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ABO】看朱成碧(10)


(10)

王天风,阿诚知道,市局刑警队的队长,一直在跟踪调查明氏企业。他做事向来不计手段,却从没在明家讨得便宜。他每一次怀疑和调查,都因明楼打点他的上峰而被迫中止,只阿诚参与的就有几次。

明楼不怕他,但阿诚怕,不是怕他与明家为难,而是怕他的怀疑都是真的。

王天风盯着他看,他心里忐忑,脸上却镇定自若,端着一支香槟走过去笑道:“王队,您居然赏光来了,不过……我不记得嘉宾名册上有您的名字。”“是没有,”王天风不慌不忙的说,“我是不请自来,不知道会不会被明总扫地出门。”阿诚笑:“怎么会,王队是我们的贵宾。只是不知道王队是单纯来道贺呢,还是另有公干?”

王天风将一条腿跷到另一条腿上:“公干倒是没有,就是来看个热闹,你们明总手眼通天,我就很好奇他到底结交了哪些人物。今天一看,果然,政商两界大咖云集啊,怪不得每次查他他都能化险为夷。”

阿诚维持着微笑不动声色:“查不出自然是因为无漏可查,我只是好奇王队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我们明氏,难道只是因为树大招风?”

王天风看着他,伸手取过阿诚手里的香槟:“你以为我那么有空闲去冤枉一个商界精英?”他用食指敲敲自己的太阳穴:“我这儿还没有坏,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阿诚心里一乱,脸上却笑着:“那么说王队有证据?”

王天风刚要开口,目光落在他身后,他被人揽住腰向后一拉,后背撞进某人的胸膛,熟悉的信息素立刻环绕住他,仿佛在守护自己的领地。

王天风从来不收敛自己嚣张的信息素,阿诚若不是对所有外来信息素都免疫,早被他压制,明楼知道,却仍旧将他护在自己羽翼之下,对着王天风淡淡道:“我们还有宾客要招待,恕明某招待不周,王队自便。”

阿诚来不及说话就被他拉走,他回头,王天风稳稳的笑着,慢条斯理的喝他的那杯香槟。“不要理他,”明楼低声对他说,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他就是个疯子,不可理喻。”阿诚说:“我只是想探探他的口风,万一他真有证据……”

“他能有什么证据!”明楼抬高声音,看了周围一眼,又压低嗓门,“他不过虚张声势,我们坦坦荡荡,随便他去查好了。”“可是你从来没让他查过。”阿诚默默的想,没有说出口,只说:“知道了。”

虽然是身体和精神的伴侣,阿诚从不认为自己真正了解明楼,他唯一确定的就是他爱他,可是这爱却让他愈加煎熬。

明楼惯常做戏,他笑的时候可能在生气,他发怒的时候又可能暗中得意。阿诚不知道他对王天风的怀疑到底是不屑一顾还是谨慎提防。

婚礼之后,他们很快就开始工作,阿诚发现明楼盘下一个小县城里一家濒临破产的小化工厂,而明家的生意和这种档次的化工厂毫无关系。他装作无意的谈起,抱怨这种小厂子根本没有保障,明楼眼皮也不抬的说:“你不用管,那是大姐买给明台练手的,他马上要毕业了,多练练也好接手家里的生意。”

仿佛无懈可击,但阿诚心头的阴云却挥之不去,他悄悄收集关于那个小工厂的所有信息,发现工厂购买了一批新机器,之前他没有专门做过缉毒的卧底,他查阅了一些网络上的资料,那些机器似乎完全可以合成冰毒。

他心底升起一股彻骨的寒意,他不敢想,又不得不想,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翻来覆去的细细考虑很久,决定把情报夸大其词的告知南田,由南田想办法搞掉这个厂子。明家虽然会受损失,但不过九牛一毛,如果能拖延明楼制毒的时间,再好不过。

消息很快传了过去,南田向来雷厉风行,阿诚略略放了心,可是很快他又想起——对明楼的怀疑,是否要告知烟缸?

烟缸就是上次跟他接头的女人,本名贵婉,她负责联络阿诚,阿诚代号青瓷。南田一入中国就被警方盯上,在日本,她涉黑涉毒,警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控她,但也使她倍受压力,于是决定转战中国拓展势力。

阿诚之前已在黑帮卧底,就此机会接近南田,南田那时已经锁定明家,试图干掉明家以便在上海立足,阿诚作为明楼Omega的身份使南田很容易接纳他,一番考察之后命他去明楼身边卧底。阿诚表现出的对明楼的深恶痛绝使南田非常信任他,阿诚假意为她卧底,实质搜集她的犯罪证据。

明楼不是警方目标,但是如果他真的涉毒,自己没有理由知情不报,可是他苦涩的想,我又如何能指控明楼?


他再一次约见贵婉,通报了南田的最新情况,末了,试探着问:“市刑警队在查明楼,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们坐在阿诚的车子里,贵婉从后视镜里瞥他一眼:“这与我们的任务无关,你不必在意。”阿诚低了头,又问:“关于明楼的任何事我都不需插手是吗?”贵婉侧过头来看他:“这话问的有意思,你发现了什么需要汇报的事吗?”

“没有。”阿诚立刻说,“我只是确定一下,毕竟市刑警队让我们很受困扰。”“你们?”贵婉抿嘴一笑,“你已经将自己和明楼等同了吗?”阿诚正色说:“我毕竟是他的伴侣,但是如果他有任何不法行为,我绝不包庇。”贵婉盯着他,他的眼睛看着前面,贵婉慢慢的点头,一笑:“好一个绝不包庇。”

她打开车门往外走,嘴里说:“上头没要求我们查明楼,你目前要集中精力盯住南田,抓捕南田之后,如果明楼有什么问题,我们自然会查。”

阿诚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不见,才慢慢发动车子。

他不需要查明楼,太好了,他可以无视那些接二连三跳出来的端倪,无视自己内心的思考,就只要完成原本的任务,就只要和明楼在一起就好。

他该开心,可是他却毫无喜色。

他回到公司,还没走到明楼办公室门口就觉察到不同寻常的低气压,他扫了一眼,李秘书和刘秘书都刻意低着头做事。他走到李秘书面前问:“出什么事了?”

李秘书忙站起身,朝阿诚面前凑了凑,低声说:“那个新盘下的化工厂出了问题,明总大发雷霆,谁也不敢进去。”阿诚心里跳了一下,却故意皱眉问:“怎么回事?”李秘书说:“听说被当地人以污染环境为由告发,现在勒令停产。”

阿诚心中一松,带着忧心忡忡的表情说:“明先生一向能协调,何至于真的停产?”李秘书说:“往日总是这样,这次也是奇怪,明总找了几次关系也协调不成,所以才……”

阿诚叹口气说:“好,你们不必管了,我去劝他。”

他去泡了杯咖啡,敲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进去,明楼头也不抬的吼道:“谁叫你进来的,出去!”阿诚柔声说:“不过是个小厂子,哪里就值得气成这样。”明楼抬头见是他,将怒气收敛了些,脸色仍旧阴沉。

阿诚走过来把咖啡递给明楼,明楼接过喝了一口,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叹口气说:“当然不算什么,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一定有人故意搞鬼。”阿诚笑:“什么人能挖得了你的墙角,再想办法协调一下就好,何至于生气。”

明楼伸出手臂,阿诚皱了一下眉,还是上前一步,被他揽在怀里,明楼把下巴搁在他肩上说:“我不生气,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不生气。”

阿诚的手在半空中僵了一下,落在他后背上轻轻拍了拍。

“我在,”他轻声说,“我一直都在。”

评论(33)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