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琉璃

诚粉,无关演员,楼诚中心,坚决不逆,衍生杜方谭赵蔺靖三足鼎立,不拆不逆

【楼诚】驯染(13完结)18岁去法国的阿诚

(13)

 
 

阿诚十八岁,因为成绩优异,被学校推荐到法国学习。

 
 

阿诚是垂着手站在客厅中间,向坐在沙发上的明镜和明楼报告这个消息的。明镜高兴的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拉着他的手不住的说:“好孩子,好孩子。”她转过身冲着明楼说:“阿诚是你一手带大的,你高兴坏了吧?”

 
 

明楼站起来笑着说:“高兴,当然高兴。”阿诚的目光停在明镜身上,带着笑,却没有看明楼。明镜喊:“阿香,阿香,到绿波廊叫几个阿诚喜欢的菜,今晚我们要为阿诚庆祝。”

 
 

阿香脆脆的应一声,解了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笑着说:“恭喜阿诚哥了。”阿诚朝他笑:“谢谢。”明台连忙赶上来拉着阿香说:“阿香阿香,我跟你说几句话。”说着一起往外走,明镜在后面喊:“明台,是给阿诚庆祝,你别让阿香尽买些你爱吃的菜。”明台拖长声音说:“知道啦——”

 
 

大家都在笑,阿诚也是,明楼也是,可是他没看他,他也没看他。

 
 

晚饭气氛很好,晚饭后,明镜拉着阿诚问他什么时候走,要带什么行李。明楼说要回房看书,明镜也不在意。他慢慢的往自己房间走,走到门口听见阿诚答:“老师通知的很晚,大概不到一个星期就要走,同去的还有几位同学,大姐放心。”明楼的手在门把手上停了几秒钟,才推门进去,轻轻关上门。

 
 

他走到书架前随便拿出一本书,在沙发上坐下,翻了几页,横竖看不进去一个字,烦躁的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才发现是凉的,张口就要叫阿诚,“阿”字还没出口就反应过来,生生咽了下去。

 
 

阿诚要走了,以后,再没有人为他及时续上温热的茶水。

 
 

他用一只手撑起头,八年了,阿诚来到他的生活里八年了,仿佛很短,阿诚初来时的样子似乎就在眼前,又仿佛很长,明楼几乎不记得他的生活里没有阿诚是怎样的情形。可是无论如何,他要离开他了。

 
 

明楼记得自己当年收留阿诚时的情形,他记得自己当时在想,要好好的呵护这个孩子,教育他,教导他,等他羽翼丰满,一飞冲天。

 
 

现在,阿诚要飞了,他又舍不得。

 
 

是的,舍不得,他爱他,像皮格马利翁爱着他亲手雕出的雕像,他塑造了他,他也塑造了他。他教育他,教导他,使他成为了一个健康的人,一个美好的人。他也塑造了他,教他学会怜惜,学会深爱,在风雨如晦的时局中寻得一处避风港。

 
 

他爱他,爱到舍不得一时一刻的分离,但又不得不分离,为了更好的重逢。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涉及爱人,他也一样的瞻前顾后,犹豫不决。

 
 

胡思乱想着,也不知坐了多久,门一响,阿诚终于走了进来。

 
 

明楼抬眼望去,阿诚微垂着头,眼睛看着地板说:“大哥该喝茶了吧。”明楼说:“嗯。”看着他走过来拿起茶杯续上热水端过来,接了喝一口,说:“明天周末休息,正好,你跟着我去找我以前留法的同学,问问要带些什么东西,好给你准备。”

 
 

阿诚眼睛看着脚尖说:“好。”明楼又说:“这是你第一次远行,因为是学校安排,我不好送你,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阿诚带了一点哽咽说:“知道了。”明楼又说:“巴黎花花世界,别贪玩,别忘了你是去学习的,功课学不好,大哥可是要骂人的。”

 
 

阿诚红了眼眶,明楼假作没看见,接着说:“一到就给家里挂个电话,别叫我们惦记,以后就写信,离得远,路上耽搁时间长,一收到信就给我回信,我也一样。”阿诚带着鼻音“嗯”一声,明楼还在说:“饭菜吃不惯就自己做,华人餐馆也有,别委屈了自己。”

 
 

阿诚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叫了一声:“大哥——”这一声叫的明楼的心又酸又疼,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把阿诚拉进怀里,轻声说:“这么大了还哭,离了大哥你怎么办呢?”阿诚揪扯着他背后的衣服,哽咽着说:“我想你大哥,我想你……”

 
 

明楼鼻子一酸,低下头吻他,说:“大哥何尝不想你,但是读书是大事,大丈夫志在四方,不可以囿于小情小爱。”阿诚流着泪点头,明楼去擦他的泪,被阿诚抓住了手,泪就流在他的手心里,灼烧着他,刺痛着他,明楼叹着气说:“阿诚,阿诚,你让大哥怎么办呢?”

 
 

他去吻他,把他揉进怀里,阿诚抖得厉害,他用亲吻安抚他,也安抚自己,这是他的阿诚,只属于他,就算在异国他乡,也只属于他一个人。

 
 

一周的时间过得飞快,那天阿诚是明镜带着明台送走的,明楼说有事,没有去,阿诚明白,他来了,自己就走不了了。他提着简单的行李,走的很急,一直没有回头,他知道明镜在擦泪,明台也哭了,他就更不能回头。

 
 

他不知道的是,明楼也来了,在他看不见的角落看他,手指间夹着一根烟,明楼不怎么抽烟,但他需要烟草镇定自己的情绪。他就那么看着阿诚单薄的背影远去,烟头烧到手指也没有知觉。

 
 

第一个学期最是难熬,思念像藤蔓,密密麻麻的缠绕,叫人透不过气。但两人毕竟各有各的事做,谁都不会耽于相思而荒废时日,就只是把思念写在厚厚的信纸上,寄给对方满纸的爱恋。

 
 

终于到了寒假,阿诚决定回国,他通知了家里,却没有说定时间,毕竟旅途太远,多有变故。没想到一切顺利,早早的到了上海,他租了一辆黄包车回家。

 
 

那天落着小雪,又值傍晚,天色昏黄,阿诚的心里却一片明媚,远远的看见明家的大门,他叫停了车,拎着行李走下来,踩着薄薄的积雪走过去。

 
 

明家庭院里的灯已经亮起来,让人心头暖暖的,大门照例没有锁,他走进去,然后看到背着手站在廊下的明楼。

 
 

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重又稳定下来,向明楼走去。明楼就看着他在纷纷扬扬的雪中走来,雪落在他的肩头和发梢,在灯下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在明楼面前站定,笑着喊了一声:“大哥。”明楼看着他,不说话,他又叫:“哥——”明楼伸出手,慢慢拂去他肩上的雪,试探着喊:“阿诚?”

 
 

阿诚的眼泪涌了出来:“是我,哥,我回来了。”

 
 

他以为只是碰巧,其实这几日明楼每天这个时候都在这里等他,风雪无阻,就像幼时等他放学回家。

 
 

明楼把他冰冷的手握在手心里,用自己的体温来暖,阿诚叫了第四次:“哥——”明楼才如梦方醒似的把他拉进怀里,不敢相信似的抚摸他,确认自己的爱人终于回来了。

 
 

“欢迎回家。”他略有些嘶哑的说。

 
 

欢迎回家。

 
 

这是孤儿阿诚的家,这是明楼爱人明诚的家,这是两个相爱人的家,这里有支撑他们勇敢前行的坚强后盾和勇气来源。

 
 

这只是第一次的分离,阿诚读了四年书后,明楼也去了法国,当时的他们还不知道,彼此都已走上同一条道路。

 
 

阿诚身份暴露后,被派去伏龙芝进修,等他再回来,便成了明楼的左膀右臂。

 
 

从此之后,无论生死,他们再也没有分离。

 
 

(完结)

 
 

小阿诚系列实在不知道写什么了,于是正式完结,我真的很爱这个系列,才一直没写这一章。

 
 

如果有梗就续写。认真的,真不舍得结束。

评论(37)

热度(309)