得恭顺而谨慎。

他是来为明楼搬家的,房子已经选好,只待明楼把日常衣物带去即可。进了门,明楼叫来佣人阿香,吩咐她带阿诚去整理,阿诚便去了。明镜站在楼梯上看着,直到阿诚跟着阿香进了明楼的房间才走下来。

明楼迎上来,低声问:“像么?”明镜点点头,迟疑了一下,又说:“当年我也只见过他一面,印象不深。眉眼是像的,只是他当时被你……”她责怪的看了明楼一眼,明楼有点惭愧的低了头,听明镜接着说:“他那时的样子和如今大不相同,我也不能确定。”

楼梯一响,明家小少爷走了下来,叫着大姐大哥,朝明楼房间开着的房门看了一眼问:“大哥的Omega来了?”明镜拍了他的手臂一下:“小孩子别乱说话。”明台撇撇嘴,走进明楼房间。

阿诚正仔细的折着明楼的睡衣,听见动静,回头去看,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靠在门框上,手插在口袋里打量他,见他看到自己,扬了扬下巴,轻佻的问:“你就是我大哥的Omega阿诚?”阿诚站直身体,后背笔直的答:“小少爷好,我是明先生的私人助理阿诚。”

明台走过去,在阿诚面前站定,微微向前俯身,抽了抽鼻子,阿香在旁边嗔怪的叫了一声:“小少爷……”明台不理她,歪着头对着阿诚笑:“果然什么味道都没有。”话音未落,他身上年轻生猛的Alpha信息素猛地放出,对着阿诚潮水般扑过来,阿诚神色自若,就如同旁边的Beta阿香一样没有丝毫反应。

明台挑了挑眉,还要说什么,突然感受到身后强大信息素的威胁,陡然一惊,慌忙把信息素收回,回身恭敬的叫:“大哥。”

明楼站在门口,沉着脸,明台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说:“我就是来跟大嫂打个招呼嘛。”外面明镜高声喊他:“明台,出来,大姐有话跟你说。”明台赶紧“哎”了一声,从明楼身边溜过。

阿诚回身继续收拾东西,听见明镜在高声嘱咐明台:“今晚你大哥不在家,我也要去找梁仲春谈生意,你乖乖在家学习,要是像上学期一样挂科看我不让你大哥打你。”

明楼朝门外的大姐看了一眼,又回过头看阿诚,阿诚并没有任何异样。

阿诚知道明镜是在试探他,梁仲春的76号绝不仅仅是个休闲会所,多少见不得光的生意是在那些装潢奢华的包间里做的,而梁仲春本身也不只有76号一家生意。坊间一直流传他做走私生意,与黑道也有不可言说的关系,只是没有证据,谁也奈何不得。

明镜是在试探他,如果今晚有人跟踪,那么阿诚就会被怀疑。

她让他好奇,又不敢真的跟她,即便跟了也没用,她不会落下任何把柄。阿诚想,这个掌控明家的女人真不简单。



当晚,他就陪明楼搬到新公寓,收拾妥当回到自己房间,他关了灯,在黑暗中坐了很久,打开小灯,开始一寸一寸的检查房间。

房子是他订的,但是明楼多次派人来送东西,他相信明楼对他没有怀疑,但不能不防。

检查结束,已经到了后半夜,一无所获,但这是好事。他打开自己的皮箱,从夹层取出一些金属零件,利落的拼装成一把银色的手枪。他扯了些胶带,将手枪粘在床板底下。

躺在床上,他睁着眼睛看黑暗中的天花板,一片寂静,他的Alpha与他一墙之隔,空气中信息素的气味似有似无。他能控制,不意味着他闻不到,明楼的信息素感觉上像是一只雄狮,庞大而慵懒,隐蔽的眼神凌厉又冷峻。

这是一个顶级优质的,几乎所有Omega都会向往的Alpha,却独独属于他。可是,他并不因此而自得,这些年,他的所有痛苦都源自于他。

他的手在身侧握成拳头,有那么一瞬间,一些他刻意遗忘的惨痛回忆一闪而过,他不敢回想,即便一刹的回忆已经让他痛苦。他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明天,以及以后的日子里,他都要跟这个人朝夕相处,他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明楼起居很有规律,每天六点钟一定起床,晨跑,回来时阿诚已经把早饭做好,吃过饭,两人一起上班。

阿诚知道明楼已经确认了自己的Omega身份,可让他奇怪的是,明楼并未有进一步的动作,他不动,阿诚也不敢动,只能静观其变。

工作果然紧张,明楼和南田的斗法才刚刚开始,第一笔生意做成,算是小胜,南田根基太深,以后的路还长。

阿诚勤恳的工作,明楼对他的效率非常满意,那天他接到一个消息,匆匆进办公室找明楼,明楼从电脑后抬起头,阿诚说:“警方把我们的一批货扣下了。”明楼扬了扬眉毛,只是哦了一声。“看来,我得走一趟了。”他说着,站起身,阿诚给他拿来外衣穿了,随他走出去。

他们开车到了仓库,见一个经理和几个工作人员正在跟几个人交涉,看他们来了,急忙迎上来,叨叨着交涉情况,明楼摆摆手制止了他们,对着一个留小胡子的男人一笑:“这不是王队吗,来了怎么不来找我喝茶?”

阿诚听经理说这是刑警支队队长王天风,狠角色,他身后站着几个人,都是便衣。他手抄在口袋里冷冷的看着明楼:“你的这批货有问题,我要暂时扣下。”明楼朝阿诚一伸手,阿诚把公文包里的票据拿出来递给他,说:“王队,票据明细都在这里,没有问题。”

王天风看也没看阿诚,也没有接,只说:“纸上的东西,想造假还不容易?我自己查,查了没问题自然会还给你。”明楼点点头:“原来王队是凭空臆测,那么对不起了,明某还要做生意,就不陪您玩了。”

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走到旁边说了几句,走过来递给王天风:“你们局长找你。”王天风瞪着他,接过电话,明楼微笑着看着他额角爆出青筋,急急的辩驳,却被毫不留情的打断,最后只好忍下一口气,说:“是,局长。”

明楼接过电话,做出好心的样子说:“您怎么来的?要不要送您回去?”王天风脸色铁青,转身就走,手下人不知所措,只好紧紧跟着。明楼收起笑容,冷冷的盯着他的背影。

PS:

最近都在吵作者属性,好好想了想,我确切的说叫做“攻苏受粉”,意思是,明楼蔺晨杜见锋谭宗明,这四个男人随便哪个站我眼前,我基本就原地躺平。但是,阿诚靖王小方探花,都是我的心肝宝贝,谁欺负他们我也不答应。所以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评论(45)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